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宏:“拼爹”是权力缺监督被滥用

核心提示: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拼爹”,正成为社会流行词,一些青年在上学、找工作、买房子等方面比拼的不是自己能力,而是各自的父母。“拼爹”虽然是个社会现象,但是其背后,是金钱与权力的喧嚣,更隐藏着种种丑恶勾当和腐败现象。

前段时间,我省丽水一名女子驾车时毒瘾发作横堵街头,阻塞交通,面对交警的询问竟嘶声狂叫:“我爸是村长”。从之前的“我爸是李刚”到“我爸是村长”,虽是极端个案,却反映某种社会现象:子以父贵。

当前激烈的社会竞争中,不少人认为,有一个“好爸爸”,就有一个好前程,于是,“我爸是XX”被越来越多的人奉为成才的捷径,作为进步的筹码。“拼爹”现象是一种社会心理病态,是对社会公平的一种冒犯,其根源在于缺乏监督的权力滥用。

农家子弟的叹息——家庭背景太重要

毕业季刚过不久,校园招聘已是一番硝烟弥漫。小刘是杭州下沙的一所高校的应届本科毕业生,在校的优异成绩和实习时的出色表现,让他信心十足地参加各种招聘会,可一次又一次“蹊跷”的求职经历,让他身心俱疲,“很多招聘会上拼的不是个人能力,而是家庭背景,这让我越来越没有信心。”

几个月前,小刘赴南京参加一家事业单位的招聘,笔试之后,他排名第四,而这次总共招7人。小刘精心准备接下来的面试。“面试的氛围很奇怪,他们都拐着弯打探你的家庭背景,当我说,我来自农村,母亲在一家工厂打工时,面试就很快结束了。”小刘的面试,持续了不到3分钟,就被告知回去等通知,结果他因面试成绩太低,落榜了。“面试的问题仅涉及自我介绍和家庭背景,几乎没有关于专业及能力问题,我不知道面试官打分的标准是什么。”

在多次的招聘中,小刘发现,在面试时遇到类似“家人是做什么的”、“家境如何”、“有没有业内的人际关系”时,他只要如实回答说,应聘的结果就是失败。

如果小刘的遭遇还仅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那么接二连三被媒体曝光的“萝卜招聘”,更是折射出当前“拼爹”之风的严峻。河北省盐山县设立的“县长特别奖”,承诺获奖者子女可以安排事业单位工作;广东省东源县法院院长徐周定主持法院党组会议,同意不经考试就招录自己的儿子;平阳县电大招聘校长林传杯之子林廷耀担任教师,特地请两人陪考……

一边是求职者千军万马挤独木桥求一份好工作,另一边,却是领导干部的子女轻松跨过“绿色通道”。“花了五六万元,上了4年学,到头来找工作还要拼爹。”一位农村子弟曾坦言放弃高考的原因,引起不少人无奈的叹息。

官爸撑腰的玄机——私下交易父子兵

在现实案例中,“爹”的福利不仅体现在求职上,人们看到:违法犯事,父辈的权势可以助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谋功立业,父辈的人脉资源可以铺就康庄大道;坐享其成,父辈的财富可以满足一切。

前段时间,安徽省芜湖市镜湖区法院对芜湖供电公司原总经理高振华与其子高旭共同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分别判处高振华有期徒刑14年,并处没收财产50万元,判处高旭有期徒刑3年,对涉案赃款258万余元全部予以追缴。

据调查,这对父子在工作上是“好搭档”:案发时,高振华曾先后担任芜湖供电局局长、芜湖供电公司总经理,高旭居然是他的下属,在芜湖供电公司任基建部副主任,是公司的中层干部。

由此,贪腐变得非常便利。2008年底至2010年上半年,高振华在明知儿子帮一家公司介绍销售变压器拿好处费的情况下,仍利用职务之便,在芜湖供电公司招标采购变压器过程中提供帮助,使其多次中标。在此期间,高旭多次收受施某贿赂款共计160万元。

在我省,这类受贿“父子兵”的现象也曾发生:赵詹奇曾担任省计委副主任、杭州萧山机场工程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省交通厅厅长等职务,和其子赵广宇以“咨询费”、“业务费”及“借款”等名义大肆收受他人财物,最终,也是父子两人一同走上了法庭。

“有些人通过关系将亲戚安插在一些重要岗位,这也是为自己提供胡作非为的条件,以便获取更多、更大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有专家认为,当前,“拼爹”背后往往隐藏着种种丑恶勾当和暗箱交易, 一些领导干部“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全心全意为自家人谋取私利。

“拼爹”乱象愈演愈烈,不仅带出各类腐败现象,更是造成一些特权家庭里的孩子偏颇的价值观和不良的社会风气。前段时间,嘉兴某论坛上一个帖子揭露,当地中学的一名学生把宿舍管理员从楼梯上推下,学生在写检讨书时,第一句话竟然是“我爸是副市长”。还有在杭州某高校,一位大学生嚣张的占座行为被曝光后,威胁同学说:“如果有人不消停的话,我爸月底就会来给我解决了”。

在这种“权力是万能”的错误观念影响下,不少年轻人向往当官,愿意从政。前段时间,上海交通大学管理学院教授余明阳对国内54个企业接班人问卷调查,结果显示,82%的接班人不愿意“接班”,很多人的理想是“当官”。

社会各界的问号——拼爹游戏何时休

“拼爹”现象一直饱受诟病,事实上,遏制“拼爹”的行动,也一直在进行。

嘉兴市在2010年公示副处级干部候选人时,特别公开了15名入选者的家属信息。这一举动引来社会各界的一片叫好。我省也在全国率先出台了《浙江省党员领导干部防止利益冲突暂行办法》,对领导干部八个方面相应的行为进行限制,把亲情、熟人关系与公共权力隔离开来,告诫他们凡是“沾亲带故”皆须利益回避。

“‘拼爹’之所以被认为有用,原因在于制度的不公开、不透明,一旦公开透明,‘拼爹’游戏就玩不下去了。”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刘卫东副研究员说,其实在西方国家,100多年前,“拼爹”游戏也很盛行,但随着信息公开披露制度的逐步建立,官员的子女往往被放在放大镜下检视,“拼爹”游戏也就走入末途,最后消失殆尽。

事实上,我省透明化制度的探索正在进行。在温州市国土资源局的局域网上,全市2000余名干部职工的工作履历、家庭成员、主要社会关系等内容一目了然,每一名职工都可以随时查阅。

有专家认为,除制度透明外,“拼爹”游戏能玩下去的另一个原因是对权力的制约机制还不够健全。“‘拼爹’,很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利益交换。利益没有了,交换也就不成了。”一位法律界人士分析说,只有建立健全的人才教育培养机制、选拔任用机制,公开透明的政府审批机制、服务机制,让掌控相关权力的官员没有操弄的空间,“拼爹”自然也就“拼”不下去了。

“一个健全的制度是保证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的根本。”刘卫东表示,“拼爹”现象绝不能漠视,应该加大法制建设力度和反腐倡廉力度,在高考录取、求职招聘、干部任用、保障性住房分配之类的公权资源的行使上,遵循公平公开、平等竞争的原则,对违规者严惩不贷,以保证整个社会成员之间的机会平等。

杭州师范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李安: “拼爹”的想法,源于一种突破规则的意识,其动因在于突破规则带来的巨大利益,由此产生腐败,更为严重的是,这会导致社会风气的败坏。其实,法律在这方面早有规定,例如滥用职权、渎职等,因此一方面要加强法律严格执行,使突破规则代价惨重,成本巨大;另外一方面要加强规则意识的教育,使手握权力的人不敢越雷池半步。(作者  黄宏)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