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勇:西方正在吞咽新自由主义苦果

英国脱欧、特朗普胜选、意大利修宪公投落败,令西方精英们深感震惊。这是西方“右翼”新保守主义对决“左翼”新自由主义所取得的重大胜利,也是西方“向右”急转的重要标志。

西方整体“向右”,是对意识形态领域占主导地位近40年的新自由主义的某种否定。自上世纪70年代始,西方资本主义在与苏东社会主义的较量中渐居优势,里根政府、撒切尔政府大力宣扬自由主义,把新自由主义推向了新的高度和广度。

显然,新自由主义代表了国际垄断资本的根本利益,是资本主义扩张阶段的主流价值。

“冷战”结束后,西方资本主义攻势不减,继续向全球推销新自由主义。小布什、奥巴马政府一味迎合国际垄断资本,让大资本家们赚得盆满钵满。

西方精英们不遗余力地宣扬自由化、市场化、全球化,完全忽视了“物极必反”的基本道理。新自由主义对大资本家有利,必然对普通民众不利,富国与穷国、富人与穷人之间的财富差距拉大,财富愈发集中于少数国家、少数大公司、大集团,其余国家和群体则排斥在经济增长成果的大门之外。最近25年,全球亿万富翁数量增至2500人,其所拥有的财富成倍增长,总和接近8万亿美元,大于除美国、中国以外许多国家的GDP。普通民众的经济状况却每况愈下,美国中等收入家庭所占比重,已经从1971年的61%减少到2016年的49%。2015年,欧盟有1.2亿人面临贫困或被社会边缘化;失业率达9.6%,特别是青年失业率高达21.6%。

除了贫困和失业,政府债务也不容乐观。2015年,欧盟各国的平均债务达到87.4%,其中希腊政府更是高达178%。由于多数发展中国家的财富外流、西方普通民众的收入下降,导致了全球消费能力的降低和消费市场的萎缩,最终引发了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并使全球经济陷入长期低迷。

由于财富分配不公,西方社会富人与穷人的对立越来越尖锐,社会被撕裂。全球化过程中攫取的巨额利润,使得西方精英们愈发坚持对该进程的推动;而那些在全球化过程中被边缘化的普通大众,则愈来愈抗拒全球化。同时,这种发展的不平衡也导致国家、地区的动荡和冲突,滋生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引发了全球范围的移民潮。移民问题给欧美的社会分裂雪上加霜,许多美国人、欧洲人把当前局势的恶化归结为“移民”抢占自己的岗位。这正是英国和意大利公投、美国大选矛盾如此激烈的根本原因,也给西方未来的社会治理出了难题。

在经济低迷、失业攀升、安全脆弱、社会动荡的总体形势下,普通民众已不再相信精英们所鼓吹的“开放自由的经济增长可以自然让每个人都从中获益”,全球化、一体化对他们已经不再有吸引力,他们转而依赖“民族国家”,使得西方政治整体转向保守。正是精英们所推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使他们在掌控了权力、金钱、媒体的情况下,依然在公投和大选中败给了保守主义。自己种的苦果,最后自己吞咽。这就是历史的辩证法,也是对新自由主义者的莫大讽刺。(作者是重庆市社科联党组成员、副主席)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