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智库专家评美国大选】人大重阳:中美关系走向需要这几个原则

【编者按】美国当地时间11月8日,唐纳德•特朗普在新一届美国总统选举中笑到了最后,将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他带领支持者们痛痛快快的上演了一场民粹主义对精英政治的反叛大戏,把错愕留给了美国,也把不确定性带给了世界。环球网新闻中心为解答大家心中的疑问,专门策划了“全球十大智库专家点评美国大选”系列文章。本期我们推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产业研究部研究员杨凡欣解读未来的中美关系,以飨读者。

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刚刚揭晓,特朗普抢先获得274张选举人票,赢得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美国即将进入一个史无前例的新时代。

此次大选具有前所未有的影响力,两位候选人的传播战略,尤其“中国话题”这张牌,帮助两位候选人争取到更多的选票。但“中国话题”是否也会在竞选的过程中逐渐形成新当选总统对华政策,进而形成对中美关系的重大影响?

中美关系面临的挑战

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容易引发中美贸易摩擦。特朗普在贸易与全球化问题上全盘颠覆了美国几十年来所秉持的观点,他强烈反对自由贸易,叫嚣着美国优先,指责克林顿政府支持中国加入WTO是一个巨大错误,批评中国工人抢去美国人的工作,威胁要提高中国商品关税,又放话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控国。这预示着在特朗普政府期间,中美之间的龃龉或更多集中在经贸上,他强硬的贸易保护措施极有可能引起中美贸易摩擦。他的民粹主义、孤立主义的贸易政策恐将冲击新兴经济体。

对知识产权的过度重视,可能导致更多中美知识产权争议。特朗普的名字是从大楼、酒吧、大学到罐装水、游戏、杂志等数十种商品的品牌名称。有媒体报道称,特朗普的发家史犹如一部知识产权的发展史。在竞选巡回演讲中,特朗普多次指责中国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扬言要阻止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并宣称将采取措施惩罚中国的行为。特朗普的无端指责,或将使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可能面临比以前更加严重的压力。

对低利率的偏好,将使全球经济持续震荡并殃及中国。特朗普上台后,其货币政策的变化以及各种不确定性的增加,可能进一步影响汇率波动,这将使得全球经济格局更加分化且难以避免震荡态势。他曾表示,加息将推高美元汇率,损害美国相对于中国的竞争地位,并会加大偿还美国债务利息的难度。特朗普在一份施政文件中提到,人民币币值最多低估了40%。他批评奥巴马政府让美国的国债猛增了两倍,超过了19万亿美元,并且还在继续增长。

中美将保持相对稳定的新型大国关系

对中美关系来说,总统候选人针对中国的激烈言辞是否意味着,一旦其当选后便会对中国采取更强硬和更敌对的立场?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毕竟美国务实的政治和总统侯选人期间的政策有很大的不同,候选人竞选时所持的立场和所发表的观点更多的是政治招数,目的是为了安抚心怀不满的选民并迎合他们的需要,博得更多的选票,拿中国说事更多是为了达到上述目的。特朗普政府期间,中美关系将不会遭遇更大波折,中美两国具有保持相对稳定的大国关系基础,但是需要两国领导更具智慧和战略眼光处理两国存在的问题和挑战。

中美保持相对稳定的新型大国关系具有良好的政治基础。上世纪中美共同努力签署的上海公报、建交公报和“八一七公报”以及历年来两国领导人联合发表的共同文件,为维护、推进并全面发展中美关系提供了坚实的政治依据和法律基础。中美关系历来被视为世界上最重要也最复杂的双边关系,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中美两国保持相对稳定的大国关系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发展与繁荣。继2016年9月初习近平主席在杭州与奥巴马总统畅谈并取得一系列的丰硕成果之后,9月19日李克强总理访美并在纽约会见了美国总统奥巴马,这凸显出两国领导人对中美双边关系的高度重视,并期待中美关系能够不断向前发展的良好愿望。中美高层的积极互动,也让世人看到两国维护现行国际格局的努力。特朗普上台后,或仍保持中美高层的互访和频繁互动的势头。美国总统在外交政策上有着巨大的权力。特朗普特点鲜明的外交理念,也许会让国际秩序出现明显的变化,但是中美关系上,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总统”,特朗普或许深知“和气生财”的经商之道,并将据此谨慎处理中美关系。

贸易与投资搭建起中美两国最可靠的沟通桥梁。中美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贸易伙伴,据美国商务部统计,2015 年美国与中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 5980.7 亿美元,占美国全部进出口额的比重为 15.7%,中国首次超过加拿大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经贸与投资成为中美两国共同利益交集最多的领域。《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的进展一直引人关注。与此同时,不断增加的中国民企对美投资成为近年的热点。10年前,中国对美国的投资绝大多数来自国企,民企投资特别少。现在跟10年前相比则大不同,民企变成主流。中国投资给美国产业带来的机会。10年前通用公司关闭其在美国底特律的工厂,受影响的员工有2000多工人。但是很快这家工厂要重新启动,将会有2500名美国人会受到雇用,变化的主要原因就是有了中国企业的投资。

世界格局多极化趋势未改,中美有相互合作的需要。冷战结束以来,世界格局多极化趋势未改,世界各大力量中,美国的实力远超其他各“极”,仍为多极化格局中的“唯一”超级大国。近些年来,尽管金砖国家等发展中大国“群体崛起”,特别是中国的“迅速崛起”,仍难撼动美国的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地位。然而,随着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持续推进等因素的影响,世界面临着更加动荡不稳、战乱频仍、难民成灾、反恐斗争等各种挑战, 这亟需中美两国精诚合作,共同创造和平安宁的世界。

美国社会纷繁复杂的问题,需要一个稳定的外部环境。在全球化趋势的推动下,美国政府的财政收入日趋窘迫,根据美国财政部2015年8月的报告,美联邦政府的社保性税收已经从不足10%剧增到30%以上。其次,美国社会族群、社会共识和意识形态体系分解趋势在加剧。在全球化的冲击下,全球化过程中获利的美国上流阶层愈发坚持对全球化进程的推动,而那些在全球化过程中被遗弃的工薪阶层,则愈来愈抗拒全球化,并产生了强烈的族群意识,这种意识使得他们成为特朗普的主要支持者。这种利益引发的矛盾,是此次美国大选如此激烈的根本原因。

美国国内形势的巨大变化,尤其在全球化趋势的推动下,政府财政收入的日趋窘迫,美国过去以白人为主的稳定人口结构的瓦解,社会阶层和族群矛盾的日益加剧,自2000年到现在美国家庭平均收入下降了7%的速度等新变化,为美国政治体系的稳定性埋下的隐患。美国的政治危机迫在眉睫,美国“战略收缩”成为政治改革的首要任务。特朗普推行“美国优先”的政策,将为中美塑造新型大国关系发展提供更广阔的战略空间。与此同时,在世界上大的问题如气候问题、国际反恐等,需要中美两国的共识,没有两国的合作,根本解决不了。

简而言之,中美关系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两国都需要准备好应对可能的政治或者经济等方面的局部恶化。但是,更重要的是,中美两国彼此需要,有着共同利益,稳定与合作将是2016年美国大选后两国的共同取向。中美两国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建设性和战略思维,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妥善处理所面临的复杂问题和挑战,构建稳定与合作的新型大国关系。(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产业研究部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