社评:特朗普大胜,美国传统政治遭猛烈冲击

美国大选爆出震撼世界的最初结果:特朗普赢了,成为新一届美国总统。希拉里黯然输了,这位前总统的妻子两次冲击美国大选,上次在初选中功亏一篑,这次她败倒在自己熟悉的白宫老家的家门口。

上一次希拉里是作为个人输的,这一次她是代表美国传统精英政治理念和权威输的。特朗普赢了,他赢的不只是希拉里,而是打败了从共和党内部直到全美国一路阻挡他的庞大精英群体。

有人说这是一次“政治造反”,一场美国的“文化大革命”,虽然这些说法挺夸张的,但它们从一个侧面描绘了美国当前思想政治状态的神韵。

虽然特朗普的名字早已在全球如雷贯耳,但是美国和世界远没有做他真能当上美国总统的精神准备。之前绝大部分人相信希拉里获胜的概率要大大高于他,他冲击美国总统宝座的疯狂游戏早晚会在某个时刻戛然而止。

因此他的获胜首先带来精神上的强大冲击,他的当选给人以冲破框架和动摇根基的感受,让美国政治的一些核心要素显得岌岌可危。

特朗普从一开始就遭到美国主流媒体和精英层的蔑视,他被广泛定性成大嘴、鼓吹异端邪说者、很不靠谱说不定会干出什么来的人。这样的人最后竟然成为美国总统,说明美国的原有政治秩序出了大问题。

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主流价值都偏离了时代;美国的精英媒体严重背离了中立客观的新闻报道原则,它们故意误导选民,所做民调大部分掺了假;这个国家政治上的整体判断力也出了重大偏差,还有,美国精英群体比以往更加突出地站到了中下层民众的对立面。

至于特朗普会带来多少美国内外政策的变化,我们相信这些变化将会小于他当选带来的感受上的断崖式颠覆。已经当选的他至少短时间内未必会急着出台彻底转向的新政,他不兑现选战中的很多诺言应是高概率的,因为他不具有真正大刀阔斧把美国翻转过来的实力。

美国毕竟是由精英群体把持的国家,全国中高层掌握实际权力的人大部分都反对特朗普,从而形成让他绝望的牵制力。美国在世界各地的盟友也不是省油的灯,它们会倒过来给华盛顿施压,让特朗普回归“孤立主义”的一些想法难以展开、兑现。

这次大选对美国社会造成前所未有的分裂,那些没投特朗普票的人很多从心底深处“恨”他,这种“恨”是美国选举史上罕见的。这是一次恨比爱多得多的大选,将有大量美国人很长时间无法在感情上接受特朗普成为他们的总统,美国在选后重新弥合、团结起来将非常困难。

特朗普的对外政策将是不确定性相对最高的领域,中美关系、俄美关系如何走将牵动国际关系的全局。从竞选中透出的特朗普外交理念看,他有可能更突出美国的经济利益,从而使中美关系的焦点从地缘政治博弈向经济利益冲突偏移。

新美国总统缺少外交经验,是商人出身,商业规则和案例带给他的经验积累大概会渗透进美国的对外政策中。中美关系或许会增加讨价还价的戏码,一些关键的利益纷争会很尖锐,但特朗普对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兴趣应当高于深受希拉里外交思想影响的奥巴马,他对“共赢”的抵触说不定会小于美国传统政治精英们。

不过,特朗普即使为了讨好对他充满厌恶的美国政治精英群体,也不会制造他对中国“不够强硬”的印象。未来中美关系不能押在他的个性上,维护中国的利益,最终靠的是我们自己的实力。特朗普如果要拿中美经济关系开刀,为美方挤榨不合理的更多好处,那么他就需要掂量中国会怎么反制,会让美国反过来失去什么。

最后我们想说,这场大选会对美国形成链条很长的触动,进而影响外部世界。中国树大招风,但中国也是应变力最强的国家之一。今天的中国因应美国总统更迭,既有充分的经验,也有充足的力量。

顶级学者谈特朗普胜选 :西方的变化如何影响中国?

据美联社11月9日报道,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战胜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拿下该州20张选举人票,率先获得超过半数(270)的选举人票,总数以274:218战胜希拉里,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环球网记者就这一出乎大多数媒体和民调预料的结果,第一时间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楚树龙和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副主任赵可金,以下是这三位美国问题专家的具体评论:

金灿荣:西方社会正在发生深刻变化

特朗普上台后,中美经贸方面可能会发生一些摩擦,而战略压力则会减轻。特朗普宣扬美国至上主义和孤立主义,因此在经贸方面会提出新的条件和要求,但在战略方面不会像希拉里那样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不会再特别把中国当成对手,表现的咄咄逼人,他上台后,TPP面临着“临床死亡”的命运,但中国经贸实力非常强大,所以也不必过分担忧。

特朗普获胜反映了美国精英阶层设计的“政治正确”形态不被民众买账。这说明外界低估了美国草根的能量,特朗普代表的是美国反建制派的力量,从大选结果来看,虽然美国社会日益多元化,但底层白人和不得志的中产阶层还是社会的主体,特朗普虽然遭到精英阶层的集体封堵,但还能最终取胜。

另外大选结果和美国主流媒体民调结果的差异反映了美国媒体可能是受“政治正确”的影响。这说明如果只跟着西方精英阶层的基调走,就会忽视西方社会发生的变化。现在西方民众不满现状,听到民粹主义的论调就会受到感染,像特朗普这样的体制外的民粹领袖代表了他们的声音,替他们说话。

楚树龙:特朗普上台,美对华政策会有新提法

“欢迎中国和平崛起”,从1979年以来,每一任美国总统,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会这么讲,但就是限定词越来越多了,“富裕、守规则”等等。最近几年,最近几届美国政府越来越少使用“欢迎一个强大中国的崛起”的提法了。关于中美关系,外交政策,美国新总统上台肯定会有新的提法,不会沿袭前任的提法。特朗普会找一个适合的时机,提出他认为比较好的提法,但对于“中美新兴大国关系”,相信不会公开反对,因为这样会对中美关系造成较大的问题。

结合特朗普在竞选阶段的言论来看,他上台会有些新的动作和新的提法,他肯定会做一些事,但能做多少,这不取决于他。

美国国内经济是否改善这不大取决于特朗普政府,在美国内经济事务中,国会权力大于政府,甚至美联储权力也大于政府,美国税收、开支、预算、决算都由国会决定,货币政策则由美联储掌管。这些对经济影响最大的事务,总统多数只是提出议案。因此美国经济会有积极还是消极的变化与美国总统的关系并不太大。

但对外经济关系,会受到新一任总统的不小影响,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有许多关于中美经贸方面的刺激性言论,他指责“中国偷走了美国的工作岗位”,他声称“美国企业正在遭受中国企业的屠杀”。他还曾公开反对TPP,他的贸易政策或将更具保护主义色彩,或为未来中美贸易关系稳定和发展带来消极影响。

赵可金:特朗普上台,对中国机遇大于挑战

特朗普外交政策一定还会基于他的本土主义立场,他可能会对美国现行的外交政策作出较大调整,但对中国的影响机遇大于挑战。

所谓机遇就是,首先特朗普对世界表现出的兴趣并不大,他首先要满足美国民众的需求,孤立主义会更加突出。虽然一个总统并不能改变美国的外交政策,能落实的并不多,还会受到很多限制,但他肯定还会按照自己的计划往前冲,具体能造成多大改变还需观察。比如他说要让就业机会回到美国,这可能就会促进中企赴美投资。在中美双边投资协定等方面,美国前几届政府都未作出大的改变,现在特朗普反而可能会大胆改变,这对于中国来说就是机遇。

所谓挑战就是,他不会像希拉里一样气势汹汹重返亚太,他竞选阶段的一些言论,让萨德和TPP的命运都成为了疑问。对于一些亚洲国家来说,如果没有美国积极推进,相信也会发生变化,对中国来说这可能是利好消息。在特朗普眼里TPP和萨德等都是套在美国脖子上的锁链,他认为所谓的美国强大是指,美国经济好转,民众收入增加,让非法移民离开美国。因此,他上台后,亚太地区的一些问题一定会退温。

西方民调结果和大选最终结果的差异是因为民调样本和选民构成可能不太一致。民调受访者一般都是大城市的民众,而农村地区和城市中下层选民大多支持特朗普,他们对社会现状非常不满。他的风格比较符合美国社会中下层民众要求,他要打破政治正确性,要改变这种现状,而美国选民乐见改变,所以他符合了选民求变的要求。另外美国民众讨厌虚伪的政治精英,特朗普的真实恶汉形象反而受到欢迎。

而邮件门等事件让希拉里遭受到很大打击,因为民众讨厌她的不坦诚。希拉里的女性身份实际上也是阻碍她成功的一个原因,美国社会民众不太喜欢女性在公共事务中扮演角色,不太喜欢女性参与政治,尤其是相对保守的地区。

以前美国民众更关心自己的生活,但自金融危机之后,整个世界变成了权贵和大众的对峙,因为全球化带来了“权贵合一”,所以社会底层民众觉得权贵背叛了国家,所以民粹化倾向的本土主义抬头,传统分析的“左中右框架”已经不适用于此了。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