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宏伟:小炒“特朗普主义”三段论

美国政客时不时地玩“主义”。吾辈记忆中曾有个50年代初的“麦卡锡主义”,还有70年代初的尼克松主义。尼克松曾是麦卡锡主义时期的急先锋,在美国国内反共产主义和平演变,在国外反共产主义多米诺骨牌效应,要坚决阻挡住“社会主义世界一片红”。美国为此跟中国打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缠斗了20有年。

可后来竟有了“尼克松主义”行之于道,尼克松飞赴中国,密议于毛泽东,其中一条就是美国管控日本,不允反华!日本人称此为离经叛道的“尼克松冲击波”,至今耿耿于怀。尼克松主义为的是什么?为的是“美国第一”,抛弃了意识形态第一。

数十年后,一不小心,“美国第一”又回来了,特朗普喊着这口号当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即位,看来需要小炒一下“特朗普主义”了,有木有?笔者日前给日本大学生上大课时讲了“特朗普主义三段论”,谕可据此推测特朗普外交的走向,特朗普在推特上大嘴什么都敢侃,但结果会是万変不离其宗。

第一,“无价值观”外交。

尼克松之后至奥巴马止,美国总统从来都是高举价值观外交大旗,即拿“民主自由人权”说事儿,意识形态第一,政治正确第一。可是,特朗普不以民主自由人权什么的说事儿,反复声明就是要反对政治正确。

最典型的事实是特朗普死不改口地“赞普京,友俄国”。这事儿在美国舆论场中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

普京在西方政客眼里是“独裁者”,公然“呑并”克里米亚……简直就是基督教义中的那个恶魔。可是,特朗普从参选当初就张扬其赞普京友俄国的立场,不理四面八方的非议,甚至不顾这样会丢失选票。

但是最后,他竟然胜选了。这是不是说明美国的舆论并不一定就是普通美国人的民意,其不过是自认精英的人们的自我感觉?美国百姓们不在乎万里之外的普京,当然也不会想着要反华,思虑的是自己的美国,是日日的生计。

第二,“美国第一”。

其实奥巴马也一直在喊“美国第一”,不过他喊的是美国再领导世界一百年。可是,特朗普喊的是美国经济利益第一,不是那个“全球领导力第一”。当地球“老大”,时不时地给盟国、伙伴国发红包是必须的。可是特朗普点名日本、韩国、北约拿钱交保护费!

安倍这两个多月被弄得心神不宁。安倍发贺电,打电话,更跑去纽约会谈了50分钟,反反复复唠叨美日同盟如何重要,力争引出特朗普重复一声:“重要”。可是特朗普就是不说“美日同盟”这个字眼,也不说“重要”这个形容词。

再看看特朗普对墨西哥的“欺凌”。美国就那么一个发展中国家接壤邻国,特朗普竟一个个点名美资日企等等不得去墨西哥投资,还要建边界墙,征国境税……。笔者真担心有墨人会怒发冲冠,找美国人玩命!

特朗普对盟国、邻国如此之狠,别家小伙伴就更无法指望了。“台独”们听到了特朗普说了两次“不一定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可实在是高兴不起来。以前美国一直说:咱们有共同的民主价值观,所以一定保护台湾。可是现在特朗普却拿着个当成交易。

第三,宗教+种族主义。

特朗普是要以基督系白人主义,去对决伊斯兰系白人的恐怖主义和移民潮。从移民数和出生率看,再有二十年,美国的基督系白人人口在美国总人口中将不满50%。特朗普很可能是美国基督系白人总动员推举上来的最后一位总统了。而法国等的欧洲国家的伊斯兰教人口在20年后也将成为多数。

特朗普赞普京友俄国,目的说的很清楚,就是要美俄联手平定中近东,堵住伊斯兰系人口向欧洲的大移动。俄国人是白人,东正教是基督系。特朗普貌似要搞以美俄为首全世界基督系白人的大同团结,在欧洲阻止伊斯兰化,同时在美国阻止中南美化,救亡图存。 欧洲北非中近东,古希腊以来是一个以白种人为中心的地中海文明圈。在这个文明圈中,白种人又发展为基督系和伊斯兰系两大宗教,此后便是千年的争斗。

现如今,千年之争貌似再起高潮。似乎可以听到特朗普们的疾呼: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

察大势,观潮起,特朗普们如何能有精力有底气挑战亚太?吾辈东亚黄儒当可偏安一隅。东亚基督系、伊斯兰系等各宗教也未卷入地中海圈白人们的千年争斗。所以,团结起来,挣世界的钱,过我们的生活!(作者是日本法政大学教授、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