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承军:达摩克利斯之核剑仍然高悬

达摩克利斯之核剑仍然高悬

----2016年国际核形势回顾与分析

2016年的世界核形势,核大国仍在加速发展新型核武器、日本研发核武器的迹象日益明显、朝鲜仍在一意孤行地进行核试验、核材料扩散加速等,可以说,威胁人类生存安全的达摩克利斯之核剑仍然高悬。随着美国总统即将换届、欧盟分化、日本军队走向世界以及韩国即将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等因素接踵而至,今后一个时期的世界核形势势必会出现新的、更加剧烈的变化。

一、重要涉核事件回顾

2016年的重要涉核事件,可以用“一个会议,两次试验,三个发展”进行综合概括和描述。

“一个会议”:即在华盛顿4月1日至2日召开的世界第四届核安全峰会。这次峰会以“加强国际核安全体系”为主题,有52个国家的领导人或代表,以及国际组织负责人与会。会议回顾了过去两年在国际社会在相关法规、构建核安全体系、实现核裁军、核不扩散及和平利用核能等方面做出的努力,重申了各国在核材料、放射性材料、核设施及核武器管理中的义务与责任,提出了进一步搞好国际核安全的倡议。在这次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发表了题为《加强国际核安全体系,推进全球核安全治理》的重要讲话,围绕构建公平、合作、共赢的国际核安全体系,全面阐述中国政策主张,介绍中国在核安全领域取得的新进展,宣布中国加强本国核安全并积极推进国际合作的举措,再次彰显了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有核国家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高风亮节。

“两次试验”:即朝鲜进行的两次核试验。年内第一次核试验是在年初1月6日,朝称是首次氢弹核试验,爆炸引发了4.5级地震,对此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了第2270号决议,对朝鲜进行了谴责和制裁,提出禁止朝鲜核试验及使用弹道导弹进行发射活动。年内第二次核试验是在其迎接国庆68周年之际、即2016年9月9日进行的该国第五次核试验。(另三次核试验:第一次2006年10月9日,地点在朝鲜东北部的咸镜北道,引发里氏3.7级地震,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1718号决议表示谴责。第二次2009年5月25日,引发4.5级地震,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1874号决议“最强烈谴责”,要求朝今后不再进行核试验或使用弹道导弹技术进行任何发射。第三次2013年2月12日,引发4.9级地震,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第2094号决议,要求朝鲜不再进行核试验,放弃核武器计划,重返《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三个发展”:第一是美俄战略核武器仍在继续发展。

美国和俄罗斯虽然按照2010年签署、2011年生效的核裁军协议,10年后双方核弹头裁减到1550枚,但双方研发新型核武器的步伐始终没有停止过:美国在2016年对核武器研发投资88亿美元,比上年增加7亿美元;实施包括运载工具及核弹药延寿在内的一系列研发规划,新型核武器预计2030-2040列装;现役的1200件核弹药有一半已经改装完毕;“民兵III”洲际核导弹虽已服役近半世纪,但对其进行技术改造也从未间断;研发中的新型海基、空基小型核武器、高超音速飞行器等都在加紧进行。俄罗斯被西方称为“撒旦-2”的洲际导弹(俄称RS-28,射程1.1万公里,可携带十几枚核弹头,威力是日本广岛长崎核爆的2000倍,能突破美导弹防御系统),据俄新社10月27日称,这是俄马克耶夫国家导弹中心研发的杀手锏,发展目的是为了有效保障俄战略核威慑能力。《消息报》引述俄战略火箭军前总参谋长叶辛的话称,RS-28是R-36M“总督”导弹的替代者,后者是世界上威力最大的洲际弹道导弹,而RS-28的重量减轻了一半。俄战略火箭部队司令卡拉卡耶夫上将表示,RS-28预计2018年至2021年间服役,它能携带10-15枚分导式核弹头,弹头采用先进突防技术,能突破世界所有反导系统,可从不同方向对多个目标进行识别性攻击。

第二是日本发展核武器迹象有新发展。12月5日公布的日本明年军费预算,仍然延续了连续五年大幅增长的势头。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后期至今,日本当局一些政要不仅多次声称要研发核武器,而且通过9月份的媒体民调表明,赞成日本研发核武器的国民人数仍在不断上升。《日本时报》在2014年6月就曾报道称,已经贮存着超过45吨的武器级钚239,能够生产约5000枚核弹头。日本当前有6个核燃料加工处理厂,年产钚量能够提取9吨以上的武器级钚,年可制造2000枚以上核弹头,这一能力不比美国低。过去的一年里日本仍在不断加大核材料的开采和提炼,所储备的武器级高浓缩铀及武器级钚等核材料远远超出核工业需要。日本目前拥有全部而且先进的核产业链,有能力在极短时间内制造出相当数量的核弹头。

第三是核安全向法律化和加强交流方向发展。核安全法律化方面,2016年1月27日,中国首次发布了《中国的核应急》白皮书。其中介绍了当前中国民用核电的发展情况,国家组建了核应急救援队,健全了国家核应急组织管理体系,形成了“一案三制”(核应急预案,法制、体制、机制)核应急准备与响应的组织体系,介绍了我国核应急指挥与协调机制、核事故应急响应、核事故后恢复等法规。民用核技术交流方面,国际社会年内多次组织了民用核技术交流活动。4月6日,第十四届中国国际核工业展览会暨第二十届太平洋区核能大会在北京开幕,突出了“核能助力太平洋和世界发展”主题。4月22日,国际原子能机构认证,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的ACP100通用反应堆成为世界上首个通过安全审查的技术。4月28日,第三届核电厂同行评估及经验交流委员会第四次会议,通过了《核电厂同行评估及经验交流工作报告(2015-2016)》、2016-2017周期软课题项目等。5月10日,国内首套CAP1400核电站屏蔽主泵用贫铀飞轮在中核北方核燃料元件公司组装完成。5月24日,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宣布成立依托军队的中国核应急救援队。6月20日,海南昌江核电厂2号机组实现首次并网发电。8月27日,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发布2015年社会责任报告。聚焦2011-2015年期间取得绩效,系统展现了我国安全发展民用核工业高度的责任感。

二、年度世界核形势主要特点

2016年度的世界核形势呈现出四个鲜明特点。

(一)美俄核武器仍保持世界霸主地位

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2016年6月的报告称,世界核武库超强国家仍是美国和俄罗斯。当前俄罗斯处于戒备状态的核弹头有8500枚,美国为7700枚。此外,法国是300枚、英国225枚,以色列80枚。美国特朗普在总统竞选中称,俄罗斯核武库比美国更先进,军事力量更强,而美国的核武器陈旧且破损。我的看法是:在核武器系统上,美国的特点是信息化水平高、戒备程度强、反应速度快、发射成功概率高;俄罗斯的特点是核弹头数量多、毁伤威力大、突防能力强,两国各有所长,综合核作战能力势均力敌,美俄两国将在一定历史时期内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二)世界核扩散趋势仍在加剧

民用核技术的交流和共享,不等于可以向其他国家随意出售或输出核材料。因为核材料经过提纯处理,可以很容易加工成为核武器,而拥有这种加工设备和能力,无论从科学技术上、生产能力上还是资金保障上,大多数国家都能够轻易做到。迄今为止,美国已先后与越南、印度等国签署了《民用核合作协议》,俄罗斯也与伊朗、阿根廷签署了相关协议,11月11日日本和印度签署了核能协定,下步日本将向没有加入世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印度提供核能,并在形成的合作协议中提到了南海主权纠纷问题。以上这些协议都包括核材料的输出,由此可见,核扩散在2016年又有新的发展,而经济大国已成为核扩散的源头,尽管他们一再呼吁要防止核扩散。另外,在国际社会黑市交易中,也有核加工设备甚至微量核材料也在出售。

(三)核安全隐患仍然客观存在

一些国家,如印度、日本和朝鲜等国,他们为了追求大国地位和经济效益,在发展核武器、民用核电的同时并没有同步投资发展核安全技术,致使在发生了核泄漏事故的情况下手足无措、无计可施,也导致了世界安全形势的失控甚至恶化。近年来发生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日本福岛核电站的核泄漏事故及一些没有报知和公布的核泄漏,对人类生存环境已造成了巨大和长期的危害。10月5日,日本福井县电力公司已运行40年、达到设计寿命的美滨核电站3号机组被批准继续使用,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节省巨额报废费用,但同时也加大了发生重大核泄漏事故的危险性。另外,日本福岛核泄露至今已4年,其对环境的危害至今仍无法消除,许多生物在核辐射的影响下发生了变异,对人体辐射的影响依然严重存在,对此,日本当局并没有采取任何技术措施。

(四)民用核电技术和工业快速发展

由于核材料具有无可替代的巨大能量,不少国家都投入巨资竞相发展民用核技术及核能产业。埃及已确定由俄罗斯帮助其建设首座核电厂,并让俄参加本国的铀矿开发,建设工程已在年内启动。土耳其宣布将在2017年启动第三座核电厂建设招标。我国核能产业快速发展且十分透明,国家核行业协会,在7月25日首次公布了今年上半年我国核电运行情况,谈到我国投入商业运行的核电机组共30台,总装机容量28599.37MWe(额定装机容量),约占全国累计发电量的3.46%。与燃煤发电相比,核能发电相当于减少燃烧标准煤3004.75万吨,减少排放二氧化碳7872.45万吨,减少排放二氧化硫25.54万吨,减少排放氮氧化物22.24万吨。我国现有运行的各个核电厂都能够严格控制机组运行风险,保持了安全、稳定运行。我国第三座出口海外核电站、巴基斯坦恰希玛3号机组在10月15日并网,这是“一带一路”上中核集团出口的第三座核电站——恰希玛核电3号机组正式并网成功,该机组功率为34万千瓦。

三、启示与展望

当今世界核形势主流,仍在继续减少高戒备状态的核武器,多数国家共同呼吁和真诚期待着切实进行核军控、核裁军。但要把这些美好的愿望变成现实,路途将十分遥远。

(一)核武器仍是无可替代的毁灭性战略利器

迄今为止,核武器仍是世界当前威力最大、毁灭性最强和无与伦比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当前有核国家的核武器发展,其总体趋势是小型化、精确化和实战化,而且是多储备和少待发,发达国家都把核武器看成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杀手锏”,从来放松过保持核作战能力的储备和演习。10月,俄罗斯举行了七国联合防空演习,并动员4000万人演习应对遭遇外敌核攻击;欧美以及俄罗斯当局和各种媒体上,在2016年中所提及的“核战争”字眼,其频率都在陡然增加。

(二)朝鲜仍将继续研发导弹核武器

11月30日,联合国安理会再次一致通过对朝鲜进行制裁的第2321号决议,谴责朝鲜9月9日进行的核试验,要求朝鲜放弃核武器和导弹计划,并决定对朝鲜实施新制裁措施。决议对朝鲜煤炭出口予以限制,禁止朝鲜出口铜、镍、银、锌,并对朝鲜外交使团的活动予以一定限制。对此,朝鲜已声称会继续进行新的导弹发射及核试验活动,同时为日本、韩国发展军力、甚至研发核武器提供了理由和借口,也为西方大国对朝采取军事打击、甚至“斩首行动”提供了理由和借口。

(三)事实有核国家都在竭力争取核地位合法化

除了五个得到联合国承认的五个合法有核国家之外,印度、巴基斯坦、南非、以色列和朝鲜五个国家作为“事实有核国家”或称“核门槛国家”、“准核国家”,他们看到美俄英法中都是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都有“一票否决权”,在国际社会上都有着令其羡慕的大国地位,就一直竭尽全力争取使其成为合法拥核国家并进入联合国安理会。

(四)民用核能源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在当今世界能源日趋困乏、价格不断上涨的形势下,核能具有广阔的发展和替代前景。如美国“鹦鹉螺”号核潜艇从1954年初下水,到1957年4月第一次更换燃料棒时为止,潜航程达6万多海里仅消耗几公斤铀;而常规潜艇航行同样距离要消耗约8000吨燃油。我国中核集团是中国唯一出口核电站的企业,已成功向7个国家出口过7台核电机组、8台反应堆或核动力装置,与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相关科技经贸关系,正在与20多个国家商谈核电及铀资源、核燃料、核技术应用等核工业全产业链合作。

(五)各国将更加注重核安全问题

日本福岛发生核泄漏事故后,多数有核电的国家对本国核电站都进行了检测,我国也对所有正在运行的核电站组织了全面安全检查。今年以来,法国的5个核电站先后被要求停运检测,并对反应堆蒸汽发生器部分区域碳元素含量过高的情况进一步检测。这次涉及的5个反应堆分别为法国西沃核电站1号机组、费斯内姆核电站1号机组、格拉沃利讷核电站4号机组,以及特里卡斯坦核电站2号和4号机组。

毛泽东同志说过,“不要枪杆子必须拿起枪杆子”。我国政府多次郑重声明,中国发展核武器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彻底消灭核武器、遏制核战争,我国发展民用核设施的目的也是为了造福于人民。但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要真正实现这些目标,就必须正视当前严峻的国际核形势,必须正视我国周边有核国家最多、受到的核威胁最大和地球能源匮乏等现实情况,在继续坚持“不与核大国比数量、比规模”和“发展核能造福人类”原则基础上,根据现实和潜在核军事斗争需要及国家建设发展需要,保持一定数量规模、处于有效服役期、可信可靠和具备实战化反击能力的战略核力量,适度发展民用核设施的数量规模,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国际核军控、核裁军斗争中,在今后的核领域军事斗争中,在发展替代能源的实践中,具有足够份量的话语权、战略主动权和经济发展后劲。(作者是鲲腾全球防务首席科学家,教授、博导)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