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中鹏:美日“探戈舞”跳得不起劲

作者原题:野田伴美难起舞

作者:庞中鹏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学者

刚刚过去的五月黄金周,对日本外交来说,也算是个忙碌的季节,因为,内阁几大要员,纷纷在飞来飞去,分头去出访各个国家,不过,这当中最给现任日本内阁露脸的,也是日本现任内阁最值得夸耀的外交成就,莫过于是首相野田佳彦代表日本民主党政府在经历了三年的“艰难修行”后终于可以修成“正果”,得以对美国“正式地”进行访问,获赠这个“正式”头衔,日本民主党可说是经历了三任首相,如今,野田能落得这个“荣誉”,也是“绝处逢生”。

但说到“绝处”倒有,“逢生”倒很难说一定就会出现。就在野田访美前,日本民调数字就显露出野田内阁支持率已降到26%左右的低位,这可是内阁不稳的征兆,而野田对此倒也坦然,能作为日本首相正式造访华府,就已足矣,何况他求。

访美日程结束后,野田在回国后的博客上,颇有点沾沾自喜地写道:“日美同盟达到新的高度。我切实感受到出现了成效”。

如果说日美同盟关系出现了成效,那也是说给日本国内听的安慰话,确切说是说给自己的政治竞争对手听的,其潜台词就是:野田已经作为日本首相正式访美,而这是前两任首相所做不到的事,不管日美首脑会谈成果如何,访美本身就是件了不起的大事。

真是了不起吗?未必。尽管此次野田访美,日美双方发表了一份(显然在标题用词方面做了精心的设计)很好听的联合声明——《面向未来的共同蓝图》,但该声明除了华而无实外就是华而无彩了,当中的内容,无需仔细研读,就能推测出其一二,那就是对西太平洋岸边的那个正在不断发展的大国——中国——感到无比的担忧与焦虑,于是乎,接下来,就是大家都能猜到的下一步——日美加强防务合作,共同牵制中国。

这里,我突然想起了,西方国家风行不衰的探戈舞,跳探戈舞有一个不同于其他舞那样的非常有趣的特点,也即双方要非常严肃,男女双方不对视,定位时男女双方都要向自己的左侧看。这个舞,如果非要对号入座的话,用在日美这两个老同盟国家身上,不能不说是不贴切,至少是有一定相似性的,日美这对舞伴,在跳了多年舞后,突然发现,双方原来并没有放松,还是绷着脸,严肃地看待着“左边”——中国,这个自冷战时代起就有的老对手。

不过,再好的曼妙的华尔兹舞曲,或者说再好的配合默契的舞伴,也会有跟不上乐拍、或者说也会有一时走神而踩脚的时候,日美这对老舞伴,也不能说就没有磕磕绊绊的事,真还不少,这不,野田可是空着手去访美的,对于日美这对多年的舞侣,空手无物可是有失礼貌的,当然,既然是“空手而去”,自不会是“实手而归”的。

说野田是空手访美,其实野田也是无奈,首先是横亘在日美关系中的普天间搬迁问题,这个问题可是日美两国谈了又谈,一谈就是一十六年(自1996年开始)有余,可至今还没有下文,野田心里不是不明白,既然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何必我自己要捡起来烫手?

之所以说,野田没有带给华府的礼物,是因为野田实在是拿不出像样的礼物,就拿不是老问题来说,美国一手倡导的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可是一个新问题,但日本国内有那么多的拖后腿者,其头抢地、捶胸跺足高喊拒绝的那个架势,怕是野田不会不懂得其中的奥妙的。

探戈舞很美,不过,日美这回华盛顿上演的这出“探戈舞”,也没有跳出劲来。既然不能给美国献上见面的礼物,那今后,就只能是甘心情愿地为美国向亚太地区倾斜军力贡献力量,尽管有些怨言,但还得去照办。

本来,野田此次访美,是想博个头彩,撞出写运气来,这头彩、运气,既有获得国内继续执政的筹码,又有借得美国之力以压制中国的承诺,但最终还是“曲终人散空愁暮”,镜花水月一场空了。(作者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学者)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