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亚裔在美国大选的新突破

香港《明报》11月24日文章 原题:亚裔在美国大选的新突破从一些传媒的询探,得知港人对美国大选和华裔的反应相当关注,我于是写出这组报道。本文只集中在华亚裔参政的简介,包括一些最新的数据。

直至80年代以前,美国亚裔参政机会不多,在高层的都是为亚洲各国当游说者的兼职(例如陈香梅),在基层参政的主要是亚洲人聚居地的商户,不但人数少,更多是为了个人关系的支持,而非政见的结合。何况为了左右逢迎,往往捐赠给双方的竞选者,结果是哪一党当选,都不对亚裔卖帐。此外,由于最先参选的主要是日裔,其他亚裔多裹足不前。直至愈来愈多大城市里第二代亚裔增加到相当数目,组织起跨族同盟,开始鼓励社区参与投票,参与者才从小生意老板圈子扩展出去,但年轻人多加入民主党,跟多属共和党的商家水火不融,选票每每互相抵消。

局部地区发挥作用未起广泛注意

有见于此,一些高瞻远瞩的领导人像吴仙标等,便连结两党和非党派中的亚裔精英,组成80-20 选团,要求各党候选人公开支持亚裔对平等权利的要求。若一方承诺而另一方不承诺,则无论党派,都发动80%亚裔去投票给承诺者,此举除了提高对亚裔的注意力,还可望在选情接近地区,产生四両拨千斤的作用。这个运动得到一些候选人回应,以及亚裔中上层人士支持,在全国建立起一定声望,且强化了亚裔的跨族合作,但迄未能在各地生根。由于事务狭窄和亚裔对政治的疑惑,只凭全国性领导遥领活动,无法在地方上发展出广厚稳定的根基,也跟各地亚裔组织挂不上钩,往往成了单打独斗。每次大选,亚裔基本上都得在各地重新组织,发动不起来的地区,亚裔便变得默默无闻。以致在2012年大选中,亚裔即使在局部地区发挥了作用,仍未引起广泛注意。

按人口比率来看,即使数目少的群体,在两党票数接近的地区,是足以扭转乾坤的。在2000年的大选中,佛罗里达、新墨西哥、威斯康星、艾奥瓦、俄勒冈等州,两党票差都不及0.5%,亚裔人数则皆占0.7%以上,当中若有八成投往哪一党,哪一党便得胜。当时佛罗里达州的亚裔若有八成人投给戈尔,小布什便不会当选总统,世局今天会大大不同!

数目少的群体也足以扭转乾坤

今次奥巴马当选的一个关键,是得到少数民族内绝大部分支持,足以抵消他在白人间的劣势。亚裔选票投给奥巴马的达73%,仅次于黑人的九成,比拉丁裔的71%还高。但这主要是亚裔选民本身对个别候选人的临时选择,而非民主党刻意栽培的后果。亚裔选民的确出现了选择民主党当总统的倾向:1992年有三分之一投了克林顿的票、2008年有三分之二投了奥巴马、2012更升近四分之三!可是,最近的调查发现,亚裔中只有41%选民加入了民主党,而且到了大选前数星期,甚至迟至10月底,还有三分之一亚裔选民未决定投给哪一方!这个唾手可得的果实,居然得不到两党足够的重视。如何见得?一项调查估计:大选来临之前,只有19%亚裔选民曾被两党的助选团接触过,远低于全国的45%。大选前几天,民主党虽然派出要员到俄亥俄州、尤其是辛辛那提市动员亚裔(包括奥巴马的几名华人亲信,如部长会议的秘书和当上全国助选团副主席的国会议员),但在全国范围来说,仍嫌不足。

亚裔人口从2000年到2010年间增加了46%,几达1700万,占全美人口的5.6%。由于有约三分之一未入籍,入了籍的仍多没参与选举,目前投票率仍低。亚裔选票虽然在今次大选中只占全国3%,但今年竞选公职的亚裔候选人数空前,他们一定会带动参与。加上在本地出生和受教育的比率不断上升,估计到了2040年,投票率会倍增。亚裔的经济力量不但比黑人雄厚,政治捐款率也比黑人和拉丁裔高,这股在美国内部的新兴力量,加上亚洲地区的兴起,将会追赶欧洲人对世事的影响。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