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幼珉:特朗普当选并无显示美国文化的优越

2016年的美国大选已经结束,共和党的特朗普胜出。

有别于过去的选举,这一届美国选举吸引了许多不同国家民众的注意,原因是两名候选人的政纲对美国当前的对外和国内经济政策提出了不同程度的挑战。在大选政纲上,共和党的特朗普图变,民主党的希拉里则相对守承;而美国选民则倾向于改变。在资源上,希拉里的选举经费远多于特朗普;西方主流政商精英选前几乎一面倒地倾向希拉里。然而,选民却还是选择了政党轮替,说明了现任民主党奥巴马政府的国内外政策很不得人心。特朗普和希拉里都有丑闻缠身,前者的负面新闻包括了桃色新闻;后者则涉及政治纪律和诚信问题,不仅仅是电邮门,还有克林顿基金的部分资金来源等问题。

特朗普和希拉里对如何改善美国经济增长停滞、贫富差异等问题有分歧,但二人都未能对美国经济的核心问题,即生产力发展缓慢、实际工资下降提出切实可行方案,而是彼此互相抹黑。

我曾与朋友开玩笑时说:如果特朗普当选,他有遇刺未遂的风险。而若然希拉里当选,她在任内却有被弹劾的危机;而共和党胜利和特朗普当选,可以减低了美国未来几年国内政治可预见的政治不确定性,但会增加世界力量重新组合所引发的动荡。总的来说,这一次大选并没有增加美国的社会资本,更没有显示美国文化优越的一面。

香港的《南华早报》近日刊登了一篇评论指是届美国大选让中国在宣传上占了优势。那些观点都涉及了冷战思维,以及作者迄今仍用老眼光来看待我国今天的事物。事实上,当代我国国力崛起是由经济带动的,经济发展改善了人民生活,也从而增强了社会资本;而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也就是这个时代我国经济发展对政治的影响。

美国这个力图向全世界各国推销其民主和社会制度的国家,当一个建制以外、全无从政经验的资本家指出建制内的缺陷,他就可以迅速集结社会力量,最终入住白宫。这种现象反映美国国内经济分配的不平等,还显示美国国内政治权力分配同样存在着问题。亿万富豪特朗普玩弄民粹主义,一脚就把原精英集团踢翻;那可不是由外国人指手画脚说的,而是美国人民自己选择的。

世界上任何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一种长期存在的社会制度或文化必然有它的生命力,包括适应环境、自我完善和向外界学习的能力。在过去一百年间,美国曾经出现过多次的经济和社会危机,后来都克服了。当我们看到美国霸权主义衰败、单边主义者江郎才尽的时候,也应该意识到美国国运并不可能由于一次大选而衰落,它的实体经济也并非无药可医。

我国现在是一个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其中的一个优势是能够学习和避免当代发达经济体的经验和教训。一个国家管理的成功与失败,往往并不完全取决于管理哲学,而在于管理的艺术;只看到光明的一面而忽视了可能的危机是危险的。在崛起的过程中,中国只能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作者为资深香港评论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