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刚:欧债危机是生产危机

30年河东,30年河西,中国人用这个俗语来形容时间的变化,以及轮流“坐庄”的意思。不过,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30年却有点太长。

15年前,笔者写过一篇长文——《21世纪,中国生产什么?》。当时是因为看到菲利浦公司在不断开发新型电子产品,而中国却在不断加大模仿的产量,有感而发。今天,这个问题大概要提给欧洲了。

自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以来,欧洲的官僚们一直在探讨着,应当用一种怎样的办法解决债务危机,挽救希腊、西班牙等国,防止危机扩大。不过,他们的方法都是如何把有钱国家的钱转给没钱或缺钱的国家,当然也有一些附带条件,让这些接受“援助”的国家更多地出让一些国家主权,同时让成员国一而再、再而三地勒紧自己的裤腰带。对于欧盟来说,通过主权的让渡来加深合作,可能会意味着一体化的深化。但总体上看,这些金融游戏的玩耍并不能真正解决欧洲的危机。

钱从何来?钱是创造出来的。如果你什么也不生产,或者你生产得少,你生产的东西没人买,你就赚不到更多的钱。钱不可能像变戏法一样变出来。现在的欧洲,严格地讲,并不缺钱,欧洲的经济规模仍然是老大,而且远超中国。欧洲缺的是更多像iPad那样在全球具有强大竞争力的产品。

欧洲现在需要问的是,今后20年,我们能生产什么?如果什么也不生产,或者只生产金融工具,或者是没有了生产的兴趣,失去了生产的技能,剩下的就只有玩钞票了。而另一个选择就是不断地削弱预算,紧缩也许可以让欧洲度过今天的难关,却不可能让欧洲走向明天。

在欧洲,德国之所以能在风暴中挺立住,是因为它还在不断地生产出世界一流产品,在世界生产链上占有不可缺少的地位。你要买最精密的车床吗?你要买最优质的汽车吗?非德国莫属。那么,西班牙还生产什么?希腊呢,还有意大利,这个名单似乎在不断加长。

不久前,我在泰国的商场里做了个简单的调查,随意查看了十个欧洲品牌服装鞋帽的产地。结果发现,除了ecco有一款高尔夫球鞋是在斯洛伐克生产,也还算得上产地是欧洲,其他的全在亚洲。

当这些国家把那些原本由他们生产的东西一点一点地转移到其他国家,而他们自己又不能向生产链的上游移动,生产出更多的能够让下游国家购买的东西或技术,他们的地位就会一点一点地被蚕食。

西班牙、希腊等危机国家的企业可以向高端转移,但却没有那么轻巧。因为后面有中国、泰国、印度等国的追赶,前面是德国、日本、美国等国的竞争。他们即使意识到了这是一场惨烈的“比赛”,也很难在短期内将自己的经济结构调整得更像德国。

因此,欧债危机,从根本上讲是生产危机。解决生产危机的办法,的确有资金来源的问题,但更重要的是,钱花在哪里?花了这些钱,希腊、西班牙等国能不能像德国那样,生产出一流的产品来。▲(作者是人民日报高级记者)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