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梦熊:“去中国化”绝非港人之福

香港《文汇报》10月3日发表文章 反对派策动“去中国化”千里来龙结穴“港独”

作者:刘梦熊 全国政协委员、百家战略智库主席

反对派策动“去中国化”,有一个酝酿、成形、渐进到激进的过程,这个过程千里来龙结穴于“港独”,而推动“去中国化”的“无形之手”就是港版“四人帮”及背后的美国主子。现在,反对派策动“去中国化”搞“港独”,已是图穷匕见。市民要警惕,香港进一步出现“恐共反赤”的麦卡锡式白色恐怖,出现族群分裂社会分化的局面,出现愈来愈抗拒和疏远内地的情况,出现“去中国化”成为香港发展瓶颈的局面,这些都绝非港人之福!

反对派“去中国化”的酝酿时期

2002年下半年,在香港就《基本法》23条立法咨询时期,香港反对派、美英反华势力、台湾“台独”势力等,借机发起一股反23条立法、“去中国化”的恶浪。当时,美国右翼组织“新美国世纪计划”发起给白宫写公开信的活动,要求美国政府干预香港23条立法。在美国情治部门指使下,2002年12月4日,“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在华盛顿成立,该联盟包括全球多个反华的团体。而以李登辉为首的“台独”组织“群策会”抓住时机,举办“一国两制下的香港”研讨会,首次明确提出“香港应当争取为独立的主权国家,中国与香港是两个不同的独立主权国家”等“港独”言论。刘慧卿、涂谨申、钟庭耀等反对派政客,成为研讨会座上客。

并非巧合,2002年12月9日,以公民党前身四十五条关注组为重要成员的大律师公会,当时由公民党现任党魁梁家杰担任主席,竟然抛出要求特区政府“尊重在正当政治过程中推动分裂的正当性”、“民族自决”、“高度自决”论,开始公然主张搞“港独”分裂国家。在香港反对派与“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兴风作浪下,23条立法以失败告终,并引发了2003年50万人参与的“七一”游行。传闻2003年的“七一”游行,有美国基金特别为该次游行加码3,000多万美元予反对派政客以作奖赏。可见,早在23条立法咨询时期,在美国和“台独”势力策应下,反对派搞“去中国化”已开始酝酿。

“五区公投”是反对派“去中国化”成形标志

公民党与社民连2010年策动“五区总辞,变相公投”,实际上是“公投绑补选”,与当年陈水扁藉“公投绑大选”搞“台独”,属同一个模式,走的也是同一条路,背后的意图是谋求“港独”和分离。中央明确指出“五区公投”违宪违法后,公民党不但没有改弦易辙,反而提出所谓“五区公投,全民起义”口号,危言耸听的背后,是蓄意挑战中央搞“港独”,彻底暴露出公民党“去中国化”的路线。

“五区公投”是反对派“去中国化”成形标志,而操纵反对派的“无形之手”也现形。“维基解密”披露美领馆对香港政治事务干预的大量内幕,说明美领馆对香港反对派动向的关注和控制巨细无遗,包括“五区公投”,反对派政党的选举策略和部署等。“维基解密”显示,美领事馆推动“宗教(陈日君)、政客(李柱铭、陈方安生)、传媒(黎智英)”三位一体“港版四人帮”的组合,并向“四人帮”下达指令和狂索香港与内地情报,其中尤以陈方安生为首要联络人物。港版“四人帮”在香港的选举事务和“五区公投”中与美领事馆密切配合,按照美领事馆指令和部署展开反对派的选举工程和策动“公投”。

从“渐进式港独”到“激进式港独”

反对派一直主张隔离两地,从陈方安生提出“小心边界模糊”,到公民党诬蔑“湾区计划”是“香港‘被规划’”;从反对派造谣指高铁是“中共希望藉高铁来统战香港”和“加速香港内地化”,到反对派诬蔑“自由行”是“中国加快对香港殖民统治”,都显示反对派在政治上是“显性独港”,在经济上是“隐性港独”,二者互为表里,是“渐进式港独”的一种表现,这如水银泻地,无处不在。其中公民党尤其明显,凡是有关两地合作与融合的政策,公民党必定设法阻挠。

反对派的“渐进式港独”,或打着“反被规划”、“反被吞并”幌子,狙击港珠澳大桥和高铁;或打着“本土意识”、“集体回忆”、“保卫家园”的幌子,发起“反菜园村清拆”、“反竹园村清拆”,乃至发起前几年的“保卫皇后码头”、“本土行动”。而最新的“反国教”、“阻止立法会被染红”、“反新界东北规划”、“反割地卖港”、“中国人滚回中国去”及“香港自治运动”,性质比“五区公投”更恶劣,显示反对派的“渐进式港独”已发展到“激进式港独”。

这次反对派竟然公开提出“反赤化”、“齐抗共”、“抗殖”,竟然在“七一”游行和“反水货”运动中及前日国庆节在中联办外挥舞港英旗帜,其实质都是反回归、反“一国两制”、反中央。

“无形之手”的金援与人事网络

首先,从“无形之手”的金援网络来看,“Foxy解密”透露,壹传媒集团主席黎智英是香港反对派政党的“大金主”,美国共和党党员马克·西蒙(Mark Simon)担任黎智英的幕后“政治代理人”,香港社会纷纷质疑,事件显示香港反对派真正的“超级金主”有美国身影。

其次,从“无形之手”的人事网络来看,港版“四人帮”之一李柱铭的前助理Ellen Bork,是美国极右参议员Jessie Helms的下属,这位Ellen免费替李做了两年助理后回美国担任“新美国世纪计划”的副总裁。一个美国右翼组织的要员曾担任李柱铭的免费助理,说明了“无形之手”已控制香港反对派的人事网络。“维基解密”更显示,“无形之手”指挥“宗政媒”三位一体的港版“四人帮”,“四人帮”又在幕后连手操控反对派阵营,用层出不穷的“大联盟”、“关注组”、“行动组”、“反乜反物团体”为幌子,层层迭迭、彼此交叉,掩饰真实背景,在香港政坛翻云覆雨,操作、制造一连串风波,打击特区政府施政,对抗中央政府,挑动两地对立。而这个“宗政媒”在钟庭耀、成名、陈云等反对派文人的加盟下,已进一步变身为“传媒、政客、宗教、学术”的“黑手党”核心,形成了比台湾民进党更为严密的分裂组织和势力。

反对派策动“去中国化”,千里来龙结穴于“港独”,已是图穷匕见。反二十三条立法,是破“一国”法律防线;反国民教育,是毁“一国”意识底线。市民要警惕,香港进一步出现“恐共反赤”的麦卡锡式白色恐怖,出现族群分裂社会分化的局面,出现愈来愈抗拒和疏远内地并妖魔化两地经济融合的情况,出现“去中国化”成为香港的发展瓶颈的局面,这些都绝非港人之福!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