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新春:美式民主,缺陷逐渐显现

四年一度的美国大选今又登场,照例全世界媒体被它牵着鼻子团团转。由于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美国大选被普遍当成西方民主的样板,美国以往的成就为它罩上了光环。实际上,经过200多年的演进,美式民主积累的问题正慢慢超过它带给美国的推动,一些重要缺陷逐渐显现。

尽管世界各国对民主的定义五花八门,但是对于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则还是有共识的。一个民主政体应当具备“四项基本原则”:人民主权、多数统治、政治平等和政治参与。恰恰在这四个方面,当代美式民主都面临很大问题,正如美国著名政治学家罗伯特·多尔所说,“美国的政治不平等在持续恶化”。

首先,选民太多,代表顾不过来,人民主权原则大打折扣。美国刚建国时,一个众议员代表的选民不超过3500人,到1800年美国一个众议员代表5万选民,相当于中国内地的一个小县城。而根据2010年的美国人口普查结果,现在一个众议员要代表70万选民。这样的议员显然只能供选民敬仰,要他代表选民为选民办事很难。有人建议,一个议员代表的选民数控制在5万人比较合理。若此,美国众议院需要6000多位议员,会还怎么开呢?

第二,由于权力制衡,多数统治原则受制约。根据多数原则,超过一半的人同意,在宪法允许的范围内,这件事就可以了。但是美国政治实行重重叠叠的制衡原则,多数人同意根本办不成事。一个提案要获得通过必须参议院、众议院、总统都点头才行,三家之间可以互相制衡,参议院和众议院内两党之间又可以制衡。在这三家重要机构中,只要在其中一家掌握一半以上的席位,也就是说只要掌握大约1/6的权力,就可以让5/6的人干不成事。

第三,金钱对选举的影响持续扩大。美国虽然是一人一票,但每个选民手中的票份量很不一样。选举要花钱,关键是这些钱由谁出。政治学家早就认识到,这些钱应当由公共财政出,而不能由私人和企业出,以防他们掌握过多的政治话语权。而美国对金钱政治的容忍度可能是全世界最高的。上届美国大选总耗资据称达530亿,今年再创新记录已成定局。这样的结果是普通选民离决策越来越远,权势阶层离权柄越来越近,最终导致民主制度失灵。权势阶层不仅可以在经济、社会上发挥主导作用,而且把特权扩展到政治领域,使国家平衡的最后一道防线失守。由此带来的现象是:今天的美国处在资本主义原始积累以来贫富差距最大的时期,非法移民、医保、养老、教育等涉及国计民生的大事久拖不决。

第四,从选民投票的过程来看,美式民主失灵的程度更甚。一个选民获得准确、完整的信息,有能力做出正确判断,是有效投票的前提条件。否则,投的就是一张无意义的票。而在今天的美国,当现代传媒让信息传播更快捷的同时,信息的质量却大大下降,《华盛顿邮报》将大选称作“说谎比赛”。候选人为了讨好选民都在说大话、假话和空话,一而再、再而三地把美国经济不好的责任推给中国,美国选民又怎么能得到正确全面的信息呢?

美国民主的故事至少说明一个道理,即民主化永远在路上,它好似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民主这条路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资格教育别国,任何一个国家也不用妄自菲薄。▲(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