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跨省撤稿”,莫用沉默隐晦刺激猜测

云南都市时报社长周智琛昨天发了一条情绪激动的微博,引起网上轰动。微博是这样写的:“作为一个出身福建的媒体人,从未感到如此的愤怒和耻辱。我憎恨和鄙视那不远千里的黑手,当我看着那数十万份报纸沉郁不去的血泪,我安慰自己,只有幸存者,才能成为建设者,但我更加相信,那条沾满干爹气息的皮鞭和那部带着疯狂零件的时间机,只是黑暗者招受报应的开始,我坚信。”

是什么让这位社长如此激动,却又说话藏头隐尾?据网上其他爆料称,云南《都市时报》昨天的报纸原本刊登了《福建“表叔厅长”来了》一文,捅出福建交通厅厅长李德金“腕戴50000元手表,腰系13000元皮带”,该日已印报纸因此遭“封杀”(撤版重印)。有人在微博上贴出《都市时报》刊有“表叔厅长”一文的版样图片。

事情的全盘细节尚不清楚,但有几个碎片却是清晰的。一是都市时报社长周智琛对该报受到的压力公开表达愤慨;二是这一报业罕见的“出位”事件没有得到官方的快速回应,它在网络上被无数张嘴尽情猜测。

我们只想针对这些碎片发表如下看法。

第一,媒体有它们应当受到尊重的底线,即使它们的某一篇报道出了格,或是犯了别的什么错,这条底线也不应被踩踏。让一份已经印出来的报纸毁掉重来不是绝对不可以,但这样做一定要有足够正当的理由,并且应在报社自愿的情况下才可进行。

第二,在周智琛社长公开抗议但又说话隐晦的情况下,官方应及时回应公众的疑问,至少要吭吭声,这时的沉默只会加剧人们对“跨省封报”内幕的遐想,把灰的想成黑的,从而使整个体制为一个具体个案埋单。

中国媒体业现在有个很大的问题,即一些部门利益甚至少数官员的个人利益不断搅进媒体的采编过程,越是主流媒体,受这些利益的干扰越多。

相对的萧条使大量优秀人才渐渐离开媒体,采编人员专业性的不足又使媒体的批评报道质量和准确度下滑,导致被批判者更强烈的干预欲望。这个问题实际在恶性循环。

就《都市时报》事件来说,如果它受到争议的报道内容基本属实,无论当地官方有什么考虑,撤版重印的极端做法都不应发生。如果它的报道与事实相悖,在互联网舆论已经主导公众看法的时候,该报道的实际负面影响也是有限的,可以通过当事人声明和媒体道歉等多种方式消除。

倘若让一份已经印出的报纸撤版重印这一传闻属实,大概还是有关部门认为这样做“没什么”,是“想做就可以做的事”,它表现了发出命令者对媒体的不尊重,以及对这一做法有可能引发的复杂结果缺少估计。

时代不同了,信息可以被阻止传播甚至被抹掉,在绝大多数时候只是被批评者的一厢情愿。实际结果很可能是越堵越轰动,有关人员或部门也越来越被动。

善待媒体应成为所有权力部门最基本的座右铭,任何人轻视媒体,或者利用手中的权力打压媒体,都将付出代价。

媒体也应不断自省,对舆论监督的每一个动作高度负责。只有真心促社会进步的舆论监督才能少出错,走得远,也只有这样的媒体才会在舆论多元化时代始终摸准社会的脉搏,免遭边缘化。▲(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