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不再拦截上访,就必须拦截住问题

昨天举行的全国信访局长电视电话会发出重要信息,将坚决纠正一切“拦卡堵截”正常上访群众的错误做法,并同时推进以市县两级为重点的领导干部接访下访工作。这是十八大后政府对社会热点难题的又一直接面对。

我们认为这可以看作政府在实际工作层面的改变作风,这样的动向非常有助于增加社会的信心,值得给予掌声。

信访制度在保障人民权利的同时,近年来也被很多新问题紧紧缠上,“拦卡堵截”只是这些问题的一个侧面。纠正这个侧面,是对舆论的积极响应,但这很难单独做到,必须从根本上清除这个侧面背后的整个问题。

推进县市两级领导接访下访,有可能把大量问题从上访的路上“拦截”下来,而不是拦截那些上访者。之所以这个决定给社会以希望,是因为它看上去不像是政府的空头许诺,而是同时拿出了可以对问题釜底抽薪的办法。

当然,领导干部就地接访下访作为一个机制,不像修铁路、盖大楼那样主要靠硬件的堆砌,它得是一个个具体的官员认认真真付出精力,解决一个个僵住的问题。这些问题很多曾在过去的上访路上难住每一站官员,它们不会因为解决地的变化而变得更加容易。

因此让这个机制发生实际效果,比下决心做上述改变肯定要难得多。恐怕“终审原则”这些被各界反复讨论又不太容易下决心的问题,今后仍绕不过。

加强依法办案,把解决上访问题同加强法制结合起来,把越来越多的问题从信访局移向法院,最终消化上访,这大概是一条必由之路。

在这个过程中,加强地方人大和舆论的监督作用,不断提高基层政府做事的合法性和规范性,从根本上改善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减少利益纠纷的发生,这是超越技术层面,彻底降低信访压力的希望所在。

然而无论怎么做,中国这么大,肯定会有一些纠纷成为“漏网之鱼”,从基层涌向北京。撤除拦截,云集到北京的信访者至少在短期内一定会比过去增加,北京市应当对此坦然处之,接受可能因此出现的一些治安麻烦,别太敏感。

中国的城市都很在意表面的“规矩”,稍有一些不受控制的游动因素就会不安,这种心理一定要改变。城市需要保持大的秩序,但也不应追求这些秩序的无限细致,城市应保持对小的无序的宽容。这实际是城市秩序的容量,也是基层市井文化的必要空间,太较劲了,于官于市都不利。

随着社会多元化的发展,中国城市的不规则性必然增加,但它们将最终磨练出城市更有弹性的规则。信访或许就是城市秩序内涵发生改变的强制性动力之一。

信访大多关系着上访者的切身利益,它在解决问题和坚持原则之间,在政策和法律之间有着很宽很复杂的识别和运用空间。它是中国体制的特色之处,也是艰难之处。认真、下力气地做好它,所有有关官员的确责无旁贷。▲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