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超越治乱循环周期律,还得靠民主

(原题:怎样超越治乱循环的周期律?)

在中国历史中,存在着一个怪圈,即治乱循环。每当文明达到一定高度、财富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后,社会便会出现动荡,将一切清零。

不论秦皇汉武,还是唐宗宋祖,一代代英雄逝去,可谁也没能真正打破这个怪圈。

1945年,黄炎培在延安问毛泽东:各朝各代兴起也快,败坏也快,你打算用什么办法跳出这个周期律呢?毛泽东回答道:靠民主!他说,“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自那时起,已经有60多年过去了。

今天,虽然民主政治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但对于什么是民主政治,不少人仍有认识模糊之处,经常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文革”那样的“大民主”,岂不乱套了?民主素质低的人这么多,能搞民主吗?实行民主政治会不会带来社会动荡?民主是西方的东西,谈民主是不是崇洋媚外?

自由与责任不可分

在现代政治中,民主与自由紧密联系,两个概念需放在一起理解。具体来说,自由是民主的基础,而民主为自由提供保障,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能实现最大化的自由。

那么,什么是自由呢?在现代社会,自由是指除受良善之法禁止之外的一切事务,公民都有权自主做出决定,但要注意两点:

首先,自由与责任不可分,你拥有什么权利,别人就拥有同样的权利,个人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道义等责任。自由不等于放肆,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例如说,任何人都没有杀人越货的自由。

其次,自由与权利不可分,任何人只能在有权支配的地方行使自由,比如大字报,你可以在家里贴,但不能在公共场所任意张贴。

民主不是选圣人

按洛克的观点,政府的建立与运行必须得到公民的自愿的同意。执政的权力来自公民。所谓民主政治,就是公民通过定期的自由选举,授权一些人来管理公共事务。通过民主,人们找一个人来对公共事务负责。

许多人对公共事务不关心,觉得与己无关,谁管都一样。其实不然,即使是在帝制时代,开明的皇帝与昏君之间,也是天差地别。所以自古以来,特别期盼圣人明君,然而,期盼了两千多年,真的出现过一个完美的、不让人失望的圣人吗?事实上,就算出现了这样的圣人,他的寿命有限,死了怎么办?他的接班人是坏人怎么办?如果人们没有选择权,那就只能忍耐。

民主政治的优越性在于它也许选不出圣人来,但它提供了赶走坏人的制度。

素质并非前提条件

对于推行民主制度,有这样的一种误会,即:老百姓民主素质太低,暂时不适合民主。

确实公民的素质对民主政治非常重要,但是只有在民主政治下,臣民才能变成公民。公民素质的真正提高,离不开民主政治。正如胡适先生所说,人不可能在岸上学会游泳。换言之,要想提高公民的民主素质,必须先有民主实践。

不知道“素质论”者们想过没想过这个问题:中国是文明古国,可几千年积累下来,为什么老百姓的素质依然较低呢?

所谓素质低,是在特定制度下长期训练养成的素质低。没有民主,老百姓的素质就会越来越低,反过来低素质的人又怎么会要求得到民主呢?这样何时才能够实现民主?

事实上,传统之下的素质并非民主的障碍,也不构成不需要民主的理由。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从非民主政体走向民主政体的。

民主作风不等于民主

应该注意,在日常话语中,民主有两方面含义,一是制度纯粹意义上的民主,另一种是工作方法意义上的民主。我们常说“这个人很民主”,指的是后一层意思,但这种抛开民主制度来说民主作风,其意义不大。

在民主制度下,作风不民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而缺乏制度保障,一切便只能靠道德个人的作风来决定,那就算有民主作风,也靠不住。这才是大问题。用这种不可靠的民主作风,是解决不了制度缺陷的。

民主不是阴谋

有的人站在极端民族主义立场上,说我们是中国人,不能学习外国的东西,甚至把民主看成是西方人的阴谋。首先,中国历史上发生了无数次大乱,当时还没有西方,这说明当时中国乱的原因,完全来自内部。第二,现代民族主义也是西方舶来的概念,中国古代只有天下观,没有国家观,现代的“民族-国家”理论是意大利人朱塞佩·马志尼最早提出的,难道这也是西方的一个阴谋吗?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民间思潮,仍然在思想自由的范围之内。但如果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再加上少数人推波助澜,就很容易被恶意误导。

开明专制行不通

在传统政治中,对开明专制评价颇高,甚至有人将其看成是适合当代的解决方案,这种“新权威主义”的思路,显然是历史的倒退。因为始终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如果皇帝越来越不开明了,怎么办?就算等到开明的权威,可社会是在不断发展的,在社会与新权威的竞赛中,如果新权威不能及时解决问题,社会难道要停下来等他?

有人认为,传统社会里,个人也有自由,所以不必非民主政治不可。这其实是混淆了事实自由和法理自由之间的区别。

现代人说的自由,是法律保障的自由,一个小偷在没被抓住前,可以任意偷东西,但我们能说他享有盗窃的自由吗?即便在开明专制下,没有法律保障,事实上自由随时都可能被收回。红楼梦里贾府的命运就是一个典型。当穿靴戴帽的贼闯入的时候,谁也挡不住。

自由之路在每个人脚下

民主与专制,是两种不同的统治方式,形成了不同的价值观。专制主义主张顺从,要求人们听皇帝话,绝对服从,认为这是稳定的基础;而民主主义则认为统治者是为公民服务的,执政者应该听民众的。在中国过去的几千年中,统治者一直认为只要民众一心服从,社会就会变好。民众也不断地无条件服从过,但是中国仍然在治乱循环的怪圈里打转。

所以,上述种种原因,构成了现实的大环境,这让不少人产生了绝望情绪,但问题是,你不能用绝望来治疗绝望。

改变大环境,坐等是等不来的,最好的办法是从可以争取的地方去争取,一点一滴做起,努力越多,希望就越大,越多人参与进来,就越可能避免集体悲剧的结果。(陈辉/整理)

■参考阅读

思想:《民主制度与近代文明》

作者:余英时

推荐理由:这本文集包括了《民主制度的发展》、《近代文明的新趋势》、《民主革命论》、《自由与平等之间》四部分,余英时先生写作时20多岁,对现代民主核心概念的来源及发展历程进行了精彩的梳理。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