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特朗普“北约过时论”预示大变化

特朗普15日接受欧洲媒体采访时说:“北约有问题,它过时了,因为它最初是在许多年前设计的。”他还抨击欧盟成了“德国的工具”,同时欢呼英国脱欧,预言会有更多国家效仿英国脱欧。

特朗普的“批欧言论”激起轩然大波。德国之声认为特朗普在“狂扇德国的耳光”,德国总理、法国外长等纷纷做出回应,呼吁欧洲团结,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如果特朗普上台后真的同时削弱北约和改善美俄关系,应是顺应现实之举,因为北约的确过时了,但这意味着美国的整体欧洲政策变了,欧洲的战略格局很可能会跟着深刻变化。迄今为止,欧洲大体上维持了冷战胜利后北约对俄“乘胜追击”的态势,特朗普似乎准备宽恕莫斯科,拆散欧盟,把北约从安全工具变成美国的“敛财办公室”。

很多人过去相信,美国的体制能够约束住特朗普,但看来他要执意在美国总统这个位置上展现自己的个性。他说不定真会给这个世纪留下“特朗普烙印”。

特朗普对欧洲的兴趣和倚重都远低于他的历届前任,他有抓住俄罗斯和英国,同时轻视欧洲大陆国家作用的倾向。一旦他真有那样的政策表现,欧洲大陆就将面临新的纵横捭阖。

“美国利益优先”在特朗普这里被赋予了立竿见影的标准,他对经营一个常年的体系,对维系均势这样的地缘政治游戏,似乎都没有耐心。他就是看谁对美国更“有用”,谁能给美国带来直接好处,他可能对美国当不当世界“领导者”真的不在意,他最看重美国能从世界上捞取哪些在他总统任期内就能兑现的好处,这的确是非常大的思维转变。

世界秩序的主要“领导者”有“撂挑子”的迹象,而且要顺势给自己抢出最大好处,世界的动荡想必比出一场地区战争,爆发一个危机,都将剧烈得多。对于中国来说,挑战大概不仅仅是特朗普政府有可能向一个中国原则动手,我们还将面临世界秩序动摇产生的冲击。一个中国是世界现有秩序的一部分,特朗普看来不光是与一个中国过不去,他更想看到“全面的变化”。

乱世之中,加强自己的力量最为重要。特朗普表现出超出美国实力支持的战略傲慢,他似乎有这样的信心:无论他向谁提什么要求,都可以做到不战而屈人。因此说不定他会选中谁逞一逞强,给自己的执政立威。中国与美发生一次有较高烈度对立的可能性很大,中国必须抓紧时间强化应对特朗普政府尖锐挑衅的准备,“打赢”那场对立将为中美今后的正常相处提供基础。

乱世之中,多交朋友同样很重要。需要认真审视我们同各个国家的关系,重新评估过去一些矛盾的不可调和程度。我们或许需要有能力做出改善一些重要关系的大手笔,给中国与美博弈积累新的砝码。

总之,如果特朗普做出战略性质的断然挑战,中国也需从战略上转变思路,确保能够调动自己的各种潜能,拥有充足的力量和弹性。我们不能守在传统战略思维中,试图“以不变应万变”,而应争取做到让自己的战略魄力不输给任何一方。

特朗普一旦改弦更张,国际政治中已为各方熟悉并适应的逻辑将面临改写,尽管第一波受冲击以及压力最大的国家里未必就包括中国。当然了,情况不一定就有这么大的摆幅。但是做好最坏准备,只会让中国拥有更多主动性。以往每次乱世中国都是随波逐流的,这一次,我们应当为重铸世界的行为准则给出中国人的塑造力。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