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子都:阿基诺三世就是在作贱菲律宾人民

在近来召开的几次有关东盟的会议上,菲律宾的成果以及阿基诺三世本人的表现,都是倒数第一。

时至今日,阿基诺三世能够递出的国家名片仍然是“菲佣”。也许由此可以想见,为什么他做了总统也不要独立自主,非要找美国来侍奉。为表忠诚,对美国不喜欢的,不管力是否能及,他也要大打出手。美国要军港,给;美国要驻军,也给;只差没有当众宽衣解带。有西方思想家讲,欲望是主观的事情,且人与人之间差别很大。如果将一盘红烧猪蹄和尊严放在桌上,贪吃的小人肯定选猪蹄,而正人君子当然要尊严。对阿基诺三世而言,能够和超级大国一个部门的副手进行战略对话,那是比国家主权和尊严更加荣耀的事情。

其实他根本没有必要这样软骨头。春秋战国时期,华夏之中有一个小国叫滕,方圆不足五十里,夹在齐楚之间,两大之间实难为小。滕文公经常为滕国的安全担忧:事齐乎?事楚乎?后来,他带着这个难题去请教孟子。孟子没告诉他依附哪个大国好,只是要他在国内推行“义”,自强自立,勤政爱民,筑深沟高垒,有大国来犯,民众会同仇敌忾,决一死战。

孟子的话听起来无关痛痒,做起来却很难;然而,一旦做到了却会很有效果。近百年来,欧洲大陆你争我夺,硝烟弥漫,处在虎视眈眈的大国夹缝中,瑞士保持中立,洁身自好,既不挑事也不选边站。这种智慧让它躲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劫难。它不仅没有被占领,反而变成了世界的钱柜,各国富豪争相把财富存放在那里。现在它是世界少有的几个超级富国,2011年它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83073美元,是菲律宾的35倍。试想,如果当年瑞士也象菲律宾现在的样子,它恐怕早已国将不国了。菲律宾有良好的自然和通航条件,它的国土面积和人口几乎都是瑞士的12倍,为何就做不到呢?

事实证明,一个国家只要能坚持正义,它的人民便会自强不息,不论如何贫弱和艰难困苦,他们都会抬着头,在民族复兴和国家统一的道路上奋力前行,跌倒了会爬起来,暂时迷失方向,会积极探索,重新找回真理和正义。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才是民族的脊梁,有了它国家就有希望。要人正眼相看,自己就得先平身并抬起头来。不忘前事并不是要永远生活在过去,而是要通过对历史的回顾和刨析,激励国民奋发图强,同时也促使曾经的侵略者洗心革面。几十年前菲律宾在被日本占领中死去近百万人。仅在马尼拉惨案中,就有超过10万的菲律宾民众被惨杀,遇难人数占当时马尼拉市人口的10%。如今这些冤魂全被忘掉了。亡者沉冤,生者的正义志气便泯灭。缺乏自觉自信民族便会断了脊梁。前不久菲律宾的外交部长就声明支持日本恢复集体自卫权,成为迄今世界唯一公开支持日本恢复军国主义的国家。鸡向黄鼠狼递秋波,着实让人摇头叹气。

由于历史、文化、和地理条件等原因,世界上形成了大小不同的国家。国家间和睦相处其实并不难。具体讲大国要讲正义和仁爱,将对自己民众的爱护和关怀平等地推广到小国中去。而小国一定要有智慧,坚持正义,既不能搬弄是非,也不要颠倒是非。菲律宾趁着中国韬光养晦占了中国的南海岛屿,又得寸进尺,声索更多。自己没能力,便要挑动别国当打手。东盟国际会议被他闹得发不出个共同声明。前几天轰轰烈烈的南海声索国峰会也因无人与会而被迫取消。阿基诺三世总是把自己看的太高,接下去他还会耍新花样,不把中国逼的忍无可忍,他便不会罢手。

美国重返亚洲围堵中国是战略误判,最终会不了了之。而中国和菲律宾却谁也躲不开谁。和平共处,它便能享受中国发展的成果,甚至包括共同开发利用南海的资源。反之就是同中国争上一千年,既不会改变两国间的格局,更不能弄假成真,无理取闹,想要的东西一样也得不到。阿基诺三世要识时务,给菲律宾人民做个榜样,及早从自己幻想的世界中挺着腰杆走出来。(作者为旅美评论人士)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