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旭:中国没有狭隘民族主义

 作者:戴旭 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战略分析师

 近代世界,德国和日本的法西斯主义都是极端民族主义样本,本·拉登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也被归为极端民族主义。当代欧美国家一些盲目排外的种族主义者如新纳粹等,也被视为极端,但基本上难成气候。中国历史上,清末义和团运动有时被一些西方学者和部分中国人称为极端民族主义。但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以反抗西方残酷压迫,被迫救亡自保为最高目的的义和团运动,与德、日法西斯主义有天壤之别。由于积贫积弱,近代中国从来没有也根本不可能产生以征服、奴役、虐待其他民族为目标的法西斯主义。即使按照义和团标准,今天中国人的言行举止,也与“民粹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毫不沾边。中国既没有东条英机、希特勒,也没有“三K党“,没有任何排外组织,也从未发生过任何排外事件。

自2008年奥运圣火在世界范围内被围堵,周边被美国战略联盟所包围,内部的民族分裂分子被外部势力策动,中国社会的确生出一种鼓励中国自强、警惕外部反华势力乱华的声音。笔者认为,这正是中国传统爱国主义精神焕发,是中国人民从“中美国”、利益攸关方的迷幻药中突然觉悟醒来的良好迹象。改革开放以来,尽管中国一心只想聚精会神搞建设,但仍然遭到许多不公正的对待,中国人民当然有理由愤怒,有权利反击。对此,中国各阶层人士都应该予以声援和实际支持,以展现民族的团结,维护整体的利益,怎能将这种情绪视为“狭隘民族主义”呢?

国际政治的本质是大国政治,而大国政治本质从来就是博弈、征服。布热津斯基在论述美苏对抗时说:美苏间过去数十年进行的全球性斗争,并非仅仅来自于政治理想、意识形态、社会制度、价值观念的分歧,而且是具有全球性利益对立性质的根本利害冲突。美国今天对中国,用的完全是当年对苏联那一套,即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多管齐下,以削弱、肢解为目的,最后建立世界帝国。

        出于这个战略,眼下美国主要以军事手段打击伊斯兰世界,以政治手段挤压俄罗斯,以经济和文化手段软化、弱化中国。

美国人不怕中国经济现代化,因为以现在中国的社会形态,与美国还有百年以上差距;美国也不怕中国军事装备现代化,因为那是经济现代化的附属品。但美国害怕中国的爱国主义,这是中华民族的强力粘合剂,是他们唯一无法战胜的东西。

随着美国即将了结中东战事,战略东移把重点对准中国,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正引起越来越多国人的忧思。观诸历史,惟万众一心奋发图强,方可御敌自立。能将众心召唤在一起的,是爱国主义。这是我们民族历经几千年风雨兴衰得以独存的最优秀精神基因。任何时候,中国人都不能迷失这一本性。国防大学秦天将军说过,没有爱国主义,中国什么也不是。这是对历史的总结,对现实的警告,更是对未来的瞩望。▲(作者是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战略分析师)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