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理泰:安倍或在钓鱼岛争端中再度发难

新加坡《联合早报》12月22日文章 原题:钓岛争端浮现 三国四方较劲自民党在日本众议院选举中获得大胜,赢得294席,将再次执政。民主党仅获57席;“日本维新会”在选前刚成立,却夺得54席,跃居第三大党。

自民党鹰派总裁安倍晋三在16日晚就选战及世局发表感想。安倍就钓鱼岛争端重申:“冲绳县尖阁诸岛(即钓鱼岛及附属岛屿)属于日本固有领土,这一方针决不会改变。”他指出:“中国正在挑战(尖阁诸岛)属于日本固有领土的事实。我们的目标是终止这种挑战。” 他强调:“不加强日美同盟关系,就不可能获得强有力的外交助力。”

安倍关于终止来自中国的挑战的设想,是具有风向标作用的信息。究竟东京将如何终止来自中国的挑战呢?

东京于9月11日完成对钓鱼岛“国有化”的程序,一举打破原来中、日就钓鱼岛争端达成的默契。近期中国采取了反制措施,正在以海、空结合的立体方式,高频度、大密度地宣示中国对钓鱼岛拥有主权的主张,这与往年的情况大相径庭。此即安倍所称的来自中国的挑战。

过去四十年以来,日本为了把钓鱼岛置于其实际控制之下,投入巨大的资源。平时海上保安厅在钓鱼岛周边海域部署了多艘超大型巡逻船,在那里全时段、全天候地守候;防卫省也在邻近钓鱼岛的日本机场部署了P3C巡逻侦察机、直升机和多架战机。这些海上、空中力量随时准备出动警戒,应对异常状况。

东京“国有化”钓鱼岛以后,中国海监船、渔政船首次进入钓鱼岛周边海域甚至领海宣示主权。其后,中国执法船在该海域巡航乃至驶入钓鱼岛领海已经常态化,日本形格势禁,无从强力制止。基此,钓鱼岛地区的政治现实业已改观,打破了日本对钓鱼岛多年实施的实际控制。

当前日本海上保安厅出动约50艘大型巡逻船轮流在钓鱼岛海域巡航,几乎占日本全国巡逻船总数的一半。10月26日,日本内阁会议通过紧急对策,拨款供海上保安厅紧急购买四艘千吨级巡逻船、三艘中型巡视船和三架能适应恶劣天气的直升机等。

日本巡逻船、侦察机是全时段、全天候地守候在钓鱼岛周边海域,维权成本高,而中国执法船是要来就来,要走就走。两者比较下来,中国宣示主权的效果等同于日本的做法,维权成本却低得多。若论打持久战,日本委实经受不住。

倘若东京继续拨出巨资,用于对钓鱼岛的独家的实际控制,就日本国家利益而言,尚且可以理解。假如东京持续投入巨资,又要承担与中国军事对峙的风险,最终却是与中国共享钓鱼岛的控制权,未免得不偿失。此刻安倍强调要终止来自中国的挑战,其源盖出于此。安倍对华府作出承诺的预期值过高

从安倍讲话可以悟出,他就任首相以后,如果外交斡旋行之无效,则东京可能诉诸强硬手段,终止中国对钓鱼岛“属于日本固有领土的事实”的挑战。安倍在选战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前东京都知事石原刚成立的“日本维新会”,才投入选战,却跃居日本第三大党。选举结果证明日本社会已经向右转了。这就为安倍提供了在钓鱼岛争端中再度发难的民意基础。

时至今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安倍明白,在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上,中、日两国均难以大踏步地后退,而仅凭日本独自同中国对抗,显然是成本高,风险大,收效差。因此,他特别强调日美同盟关系的重要性,以便从美国“获得强有力的外交助力”,同中国较量一番。

钓鱼岛争端是否会再度引起轩然大波,症结在于华府的立场。东京能否与中国进行一场“国家意志的较量”,端视安倍出访华府时能否说服奥巴马承诺在钓鱼岛争端凸显之时坚定地站在日本一边。假如安倍能够说服奥巴马,则东京诉诸强硬立场所需的手段是现存的,信手拈来,即可付诸实施。

由此可见,过去不少学者强调,野田政府处于弱势,为了抵消国内右翼团体的压力,才决定对钓鱼岛实施“国有化”,这个判断对国际风波的底蕴的了解是隔膜了。安倍执政以后,日本政府是强势的,可是安倍刚赢得大选,就要诉诸行动以终止来自中国的挑战。鉴此,在东京决策过程中,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的关键因素,仍然是国家利益以及对综合形势的判断而已。

今后,围绕着钓鱼岛争端,在战略博弈的过程中,涉及三国四方(北京、东京、华府、台北)的安全利益以及领导层的智慧。说到底,就这宗争端的持续与结局而言,仍然关乎各方战略规划的水平和当局的执行力。

笔者默忖,倘若安倍对华府作出承诺的预期值过高,恐怕会碰壁。今年是大选年,俄、美、中、日、韩、朝六国都经历了大选;明年则可能是危机年,国际博弈的有关方面临在伊朗核问题上进行摊牌的考验。

多年以来,西方国家与德黑兰在伊核问题上各持己见,相持不下,以迄于今。据新闻报道,2007年,美国对伊核问题的走向曾经完成一份报告,五年以后,伊朗随时都可能具备制造核弹的能力。明年是关键性的一年,西方国家究竟应该如何对待伊核问题,是坐视德黑兰拥有核弹呢,还是长缨在手,操刀必割?一言以蔽之,是和是战,美国必须作出决断了。

伊核问题涉及西方国家的核心利益,所谓心腹之患,而钓鱼岛仅是癣芥之疾罢了。在此情况下,美国自然希望在东北亚地区维持稳定,否则,东北亚地区在政治上面临不稳定的挑战,势必牵扯华府处理伊核问题的计划和操作。如果东京贸然启衅,势必要给华府添乱,可能会自讨没趣。安倍执政以后,日本政府是强势的,可是安倍刚赢得大选,就要诉诸行动以终止来自中国的挑战。鉴此,在东京决策过程中,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的关键因素,仍然是国家利益以及对综合形势的判断而已。(作者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