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玉英:雾霾预警来了,农村该怎么办?

环保部通报前11月,空气较差的74个城市,河北占了6席。而霾马上又要来了。

霾,尤其是冬季雾天,空气不流动,没有湿润感,一股呛鼻子的味道,其中的颗粒物,几乎可以看得见摸得着。鼻孔里都是黑色,在路上骑行更是满身灰尘。这就是我最有感触的情景。

我直觉工业大气排放,农村生活取暖排放,路上滚滚的车辆排放的尾气,恐怕是最主要的污染源,以及露天的尘土,就形成了浑浊的霾。

发达的工业改变了我们曾经生活的贫瘠。污染有可恨的一面,但要想倒回过去农耕时代的贫乏,恐怕谁也不愿意。我们喜欢青山绿水,也享受现在丰富的衣食住行的物质生活。

如今家家户户都自建了暖气,一到11月15日左右,城里开始供暖,农村也开始烧起了暖气。家家户户烧起了煤炭,分为烟煤和无烟煤两种。前者便宜,每吨560元左右,不耐烧,烟大;后者每吨900元左右,持续时间长,烟少。所以一到早上,站在村边,一道道或大或小烟柱冲天而起。

所以取暖排放需要农民自己的觉悟和配合,淘汰烟煤,扩大无烟无硫型煤取暖,主动减少烟尘排放。这里是我们祖祖辈辈的祖产,也是我们的生存之本,需要我们和大自然和平共处,谁能像我们农民更依赖这个生态圈?

进入11月,大气办污染预警,政府的动作快,所有的水泥,钢铁企业,包括建材及加工,煤炭,铸造加工等行业划入治理之列。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显然走不通了,农村经济发展的模式非变不可了,产业调整已经刻不容缓。有关部门需要提前行动,对产业调整带来的各种问题及时应对。

首先,中小业者都是农村发展的功臣和发动机。低成本和低技术的家庭作坊式经营,也倾注了他们的所有积蓄。从短期来看,冬季错峰生产,对农村经济发展影响不大,但这些企业是在农村中占比大,对产业发展影响需要重视,尤其需要有关部门提前做出部署和安排。

其次,由于停产造成职工放无薪,对农村扶贫会有消极作用。3个月时间,需要对农村的社会管理保持疏导模式,对口管理的基层政府,管委会,发改局等部门,需要对涉及的行业,企业主做到登记建档,定期回访,及时掌握动态,努力把生产的空窗期,当成来年发展的谋划和策划期。

再次,对于这些企业,应该鼓励及时建立防治污染措施,评定污染等级,及时对合格和达标企业限时生产,减少产业断链的影响。对于那些自发,积极配合停工的企业主和员工予以表彰,尤其让那些转型企业,及时给予资金政策支持。

另外,厂区场地绿化,车间逐步地下化,排烟管采用纳米,水雾技术,这些工作需要当地政府积极作为,和一些大专院校积极合作研究,为农村产业发展创造后劲。

做到了这些,农民的生活不至于受太大影响。让那些深谙经营之道的能人,鼓励他们重新鼓足发展的勇气,及时转换跑道。那些“停工前我吃什么狗吃什么,停工后狗吃什么我吃什么的”牢骚话可就没有市场了。

大气污染预警,农村的产业更要预警。农村污染产业预警是农村发展的一个止损点,也是农村新产业新经济的起点,而绝不是产业发展的终点。

我们所有人都有义务打好这场人民战争,因为这关注到下个十年农村的发展,我们拭目以待。(温玉英)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