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立凡:将钓鱼岛问题国际化搅不浑清水

野田两段谈话所透露的“反制手段”,昭示了日本不愿意面对问题,不愿意回到谈判桌上来的真实心理。

中国千艘渔船在东海伏季休渔后将开赴钓鱼岛海域,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参加电视时政讨论节目时表态称:日本政府会进一步强化对钓鱼岛以及周边海域的警戒体制,保持最大限度的紧张感,做到“万无一失”。同时,日本已经修订了《海上保安厅法》,给予海上保安官以警察职权,能够现场逮捕登岛之人。另据日本媒体报道,野田表示,如果自己在21日的民主党党首选举中获胜,将出席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并在发言中将谈及钓鱼岛问题。

日本将我钓鱼岛非法“国有化”后的所谓“后续手段”,至此昭然若揭:一方面,不惜冒摩擦进一步升级的风险,试图通过国家机器的运转,将非法占有钓鱼岛的事实制度化;另一方面,通过将钓鱼岛问题国际化,以期实现混淆视听、模糊事实真相的目的,寻找国际支持。

需要警惕的是,这两种手段,特别是将钓鱼岛问题国际化,其目的恐怕不仅仅是实现永久占领钓鱼岛的野心这一诉求,还有更深层的考量。

在国际舞台上,摆脱“经济巨人、政治侏儒”的尴尬角色,一直是日本的主要战略目标。此前,借地区地缘政治事态的变化将日本自卫队派出海外,就是其脱离“和平宪法”束缚扮演更重要国际角色的试水之举。而在日本看来,最能摆脱历史原罪,成就其政治大国梦想的“指标”,是安理会“入常”。多年来,日本已为此付出了昂贵账单。钓鱼岛事态的恶化,不可能不影响国际社会对于日本能否在国际组织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观感,不可能不使其“入常”诉求及其他欲扮演的政治角色迟滞。

面对这样的前景,将钓鱼岛问题国际化,就是想搅浑清水,趁机摸鱼,把日本因钓鱼岛事件而付出的国际形象代价降至最低。强化事实占有也好,将钓鱼岛问题国际化也好,都更改不了钓鱼岛的真实归属,既搅不浑水,也摸不着鱼。相反,野田两段谈话所透露的“反制手段”,昭示了日本不愿意面对问题,不愿意回到谈判桌上来的真实心理。

面对日本的“后续手段”,需要进一步反制。其一,坚决保护在东海钓鱼岛海域合法作业的中国渔业。其二,对于日本在相关海域的所谓“警戒体制”划出红线。其三,向国际社会宣示:一个无视历史和国际行为准则的国家,不宜承担更重要政治角色。这些反制不是惩罚,而是为了创造建设性的气氛,使钓鱼岛问题在不妨碍大局的情况下,能够解决。

特约评论员徐立凡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