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洲:我在日本炸了窝的一句话

本文作者宋文洲

日本电视的报道性节目里,能维持20%左右视听率的节目只有一个,那就是日本电视台的“真相报道 贴身记者”。我是这个节目评论员,几天前我在这里说的一句话,在日本炸了窝,占据了雅虎头版,成为谷歌检索第一位。其影响扩散到了中国大陆、台湾、香港以及甚至法国媒体。我到底说了句什么了不起的话呢?

一个比方,变成重型炸弹

那一天的第一个题目是俄罗斯陨石,在播放了一些稀少的陨落视频之后,主持人向我征求意见。我说:“地球很脆弱,有大地震,还有不可预测的陨石。人类不应该为琐事而纠纷。今天我想过,如果陨石落在尖隔诸岛(钓鱼岛)上就好了,岛屿没了,纠纷也就没了。”

“这可是个大胆的发言!”男主持人表示惊讶。对此我做了个鬼脸,表示是幽默。后来,大概过了20分钟后,女主持人突然对着镜头说:“刚才这里有部分发言不妥,失礼了。”

表示和平祈望,我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女主持人也没说谁不妥,为什么不妥,我还以为与自己无关呢。后来,到了广告时间,我们有了私下交流的时间,才知道是我的话惹了麻烦,很多观众打来电话抗议,电视台不得不作出表态。

节目结束后,通过和工作人员沟通,我才知道了为什么受到抗议。原来很多人对我的“希望陨石落入钓鱼岛”那句话愤怒,因为那里是日本领土,他们尤其不能容忍一个中国人这样说话。

我这才恍然大悟。我的天啊,我只是打了个比方,目的是说希望没有纷争,希望两国友好,而不是要铲掉钓鱼岛。再说,陨石是听我摆布的玩意儿吗?我至于傻到相信自己能够调动陨石吗?

退一万步,即使那个比方不合观众的口味,可我的话的结论是希望两国友好,立场中立,没有偏向中国。如果中国人也那么死板地不看结论,把途中的比方当真的话,我同样会遭到同袍的辱骂,说我为什么愿意把陨石扔在中国的领土上了。

其实这还只是个开始。不一会儿,《产经新闻》就为此发了速报,登上了雅虎头版的主要话题。第二天我的名字成了日本网上被检索最多的关键词。网上传播着对过激网民们的愤怒:“扔到你宋文洲本国去才好啊”,“扔到北京市中心或者首尔市中心的话,那就世界太平了”,“要那家伙自己来谢罪”。更有人呼吁日本媒体不要再聘请宋文洲做评论员,将其驱逐出媒体圈。

日本的过度反应,反而惊动了国际版媒体,台湾、香港、中国大陆以及法国等国的媒体都开始报道此事。他们的报道不是因为我说了什么了不起的话,而是对日本民众及媒体的过度反应感兴趣。

用心不良媒体拐骗右倾日本民众

我心里没鬼,没想过真的把钓鱼岛破坏,我只是打了个比方,是希望让中日间的纷争原因消失,为此打了一个和陨石有关的比方,也许这个比方会给一些没有幽默的人带来不快,那么也不至于被炒作成占据日本网络一天的话题啊。

其实奥妙就在《产经新闻》的一句话,是《产经新闻》马上将日本电视台安抚观众的那句话,写成“谢罪”,并直接把我的名字和谢罪联系起来的。原文;“「スタジオで一部不適切な発言がありました。失礼いたしました」と謝罪した。”

女主持人没说谢罪,也没提我的名字,只说:“播映中有部分发言不妥,失礼了”。学过日语的人都知道,日本人在进屋前打招呼时说“失礼了”,在要从你面前通过一下时也说“失礼了”,下班回家时,也说“失礼了”。“失礼了”最接近于中国的不好意思,可以说没有任何谢罪之意。

是《产经新闻》偏要说日本电视台为我的发言谢罪了。又将“陨石破坏尖隔诸岛,日本电视谢罪”作为醒目标题,在网上广发传播,最后竟然占据了日本网路最显眼的位置。

很多日本网民受到《产经新闻》的诱导,盲目地将锋芒对准了我,在网上责问我为什么不自己谢罪,而是让日本电视台代我谢罪。本来不是谢罪问题,却被搞成谢罪问题。本来是希望中日和好的发言,却被搞成反日言论。只从这一点,我们就能看出日本一部分民众的单纯和右倾,更能知道日本舆论是多么脆弱,多么容易为一件小事被用心不良的媒体所拐骗。

为了搞清事实,我19日为此专门拜访了日本电视台,和有关负责人正式澄清了所谓谢罪问题。下面是和日本电视台达成的共识:日本电视台在没有宋文洲的同意前提下,做出的“不妥”解释,不是针对宋文洲发言的批判,而是对一部分表示抗议的客户的安抚。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客户对应方法,这一点没有问题。日本电视台认为宋文洲的发言没有法律和人权上的不妥。

日本社会尽管从法律上是言论自由,但日本民众的言论却小心翼翼。很多人不敢持有自己的意见,都在等待主要政府和主要媒体的声音,即所谓主流声音。此次我的发言之所以炸了窝,实际上是近来日本舆论界压制有关钓鱼岛自由言论的结果。

大家不敢谈论钓鱼岛,政府和媒体声音一模一样,和战前相近。只是我不受这个限制,用了一个独特的方式表现了一下对和解的希望,就被认为是“大胆”。然后媒体故意报道炒作,并加上“谢罪”二字,那么这个窝就被炸了。

日本老百姓和中国老百姓一样,大家本来都希望和平。几十年前,日本之所以走上穷兵黩武的不归之路,完全是因为老百姓缺乏独立思考,被政府和媒体牵着鼻子走。

战后日本在美军的占领下实现了民主制度,但一般人的思维方式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从表面看日本确实言论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制度,更不是法律,自由在人们的心里。

最近一段时间日本民众的右倾化,和日本媒体的诱导和压制不可分开。对我善良发言的恶性炒作,只是一个小小的验证而已。(作者宋文洲是经济评论家、日本软脑集团创始人,经常作为日本电视台嘉宾点评日本社会时事、企业经营)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