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钊:奥巴马面临四大外交挑战

香港大公报11月12日文章 原题:奥巴马面临四大外交挑战奥巴马第二任期面临的国内问题是棘手的,外交战略方面同样不轻松。2008年大选时奥巴马批评小布什的单边主义削弱了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他要来加以纠正。他当政后,共和党批评他的“道歉外交”损害了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不管双方的说法多么不同,美国在外交方面今后四年中面临的挑战是相当严峻的。

中东地区问题一堆

第一个挑战是伊朗的核问题。近年来,联合国“五常”加德国与伊朗的谈判得以恢复,但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美国对伊朗不断施加新的制裁,包括从今年7月1日起对与伊朗进行石油贸易的外国公司制裁。伊朗的经济确实遭遇到困难,货币贬值,物价上涨,对外贸易大幅度下降。但伊朗继续在朝着拥有核武器的方向前进。共和党力主对伊朗采取强硬政策,以色列还在逼着奥巴马政府划红线。今年3月内塔尼亚胡访美,与奥巴马总统有过一次很严峻的对话。他说:我们等待着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发挥作用,但没有;我们等待着美国的制裁产生效力,但没有。现在以色列有自己出手制止伊朗核计划的权力。奥巴马竭力劝他,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伊朗核问题的空间仍然存在。很明显,奥巴马是不愿意再借钱打一场战争了,但他能不能把以色列看住?

除了伊朗核问题,中东地区别的问题也一大堆。穆巴拉克的去职意味着美国在过去三十年中在这一地区最忠诚的盟友一去不返。现在是穆斯林兄弟会掌权,当然穆尔西是温和派,而不是极端派,但他与穆巴拉克大不相同。美国在埃及经营了三十年后,现在面临着影响力严重下降的情况。中东许多国家的形势尘埃尚未落定,包括班加西美国大使遇害、叙利亚动荡,都在困扰着美国。

在奥巴马第一任期中最大的挫折是美国与穆斯林世界的关系。2009年4月6日在土耳其议会及6月4日在开罗大学,奥巴马发表了两个热情洋溢的讲话,向穆斯林世界呼吁,希望美国与穆斯林世界的关系有一个“新的开始”。但是由于内塔尼亚胡在约旦河西岸定居点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以及其他因素,巴以和平进程没有进展,美国与穆斯林世界的关系没有改善。不久前在许多伊斯兰国家还爆发了新的反美示威。虽然奥巴马政府宣布了战略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的新战略,但中东的事态仍将长期牵制美国的战略,想走也走不了。

美国是要从阿富汗撤军了,但那并不意味着从此天下太平。本.拉登是不在了,但基地组织还在,塔利班也没有被根本削弱,今年春天还主动对北约部队发起了春季攻势。阿富汗的安全部队是否负担得起维护国家安全的责任还很难说,有人则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现在就有阿富汗安全部队士兵攻击美军的情况。奥巴马明白,解决阿富汗问题的根本出路是吸引塔利班加入民族和解进程,美军也与塔利班在卡塔尔进行了接触。但今年3月一名美军士兵在夜里射杀了16名阿富汗村民后,这种接触就中断了。更令美国不放心的是巴基斯坦。美国一直认为塔利班主要是巴基斯坦的问题。现在许多美国人认为,巴基斯坦是盼着美国撤走,好再次扶植塔利班,让其卷土重来。

与俄关系仍有变数

与俄罗斯的关系也仍有变数。美俄之间的导弹防御问题从小布什时期一直争到现在。奥巴马跟梅德韦杰夫说过一句悄悄话,他在连任以后会有更大的灵活性。在第二任期中他究竟会怎么做?欧债危机还在持续发酵,这对美欧关系、对北约的前途都是一个考验。美国国内还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国在南美的势力扩张了,影响了美国的利益,奥巴马的南美政策会做什么样的调整?韩国即将产生新的领导人,新一届政府的朝鲜政策可能有所不同,美国如何应对?日本政权频繁更迭,美国已经不太耐烦了,但那个国家就是这样,美国又如何与之磨合?至于“重返亚太”的战略,奥巴马政府自然还会继续做下去,但国内外的牵制因素甚多。

在许多情况下,美国现在也是力不从心。美国超级大国当惯了,“世界领袖”当惯了,现在还改不了这种习性,但美国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世界力量的对比也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一些美国战略家,如基辛格、布热津斯基、斯考克罗夫特等已经看到了这一点,奥巴马也看到了这一点,这才提出建立全球伙伴关系的命题。但真要让美国承认对方是平等的伙伴,不太容易。

希望在奥巴马第二任期内美国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过去那种惟我独尊、高人一等、发号施令的做法,把别的国家看得平等一点。国际关系和人际关系一样,你尊重别人,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才能建立起比较和谐的关系。(作者陶文钊为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环球网观点】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