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衍行:金融创新必须加减法一起做

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自2012年3月28日获得国家批复并实施至今已经一年,从根本上说,温州金改主要是围绕安全稳定设计的,包容与妥协为其主要特点。所谓在金融创新上做加法,就是放松金融管制,达到放权让利的最终目的。其要点在于“减少管制、支持创新、鼓励民营、服务基层、支持实体经济、配套协调、安全稳定”。

温州是我国典型的银行信贷拉动型经济模式,2011年全市GDP3351亿元,年末贷款余额达6194亿元,后者是前者的1.85倍,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2倍左右),毫无疑问,这是温州在金融创新上做加法的必然结果。温州金改当前面临的不良贷款规模和比例不断走高的突出问题,以及借贷风波的影响并未根本解决。

温州金改整体来说是柔性改革,既不大胆高调、更非大刀阔斧。这种改革无疑能减少震荡、减少波动,但却难以产生根本性的变革作用,改革的路程会被拉长,导致金融风险滞后显现。如果未来经济处于上行区,金融风险有可能被化解或者转移;如果未来经济处于非上行区间,金融风险就可能大规模显现。

我国经济现存的突出矛盾和问题是: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依然突出;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和产能相对过剩的矛盾有所加剧;金融领域存在潜在风险:产业结构不合理,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的矛盾日趋尖锐等。

毋庸讳言,对于这些矛盾和问题,仅依靠简单做加法的金融创新方式难以从根本上奏效,而我国应对危困企业所实施的一边倒式的救助既无必要更没有可能。今后,中国应对危困企业会越来越多地采用做减法的方式来解决,最近对无锡尚德的破产处理就是一个典型的做减法例证。对无锡尚德破产的处理标志着中国金融创新从此步入了一个新阶段。众所周知,金融创新的前提与基础是信用,借债还钱是维护信用尊严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是天经地义、不可动摇的。与做加法相比,做减法更需要非凡的勇气与智慧。

新阶段金融创新的游戏规则已经开始改变,需要更有效率的投资才能驱动经济增长,这意味着金融系统的地位会更加提高,资本的配置功能也会越来越重要。如果大量的宝贵信贷资源仍以低廉价格提供给不具备经济合理性且还款能力欠佳的项目,如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等项目,那么将无法保证宏观经济的健康成长,甚至债务与银行危机可能会不期而至、接踵到来。

展望未来,中国金融创新的三难点在于:一是约束地方政府,尤其是对金融资源的垄断与滥用;二是金融监管的有效性,对金融领域乱象的有效治理,避免酿成区域性与系统性金融风险;三是如何在加强监管基础上促进金融自由化,其中包括对民资的开放、利率市场化、汇率机制改革等。

要突破金融领域的发展瓶颈、解决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根本的解决出路仍是金融创新。当前金融领域的改革已进入攻坚期、深水区,更多地触及到深层次矛盾和重大利益调整,面临着严峻考验。只有正确处理好改革发展稳定三者的关系,把顶层设计和探索实践更好地结合起来,找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键环节和重点领域,才能实现改革的新突破、取得新成效。通过深化改革,不断创新和完善体制机制,在更大程度、更广范围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营造更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作者是中国光大银行济南分行副行长、高级经济师、博士生导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