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有容:中日解决钓岛争端,必须回归搁置争议

新加坡《联合早报》1月30日文章 原题:陈有容:中日和解之路摘编如下:一名日本资深政治人物及首相安倍晋三的盟友,于1月25日在北京获得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接见,并向他转交了安倍的亲笔信。这是中日新领导人上台以来的首次高层政治接触。习近平对日本建议安排两国最高领导人会面作出正面反应,中日正因钓鱼岛主权纠纷闹得不可开交。

经过五个月的激烈领土争执,对这个来自双方最高层的首个和解迹象,日本媒体纷纷表示松了一口气,中国媒体也有正面的报道。

也应该是时候这么做了。中日的领土争议已升级到一个危险水平,让全世界感到关注。在中国和日本,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让一些头脑较冷静的人,很难在不被指为“卖国贼”的情况下呼吁保持克制。很明显的,双方的政治人物都知道,唯一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回到邓小平于1978年所提出的“搁置争议,留待子孙后代解决”方针。

然而,在日本,任何提倡这个作法或较温和方式的人,都冒着在政治上蒙羞的危险。日本驻华前大使丹羽宇一郎(Uichiro Niwa)只是因为对前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准备买下钓鱼岛激起中国人的愤怒的危险提出警告,便被撤职和取代。接下来双边关系所出现的危机显示,丹羽宇一郎的警告不是没有道理的,但在日本国内没有人敢这么表示。

东京现在虽然不愿意正式承认,但中日双方自1978年便对邓小平的建议有不明言的协议。这多少防止了中国对由日本管理的有争议岛屿正式采取行动。

中日双方明显都不愿意开战

石原去年5月的挑衅行动不但破坏了协议,也激发了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

中国的海监船与海监飞机不时侵入日本认为是其领土的钓鱼岛海域,中日双方甚至突然结集军机,出现了接近军事对峙的情况。只要任何一个不小心的举动,便可能让剑拔弩张的形势演变成亚洲两个最强大国家间的战争,给全球带来不可预测的后果。

然而,双方明显的都不愿意开战,也有采取适度的克制。除了结集战机,双方至今皆按兵不动,把对抗限制在双方海监船之间的相互口头警告。

习近平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在相当友好的气氛下于北京接见日本特使。这次的会面前,中国官员曾建议回到邓小平1978年的建议,把问题留待将来解决。有鉴于中国人民在这个课题上的高涨民族主义情绪,这个建议可能是北京发出的重要信息。建议也似乎得到美国的支持,1月26日《华盛顿邮报》的社论便呼吁“重新搁置争议”。

不过,日本方面会有什么反应很难预料。日本自由派人士虽然也赞同,但日本官员向来坚决反对“搁置”纠纷的说法(在他们看来,根本没有领土争议,也因此没有什么好谈或搁置的),现在这么做会像是在中国的压力下改变态度。他们也倾向于把中国的建议视为让日本承认领土争执问题存在的诡计。

尽管有了双方关系解冻的第一个迹象,双方领导人还是各自受到国内民意的牵制。日本发现,中国政府也必须小心翼翼地处理日益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和难以控制的舆论。

在尝试同北京取得妥协时,日本也得考虑美国对中国立场的转变。近来,华盛顿对东京的态度已没有以往那么亲切。中国不久前签署了联合国针对朝鲜的制裁决议案,显示美国在安全理事会里极需要中国的合作来处理朝鲜、伊朗及叙利亚等问题。

此外,被视为亲日本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将被强调中国的克里(John Kerry)取代。美国学者约瑟夫·奈最近在《纽约时报》撰文指出,美国的舆论领袖日益趋向同中国合作而不是抑制它。具影响力的美国媒体如《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最近也对日本的修正主义和右翼倾向日益表示不满。最后,中美之间的庞大经贸关系,也让双方不可能摊牌。

因此,在寻求对中国的新立场时,日本强硬派必须认识到,盟友美国现在有其他优先考虑,不会因为一些没人居住的小岛而与其最大的国债持有国对抗。一名中国记者曾写道:“你怎么向借你钱打战的银行开战?”很明显的,双方的政治人物都知道,唯一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回到邓小平于1978年所提出的“搁置争议,留待子孙后代解决”方针。(作者是退休法国外交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