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剑豪:日本失外交主导 主权争拗四起

香港《信报》8月20日文章,原题:日本失外交主导 主权争拗四起近月日本面对国外接连挑战领土主权,使野田内阁疏于外交的弱点尽露人前;国内在野党趁机攻击,自民党不惜透过不信任动议要胁野田佳彦九月前解散众议院,民主党执政的日子应不久矣。

三年前,鸠山由纪夫领导民主党进行变天,强调与自民党的外交政策不同,企图重夺《日美安保条约》蚕食的外交自主。不过,鸠山脱美入亚的宏愿不能实现,接任的菅直人或野田都不能继承其志,因为两人都失去外交主导权。

过去两个民主党内阁受国内民情影响,无暇处理外交,只在事后回应,在受争议的问题被动。钓鱼岛事件中,野田受制石原慎太郎的购岛计划,才作出由日本政府购岛的反计划,激起本港保钓人士登岛,最终产生日本右翼的丧权辱国论。

同样,在竹岛争议,野田只能在李明博挑衅行为后回应,并由阁员以个人名义身份参拜靖国神社,反击李明博要求日皇道歉的言论,将鸠山以来民主党与自民党剩余的差别完全消弭。

民主党阁员在敏感议题未能取得共识,即使野田表明任内不参拜神社,却未能阻止阁员。这亦可解读成争取选票,野田容许阁员参拜,希望重建民主党强硬形象,减低对手指责外交软弱的伤害。

正因为野田在外交失去主导权,对待主权问题希望左右逢源时,双方都不能讨好:右翼嫌他不激进,邻国指责伤害邦交。假若民主党下台,下届政府应汲取教训,主动与其他争议国家秘密会谈,低调处理主权纠纷,以防问题牵涉到民间层面,尾大不掉,政府被民粹牵着鼻子走。

野田政府推出多项极具争议的内政,都换来国内极大回响。由于多项内政,尤其税制改革,都是多党妥协而生,即使民主党下台,相信接任的自民党都不会把政策推倒重来。

那唯一分辨自民党和民主党的,只剩下外交。所谓进攻是最佳的防守,下届政府必先争取外交主导权,才可控制形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