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洪洋:中国院士怎被抬上“神坛”

中国工程院近日出台《院士增选违纪违规行为处理办法(试行)》,对候选人申报材料弄虚作假、侵占他人科技成果、助选拉票等行为进行了详细规定。譬如,“候选人所在单位或部门为本单位、本部门候选人当选院士进行说情、打招呼、送礼等活动”,被认定为干扰增选工作的行为。

两年一次的“两院”院士增选,就像武侠小说描写的武林大会,为争江湖地位,群雄逐鹿,都使出看家本领,明枪暗箭,争个你死我活。“准院士包二奶”、“国企高管角逐院士”、“烟草院士”、“候选院士被揭抄袭”等等丑闻不一而足,而“公关”、“拉票”等更是不绝于耳。中科院前院长徐匡迪也承认,近年来院士增选工作受到的干扰有所增加,存在候选人或候选人所在单位“助选、拉票”行为以及“集成、包装”现象。

2011年院士增选前,中国工程院致信给候选人及推荐单位,指出“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通过不正当方式为被提名人当选院士进行活动。一旦发现此类问题,经查实后做出严肃处理,终止对该候选人的评审与选举”。足见,中国工程院也饱受说情、打招呼、送礼、助选、拉票等严重损害学术尊严行为的困扰。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道德劝谕并未能让某些人脸红而收手。即使建章立制,制订处理办法,以明规则对付潜规则,效果也难确定。

院士制度在物化、功利化道路上滑得太远,院士早就成为利益博弈和权力角逐的江湖。“一登龙门,身价百倍”,不管其人学术水平如何,一旦戴上“院士”帽子,立即“乌鸡”变“凤凰”,不但享受着各路诸侯送上门来的“进贡”——高薪、别墅、轿车、研究资金等,而且还占据着学术高地,拥有巨大的学术权力,甚至是“领地霸权”。其利之巨,其权之著,令芸芸学术人、非学术人趋之若鹜,争着分一杯羹。一个极端例子可窥院士殊荣之一角:若干年前,某大学一教授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实现该校院士“零的突破”之后,有关部门立即关照该校:“你们千万不要让院士坐飞机,如果有什么闪失,岂不是又变成了零。”

只要院士的“含金量”、“附加值”不降,院士与非院士的落差不变,院士增选就不可能独善其身,不受到场外的干扰。像一些大型企业的高管,拥有各种先赋优势,他们很容易将它化为竞争优势,而对增选工作施加非学术影响;个别拥有巨大权力者,如果想“捞过界”,弄个院士当当,也让评委难以拂面。再多的台面规定,恐怕也难以遏制台底交易或权力干预。

当一种本为褒奖学术的制度,最后异化为名与利的“风暴眼”,进而阻碍学术发展(前中科院院长周光召院士、科学院院士汪品先等元老都曾痛心疾首),就有重新审视的必要了。放眼世界,一些科技发达国家虽设科学学会,但它们并不是最高的学术机构,其会员也只是一种学术荣誉,不具有经济和行政意义,更没有学术特权。

按照相关规定,我国的院士也是荣誉称号,没有什么特殊待遇,院士也是被社会过度迷信者抬上“神坛”的。祛除附在院士制度身上的“妖气”,在增加制度供给、打击贿选、拉票等不端行为的同时,深化学术体制改革,弱化院士功利色彩,让其回归荣誉称号本位。(作者 练洪洋)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