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健:劝退“烟草院士”不如加快学术改革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常务副院长潘云鹤近日表示,依据章程,工程院不会主动撤销“烟草院士”谢剑平的资格。在本报记者追问下,潘云鹤表示,工程院正在对谢剑平做劝退工作,但对方不接受。(京华时报3月12日消息)

2011年12月谢剑平新晋为工程院院士以来,因课题“属烟草研制领域”而引起的质疑就从未消停。从知名网友刘志峰微博炮轰谢院士是在“助力烟草、研究高效杀人”,到“打假斗士”方舟子质疑“烟草院士”研究卷烟“减害降焦”是个伪命题。如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杨功焕所言,“低焦油不等于低危害”,研究“降焦减害”其实在为烟草商服务、是变相推销香烟。

追本溯源,盖因在烟草行业暴利驱使下,一些人尝到了甜头,便受雇于既得利益。由此衍生出各种权力腐败、学术腐败就不足为奇。当今中国,全面改革的阵阵春雷正吞风化雨,除弊革新的雨水将浸润每一个角落。关于科学院士是谁的院士、学术研究究竟服务谁的问题,除了章程评判标准外,百姓心中也有一杆明秤。

早在2003年,中国政府与WHO签署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明确显示,烟草制品使用“低焦油”等词语属于虚假、误导、欺骗。而在健康权利越来越受到重视的大背景下,“禁烟”更是大势所趋,任何“利益领地”都必须让道。近年来,国家下达了“禁烟令”,在治疗烟民的尼古丁依赖症同时,也在为患有“烟税依赖症”的各级政府做心理辅导。要知道,“美丽中国梦”的架构中,并没有“烟草强国元素”。因此,烟草产业早已不是如何发展的经济问题,而是在尊重传统的前提下如何减少危害、维护公民健康的民生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问道学术改革从而击穿“降焦减害”的学术谎言和打破政府的“烟草税收依赖症”,同样不可或缺。

科研的目的,旨在以科技成果促进人类健康发展,其核心是造福于民。院士就职于科研所,却服务于烟草商,本来就不合伦理。理由再冠冕堂皇,获得再多奖项,也不可能跻身“人民科学家”行列。退一步讲,工程院不能依据章程撤销“烟草院士”的资格,也道出了“求你说声对不起”的些许无奈。那就不妨借助改革之手破解难题。世上没有一劳永逸的章程。

中国工程院完全可以在尊重科学、遵循民主的框架内,对“能进不能出、能上不能下”的旧制加以创新和修改。弘扬尊重规律、尊重科学、尊重伦理、尊重原创的学术精神,坚决将沽名钓誉、学术腐败、功利主义和违背科学伦理的“伪科研”拒之门外。还可以借法治、媒体和民意的力量向既得利益集团发出战斗檄文,揭开“学术功利化”、“院士功利化”的“皇帝的新装”。也只有从自身制度着手,借助改革的力量从根本上遏制学术功利思维,才不会否冒出类似于“塑化剂无过、三聚氰胺无害、尾气雾霾无毒”的另类“科研命题”和专为私利而非科学、人本代言的“砖家叫兽”。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