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经济竞争仍是美国对华遏制重心

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既表现为经济竞争、制度竞争、文化竞争,也包含政府管理能力竞争、开放竞争、软实力竞争以及发展道路竞争。这其中,维持经济竞争优势已经成为美国所有战略的基础战略。

这首先是因为,美国引以为傲的民主体系是依靠强大的经济基础来维持的。在国内持续扩大的收入不平等下,美国仍然能够维护国内社会的基本稳定和“选举”民主体系的运行,就是仰仗这些从全球所攫取的经济利益对美国国内的输送,依靠这些从全球所攫取的经济利益来“兑现”对选民各种社会保障福利给予的“承诺”。说到底,美国国内日益尖锐的各种矛盾是各个利益集团对经济利益无节制的诉求,这些矛盾也只有在美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中来加以解决和平衡。

第二,美国殚精竭虑所维持的全球“霸权”体系本质上也是为了攫取全球经济利益。在不少美国人的意识里,特别是不少社会精英的意识里,全球现有资源和经济增长维持不了全球20亿人过上欧美发达国家老百姓现在的生活。因此这些人认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必将全面挑战美国为首的发达“民主”体系国家的经济利益。

美国国内不少社会精英和高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发展有这样的判断,始于上个世纪以产品内分工为主的第三次全球化浪潮中,中国是最大的受益者,而美国并没有从中获得多大的收益。但事实上,那些掌握全球品牌和营销渠道、具有领先的创新能力的跨国企业和国际大买家,才是这次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中国只不过恰好切入到这个全球生产贸易体系中成长为“八亿件衬衫换一架飞机”的“世界工厂”。“世界工厂”虽然给中国老百姓提供了劳动岗位,但并没有给中国经济发展提供可持续动力。

所幸的是,中国具有类似美国、欧盟的内生发展动力,可以在不完全依附外部市场的条件下,依靠自身本土市场需求规模的成长,获得经济增长的动力。中国不必像日韩那样,由于没有足够的国内需求空间支撑经济发展,不得不在经济及政治战略上很大程度依附美国。即便美国认为可以寻找其他市场来替代,中国也可以利用自身的需求市场所具有的吸引力来“反遏制”。▲(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副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