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道彩:“中国制造”遭抵制后的美国霸权

美国伦敦奥运会代表团官方制服近日亮相后,被发现是“中国制造”,结果引发轩然大波。部分美国政客甚至扬言将这批奥运制服“全部焚烧”,然后改由美国制造。

相比部分美国人的态度,我们对奥运会上的“美国制造”不仅不敏感,甚至还很欢迎。2008年,耐克虽然不是北京奥运会的赞助商,也不是其合作伙伴,但它还是凭借与中国多个运动单项协会的合作关系,赞助了中国22支运动队的奥运装备。而且,即将开幕的伦敦奥运会,“中国制造”也是受欢迎的,中国浙江一家企业为伦敦奥运会生产了五分之一的多国国旗就是明证。

一个向来自诩多元、开放的美国,在体育无国界和商业全球化的背景下,将奥运服装“政治化”很是不合时宜。更何况美国伦敦奥运队服,全是由美国本土奥运赞助商拉尔夫·劳伦研发、设计,中国很大程度上只是以廉价的劳动力,在服装生产、加工环节为其节省了成本。

这让人联想到,日前国际奥委会正在对阿迪达斯海外劳资问题进行调查。阿迪达斯作为奥运会最大的赞助商之一,其设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市郊的服装加工厂里的工人每天需工作10小时,每周工作6天,但工人每周的平均工资却只有区区10英镑(约合15美元)。笔者也想知道,那些同样为美国奥运服装生产作出巨大贡献、处于“代工”产业链最底端的中国工人,美国人到底开给了他们多少工资?

据报道,在前几届奥运会上,美奥运队服也是外国制造,却并没有引起如此关注。本次队服事件,主要是因为“中国制造”触及了“产业外移”这个美国大选年的敏感话题,而沦为政客们的政治秀。现在,美国的制造业占GDP的比例很低,由于国内劳动力成本太高,绝大部分制造企业已转移到以中国为代表的劳工低廉的发展中国家,以至国内的一些日常生活用品都依赖进口。这些年,美国到处可见“中国制造”,这些物美价廉的商品,除了给美国人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也大大降低了他们的生活成本,但这竟成为部分美国政客打压中国产品和捞取政治资本的砝码之一。

其实,产业外移本应是美国自己的问题,当让劳资官三方面坐下来协商:工人同意减少福利,商家愿意留在本土发展核心技术,政府承诺提供政策扶持等,但他们却借题发挥地将污水泼给了“中国制造”。

当然,本次事件中国也有许多该反思的地方。目前,在世界产业分工体系中,中国虽然是制造业大国,但由于缺乏自主研发和品牌建设,我们的多数制造企业都充当了跨国公司的生产环节,也即人家的代工企业。一项统计表明,欧洲服装工人每小时薪资平均约为20美元,而且工作时间固定;而中国工人的工资很低,劳动力成本只是欧洲人的1/20,而且还要经常加班。廉价的劳动力、强大的代工生产能力、极具发展潜力的市场,让许多外企在中国赚了个盆满钵满。而对大多数中国代工企业而言,要想真正摆脱受制于人的命运,加强产业结构调整和产品质量的提升,专注品牌建设,才是一条现实的发展道路。(作者  刘道彩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