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海燕:白人、黑人,是谁更美国人?

港《明报》11月10日文章 原题:是谁更美国人?传统国际政治意识形态淡出今次美国大选的前台,随之而起的却是阶级、肤色种族、宗教、社会性别等等社会内部矛盾。

谁是美国人?不管哪里,这永远不是国籍居留权等法律问题,奥巴马亮出出世纸解决不了,其他人的绿卡护照更甚。但奥巴马母亲是美国白人、土生(起码多数人相信)、常春藤名校读法律,行为举止与东岸文明标准似乎无异,实践美国梦核心价值。除口音不太吵、父亲基因较显性,哪里不够美国呢?但这是我们外国人的视觉,美国人看到的是没有英文名(Christian name)反见Hussein,低收入和街头打斗的肤色,社交运动是篮球而非哥尔夫球——那不是很白宫或华尔街的运动。

哪里不够美国?

美国传媒早报道过一些前白宫幕僚的分析,英国《经济学人》上期社论解释为何再挺奥巴马时,也指出就算他在白宫的104次哥尔夫局中,只有一次是跟共和党国会议员,他跟不喜欢自己的保守派无法打交道。当偏见变成意识形态是相当盲目,不过,现代社会提出被灭族这问题,客观上一定出现起码某程度的资源和身分乱象(或者是过去也因意识形态或利益推动的胡乱政策造成),导致固有合法或合理权利被侵蚀,然后强势利益才可在危机或选举时发挥。

奥巴马政治手段或性格或许未够专业,但如《纽约时报》分析,肤色虽吸到一定选票,但却往往令奥巴马更两面不是人:从选战到执政四年,他都要刻意回避种族字眼,以免刺激白人反感,失去党内支持而反帮共和党拉票。但这惹来激进非裔指摘他出卖,没全力体现非裔人民当家作主之类。可是当共和党籍前国务卿鲍威尔再表态支持奥巴马时,罗姆尼阵营顾问苏努努在CNN访问中谴责,鲍威尔倒戈纯粹出于两人都是黑人。众所周知,军官背景的鲍威尔在布殊政府已反对单边主义及其中东政策,舆论亦认为美国社会有不少种族主义者,是因为奥巴马的肤色才想将他逐出白宫。

其实笔者和朋友看不到美国有位黑人总统(或黑白、男女国务卿),美国人合宪选出来的就是美国总统,只有优劣之分,但回顾过去20年民主党如何逐渐向美国观众的潜意识植入美国总统是黑人的信息,便知工程多大。记得最初是黑人虽为奴仆角色(如《南北乱世情》、《紫色姐妹花》),但也有体现美国宪法精神(追求自由)、睿智和品格高尚的(如Morgan Freeman常演),其后是军中忠于美国利益和专业(不单靠肌肉)的士兵到军官形象,然后是国务卿,最后是总统。奥巴马幕僚向传媒透露,早在他仍是参议员时已按其日常形象推销给电视剧《白宫群英》的筹备剧组。

谁更忠于维护世界和平的价值?刚故的着名导演Tony Scott 1995年的《红潮风暴》更出色探讨何谓美国利益、谁在守护美国和军魂的问题。冷战后苏联解体,美国独大,前苏联核装置落入车臣武装将领手中,受命巡逻并可先发制人的核潜艇Alabama号一次收到不清晰的受袭信息,资深而自负、行为粗鄙(霸道、辱骂下属和在舰艇随处小便)的白人舰长Captain Ramsey,认为有权发射核弹反击,但学院派黑人年轻军官Lieutenant Commander Hunter(Dazel Washington)认为信息不清,坚持不肯冒险,以免引发世界核子大战,宁捱打和侮辱,甚至犯上兵变罪名,也要禁锢舰长阻止攻击。最后证明Hunter判断正确,海军法庭判决他免罪,因他更忠诚彰显美国长远利益和军魂。

导演引导观众问:白人上司对优秀非裔下属的不悦,连谦恭都叫他不安(指他complicated),虽到最紧张关头才出言侮辱种族肤色,但那针对和藐视,多少是因为种族歧视?多少是高资历或个人的性格缺陷?而在关键时刻,有越战功绩的白人抑或读通西方军事历史哲学及美国宪法精神的黑人后代更美国人?更忠于美国声称维护世界和平的价值?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