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晖:钓鱼岛幕后角力 东京都杠上东京

香港《明报》7月18日文章,原题:钓鱼台“购岛”的幕后角力:当东京都骑劫东京日本地方行政单位分为一都、一道、两府、43县,理论上都实行地方自治。当中最具影响力的,自然是一都:东京都。东京都在二战期间,由东京市与东京府合并而成,地方首长称知事。目前的东京都知事,正是声称要购买钓鱼岛的石原慎太郎。石原不但是政客,也是家传户晓的文化人,曾发表畅销获奖名着《太阳的季节》,这作品后来改编成电影,由石原慎太郎的弟弟石原裕次郎主演,二人均一炮而红。在论资排辈的文坛,石原慎太郎有一定地位,早年和右翼才子三岛由纪夫相熟,当他从政时,早就有了全国性知名度和国际影响力,不能单以地方政客视之。

东京都vs.哥伦比亚特区、澳洲首都特区石原管治的东京都,偏偏并非一般地方,而是有着特殊影响力。不少国家的行政规划,把首都所在的地方划分为面积细小的特别行政区,不受其他地方政府管辖,以免中央反而受地方制约,例如美国首都华盛顿属于哥伦比亚特区,澳洲首都坎培拉属于澳洲首都特区。这些特区虽然也有民选代表,但他们的权力比其他地方首长、议员较多限制,像美国在1973 年才让哥伦比亚特区人民选出自己的市长,但职能与各州州长不能相提并论。美国和澳洲宪法也都规定,联邦政府或国会,可以凌驾首都所在特区长官或议会的地方决定。不少美国白人担心,要是没有制约,以黑人居民为主的哥伦比亚特区随时做出让联邦政府尴尬的行为。中国也曾担心首都北京的地方政府出问题,文革期间,毛泽东指北京市长彭真要把北京变成独立王国,就将他打倒。理论上,东京都内部有23个高度自治的特别行政区,涵盖了最重要的首都地方,它们的决定,也可被国会取缔。问题是,它们依然属于东京都,并非中央直辖,1974年前,其区长甚至是由东京都知事委任。东京都包含了首都,本身的权限又大体和其他地方政府一样,管辖全国最多人口、GDP和整个韩国相若的一区,这就令东京都知事有了不成比例的影响力。像石原慎太郎享有的保安级别,就和首相同级,政论家神一行的着作《石原慎太郎と都知事の椅子》,甚至称之为全日本第二有权力的人。

虽然不少评论员相信,石原挑起中日矛盾只是为了选票, 但对这名八旬老人而言,他利用地方力量影响外交,不少时候是所谓理念先行,与其他地方领袖利用参与外事提升地方实力不同。在他的作品《国家的幻影》,有一章开宗明义说对亡国外务省的斗争,可见外交人员是他的主要敌人。他过往利用东京都的特殊身分,力推台北加入亚洲大城市网络,为日台关系拓展了不少空间,对他个人并无明显得着,但足以对中央构成压力。每当他发表激进言论,特别是否认南京大屠杀等日本政府也不能接受的观点,中央政府就会进退失据,因为石原会同时在东京都进行文宣,包围中央,又或大规模进行募捐,要群众齐心支持、对中国威胁迎难而上,就像现在那样。最近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因为发表亲华言论、反对购买钓鱼岛,被日本右派大举攻击要求调回,石原正是重炮手之一。

东京都买钓岛:地方力量破中日默契

石原要东京都购买钓鱼岛,逻辑上就不容易说得过去:就是日本声称拥有钓岛主权,也与千里之外的东京都无关。不过石原有办法找到日本政府认可的钓鱼岛持有人,对方又以先到先得原则情愿与石原而不是中央洽谈卖岛,才让石原越俎代庖。这样的策略,无异于以地方势力,逼使中央政府改变钓岛政策:根据日本官方说法,日本拥有的主要钓鱼岛岛屿属于个人,由日本政府向其承租,并在租下来后禁止任何人登岛,以免引起中日争端。这说法足以对内自圆其说、对外和中国保持默契,原来是中日双方都幕后同意的,正如日方认为北京应尽量防止保钓人士接近钓岛一样。但石原偏偏要挑战上述说词的漏洞:要是东京都成功买岛,禁止任何人登上钓鱼岛的中央政策自然不复存在,此所以石原坚持要由东京都购买,而不希望直接由野田佳彦国有化,以便东京都与东京讨价还价。

假如购岛真的落实,这既是石原的胜利、东京都的胜利,也是日本地方主义的胜利,对中日关系造成重大影响自不待言,也会令东京都在对美外交也有角色扮演:须知石原除了反华,也同样反美,对美军驻冲绳基地十分不满。在国际案例,中央政府被首都所在的地方长官反客为主并不常见,要不是双方在作秀,就是反映地方政府尾大不掉。(作者为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副教授、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关系研究月刊》总编辑)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