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理泰:朝鲜第三次核试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新加坡《联合早报》1月31日文章 原题:朝鲜或将试爆特大型原子弹 摘编如下:1月24日,平壤宣布即将进行第三次核试爆,再次在国际社会激起轩然大波。在朝鲜半岛上空,阴霾郁积不散。

对于安理会的新决议,平壤快捷地作出反应,称朝方将不再就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举行谈判。朝鲜外务省在一份声明中称,将排除国际社会就朝鲜半岛无核化进行谈判的可能性,并且“将采取措施提升并加强我们包括核威慑在内的军事防御能力,”流露出朝鲜将进一步增强核威慑力的动向。外界将这一表态视为朝鲜将进行第三次核试爆的暗示,引起各方密切关注。

与此同时,韩国军方透露,根据对位于朝鲜咸镜北道吉州郡丰溪里的核试验基地进行的密切观察,朝鲜已经完成第三次核试爆相关的技术准备工作。用作地下核试爆的水平巷道已经用填充材料回填完毕,各种动力电缆也被收回至地表。这说明核试爆装置及各种测试仪器均已在巷道终端被安置完毕。

地下核试爆实施前,无论核装置放在地下竪井内还是放在水平巷道内,必须用砂石将竪井或者巷道坚实地填埋,称为“回填”。由于核爆炸威力巨大,用砂石将竪井或者巷道填埋以后,则核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受到地理条件的限制,而且放射性物质也不致于大量溢出地表之外。在地下核试爆的系统工程中,“回填”砂石是最后一个项目,不可或缺。

据此,诚如韩国军方所言,朝鲜第三次核试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只等待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金正恩作出政治决定,发布命令,数日内随时即可开始核试爆。

朝鲜军方共在丰溪里核试验基地开挖了四条水平巷道,用于地下核试爆。前两条水平巷道分别在2006年、2009年用于两次地下核试爆。至今尚有两条水平巷道没有使用。

自去年3月份起,朝鲜军方即开始从外边往新巷道入口处运来砂石,在入口处形成一个颇大的沙石堆,准备用于“回填”工程。后来“回填”工程放缓甚至一度停止,估计是尚在等待平壤高层作出相关的政治决定所致。

笔者认为,今日评估朝鲜是否坚持进行第三次核试爆以及分析其对于东北亚局势之影响,都有“明日黄花”之感。对于朝鲜究竟进行何等“更高水平的核试爆”,以期“增强核威慑力”,进行一番分析,倒是更有现实的意义。一言以蔽之,笔者判断,朝鲜可能计划在第三次核试爆中,引爆一枚特大型原子弹,亦即学术上所称的“增强型原子弹”。

在核弹研制过程中,一般均经历三个阶段,即原子弹、氢弹以及核效应经过特殊“剪裁”的核弹。原子弹爆炸当量一般不超过两万吨高爆炸药;氢弹爆炸当量从数十万吨至数百万吨高爆炸药,理论上可以大于数千万吨,前苏联就试爆过当量为五千万吨的一枚氢弹;核效应经过特殊“剪裁”的核弹则着眼于“效应”而不在乎当量的大小,中子弹就是一例。

至于“增强型原子弹”,仍然属于原子弹,却在核装料中加入了高浓缩度的锂6(高浓缩度的锂6既可以用于核弹的装料,也可以用作核聚变动力堆的核燃料),爆炸当量小于氢弹,却大于原子弹,一般介乎五六万吨至二三十万吨高爆炸药。一枚“增强型原子弹”的爆炸当量等同于一枚小型氢弹,威力不容小觑。

即如韩国大首尔地区,集中了韩国二分之一以上的人口和三分之二的国家财富,倘若遭到朝鲜一枚“增强型原子弹”的袭击,则在核爆炸的瞬间巨大的能量释放出来,一道耀眼的闪光过后,大首尔地区的精华核心地带尽化为齑粉矣。

想当年,中国也是在第三次核试爆时,引爆了一枚“增强型原子弹”。1966年5月9日,中国空投引爆一枚“增强型原子弹”,核装料中加入适量的高浓缩度的锂6,爆炸当量介乎二三十万吨高爆炸药之间。

至于此次朝鲜核爆成功与否,另当别论。朝鲜外务省在一份声明中称,将排除国际社会就朝鲜半岛无核化进行谈判的可能性,并且“将采取措施提升并加强我们包括核威慑在内的军事防御能力,”流露出朝鲜将进一步增强核威慑力的动向。外界将这一表态视为朝鲜将进行第三次核试爆的暗示,引起各方密切关注。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