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彦:日本和美国,究竟是谁在利用谁?

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日前访华,并前往南京的日军大屠杀纪念馆,对日军当年在南京的杀戮罪行表示道歉。鸠山访华期间还就钓鱼岛问题发表了看法,他的观点获得了中国方面的基本肯定。他在中日关系非常困难的情况下访华以及发表的相关言论,体现了他个人的政治勇气。

然而鸠山的言论惹恼了日本政府。防务大臣小野寺五典随即公开否定了他的观点,并称其为“国贼”。与此同时,许多日本网民和政客指责鸠山的背叛了日本的国家利益,也纷纷指责鸠山是“国贼”。而此时此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在越南、泰国和印尼访问,企图构建孤立和围堵中国的经济、政治和安全包围圈。

日本国内的反华、侵华、遏华阴风劲吹充分说明,类似石原慎太郎、安倍晋三等日本右翼和极右翼势力以及支持他们的高比例的右翼民众,根本不存在反思历史和二战的任何诚意,而是变本加厉,要在对华关系方面秉持强硬态度,要顽固地走下去。如果说日本政客只有靠渲染所谓的“中国威胁”、承诺对中国强硬来获取高支持率和选票,而倡导对华和平却不可能获得高票当选的话,那么这种危险的状况已经深深表明,日本的民意土壤总体是多么的仇视中国,这是一种多么危险和邪恶民意土壤!

中国自1949年后就开始悉心培育“中日友好”和民间基础,为此中国政免除了本应向日本索赔的巨额赔款并提前释放战争战犯,这些宽宏大量的大德之举,至今看来在日本本土收获寥寥。日本官民在邪恶和错误的道路上,似乎在越走越远。连一向自诩秉持共产主义正统的日本共产党也坚决认为钓鱼岛属于日本,不承认钓鱼岛存在主权争议。如果我们还继续寄望于日本人民,继续向这个根本没有答案和回报的无底洞投入夯实民间友好的巨资,似乎注定要面临更为悲哀悲凉的结局。

当前和今后,日本官民和国家上下向极右翼倾向发展和蔓延的状况,对日本的命运,对中国的安危,对包括美国在内的广大亚太地区,无疑是十分危险的。人们完全有理由担心日本军国主义正在以强烈的势头发酵和复活。即便在美国的强大军力控制下,日本极右翼的法西斯势力尚且如此猖狂,一旦未来某个节点摆脱了美国控制,那东亚地区可能立即重现二战前的历史和战略态势,立即出现再次由不安分的凶残岛国日本发动的战争策源地。这样的看法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存在着实实在在的现实可能性。

美国对中国崛起感到非常不安,急于利用日本对中国牵制、围堵和遏制。而美国这种无原则的实用主义绥靖言行,在钓鱼岛、琉球群岛等问题上的两面渔利政策,正在加速日本军国主义思潮壮大和发展,加速这种危险进程的演进。而对掌握高科技并拥有先进产业结构、储存大量先进军事工业设备的日本而言,实现大规模的重新武装又是何等的轻易之举,包括大规模发展核武器。而日本的借口,正是美国一再炒作的所谓“中国威胁”和朝鲜的“导弹威胁”。而长期被围困的朝鲜,从内心而言渴望接近和实现友好的国家恰恰是美国,但美国对此几十年来几乎视而不见,个中原因值得揣测,美国是要利用这个借口让东北亚持续适度紧张,就像利用伊朗核问题让中东地区局势适度紧张一样。地区适度紧张,就是美国的所谓介入和干预机会,就是美国国内军工利益集团、石油利益集团发财的好机会。

几年来,美国似乎对自己能够控制日本感到非常自信,从而并不愿意正视蠢蠢欲动的日本,宁愿大玩平衡、制衡和绥靖,利用日本来玩弄制衡中国的走钢丝游戏,宁愿自欺欺人和麻痹自己。美国这样的心态与二战之前又是何等的相似!

近来的好迹象是,美国感到日本的挑衅有些过,开始约束和警告日本不要玩火了。这样的举动应当是最符合美国战略利益的,也是有利于符合中美战略利益的,是有利于亚太地区的基本稳定的。

而未来无论是中日之间因为日本的军事挑衅而发生战争,还是日本可能摆脱美国的局部控制,对美国而言,都将是现实的艰难抉择。美国为了再度把日本装进“罐子里”,而再度打一次伤亡巨大的太平洋战争,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历史会不断发现,实用主义的美国未免太不长记性了。(作者为国际问题专家)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