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美国退出TPP,中国准备好了吗?

特朗普兑现了他的竞选承诺。23日,他签署行政命令,宣布美国正式退出TPP(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之前,特朗普宣称TPP是“大灾难”,现在称退出TPP是件“大好事”。

美国退出TPP,这一涵盖12国的亚太区域自贸机制已经名存实亡。TPP没有了,特朗普对已经生效23年的NAFTA(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也不满意。1月22日,特朗普强调他很快就会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和墨西哥总统涅托见面,重新谈判NAFTA以及移民和边界问题。

多边自贸协议统统不要,要玩就谈双边贸易机制。在特朗普看来,多边贸易机制对美国都没有好处,只是拖累。但是,美国可以通过双边贸易机制的谈判,获取更大利益。

特朗普的反全球化已经不是态度和立场,而是现实的政策选项。后TPP时代的亚太贸易形势面临着生变生乱的新格局,谁能挑起区域自由贸易的引领作用,中国无疑成为全球各国聚焦的对象。

其实早在去年秘鲁利马的APEC(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上,包括秘鲁、澳大利亚等国都希望在后TPP时代承担起区域自由贸易的领导者责任。

习近平主席在刚刚结束的瑞士达沃斯论坛上关于全球化的著名演讲,更让全球看到了希望和愿景。在美国和欧洲出现反全球化逆流之时,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强国和第一大全球贸易国,中国擎起全球自由贸易的旗帜责无旁贷。

在亚太,区域各国认为中国担当区域自贸主导者,主要是因为中国是FTAAP(亚太自贸区)和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的推进者。当然,区域各国和分析家更倾向于将中国视为RCEP的主导者,对此中国已经纠正——RCEP实际上是以东盟为核心而推进的。至于FTAAP,中国是基于反制TPP画地为牢的地缘政治工具而推出来的。

美国退出TPP,对中国而言也是双刃剑。好的方面是,奥巴马时代拉起区域自贸围城孤立中国的地缘经济战略瓦解。而且,最受伤的是日本,安倍政府倾尽“洪荒之力”加入TPP,通过借力美国来提升亚太地区的发言权,甚至在特朗普当选之后日本急忙通过TPP以对美国施压。美国放弃TPP,安倍时代借美国之力制衡中国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战略已经失败。

当然,对TPP抱有热望的新加坡等国,特朗普放弃TPP对他们也是沉重打击。这意味着,一直信赖和依傍美国来平衡中国影响力的区域国家,失去TPP就等于没有了战略性依赖。对于新加坡等亚太国家,要经历一场地缘政治到地缘经济的痛苦转型。当然,特朗普抛弃TPP——即使中国不将区域经济的领导责任承担起来,美国也将在区域丧失公信力。

不好的方面是,RCEP虽然涵盖16国,但是相比TPP,谈判的难度依然很大。况且,这一自贸机制的主导者并非中国而是东盟国家,中国只是积极的推动者。在区域存在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纠葛之时,RCEP也注定是前路漫漫而坎坷。至于FTAAP,涵盖了整个亚太区域,美国不参加,亚太自贸区就是不完整的。所以,FTAAP更是远景。

值得一提的是,不管美国怎么样,依然是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撒手不干了,不玩多边自贸游戏了,世界很不适应,中国也不适应,属于美国小圈子的国家更不适应。要让区域国家接受中国作为全球经贸领导者,相关国家也不会心甘情愿。日本就是,东南亚国家也会很勉强。

好消息是,一是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中美两国也是最重要的贸易伙伴。特朗普抛弃TPP,客观上了为中国减了压,提升了中国的区域乃至全球经贸领导力。而且,作为商人的特朗普既然要放弃多边贸易机制并开启双边贸易谈判,中国自然也是特朗普重点的贸易谈判对象。他在3T(台湾、西藏和贸易)上对中国的先发制人,以及要对中国商品征收45%关税的说法,都在测试中国的底线。中国则通过马云对特朗普进行了商业测试,只要有利可图——中美双方可以找到互利双赢的利益契合点。

二是中国治理或中国模式已经启幕。特朗普的反全球化以及欧洲的右翼主义盛行,预示着西方主导的全球经贸秩序的破局。新时代的大门已经打开了——哪怕只是开了一个小口,甚至中国还不适应,但只有中国能够扛起全球化的大旗。这也是后TPP时代中国必须要承担的责任。

(作者是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