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莫言的“文学无用论”

香港《东方日报》12月14日文章 原题:有用处未必有好处莫言领取诺贝尔文学奖后,出席主办机构所设晚宴,席间不用讲稿,已流畅自如发表演说,显露其讲故事的人本色,说:文学和科学相比较,的确是没有甚么用处,但是文学最大的用处,也许就是没用处。

这番话正好是文学用处的示范:骤听之下,似是不经意说出的两句话,却强而有力地挑动听者脑筋,不自觉地被吸引,进而思考个中奥妙。骤听之下,似是自嘲,细味却是肯定自我、肯定文学。

文学家跟应用科学家的创作不同,前者没有如诺贝尔物理学奖得奖人高锟首创以导光纤维传递数码讯息的特定用处,却跟以数字及符号作为语言,在无尽数学领域中游走,挥洒自如的数学家有异曲同工之妙。数学家破解数字奥秘,非为甚么特定用处,却丰富了人类智慧遗产。文学家用文字刺探、描绘自己的思想世界,非为甚么特定用处,却为人类累积了点滴文明。

诺贝尔奖创办人诺贝尔从事科学研究,发明威力强大的矽藻土炸药。此科学发明用处颇多,可用来开山劈石,帮助建设文明;若一旦用于战争,却可把文明建设毁于一旦。这可能就是诺贝尔一生靠炸药、军火交易累积巨大财富,却仍然感觉有所遗憾的原因。

诺贝尔毅然捐出财富创办崇高奖项,表扬在不同领域贡献全人类的杰出人士,为此遗憾补救、补偿,可能就是他心中所想。

若然如此,有用处、但用处不一定是好的,矽藻土炸药或类同科学发明,相信并非诺氏欲表扬的项目。

至于文字创作,有用处的作者与被利用的作者,可能只是一线之差。但几可肯定,此类作者,他们的用处不会是好的。谨此严正声明:本栏作者及其文章的确是没有甚么用处!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