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宁:TPP死了,特朗普下一刀会砍向哪里?

当地时间23日上午,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签署首道总统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TPP。TPP的全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其主旨是试图建立类似于欧盟的以零关税为特征的跨太平洋单一市场。本世纪初,新加坡、秘鲁等环太国家率先提出动议,2008年奥巴马任总统后,美国高调推进“重返亚太”战略,开始强势参与TPP谈判,2010年掌握谈判主导权,并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排斥在TPP之外。(相关报道见A10版)

受制于美国国力下降,号召力和威慑力也跟着下降,经过多轮讨价还价,美国做出颇多让步后,2015年美国、日本、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等12国最终草签TPP协定。TPP协定说白了就是由美国主导、把中国排斥在外的环太自贸协定,一旦该协定获各签约国批准,12年之内,签约国家之间90%的货物和服务贸易将分批实施零关税,比较彻底地实现贸易与服务自由化。

竞选期间就扬言要废止TPP的特朗普,一上来还真就退出了TPP。美国如此行事,受伤最大的除了美国的国际形象,自然是日本和新加坡。新加坡“船小好掉头”,碰了几个钉子后,频频作出修复新中关系的表示,日本要想“掉头”就没那么容易了……

美国主导TPP有如下算盘:向签约国无障碍地输出金融、品牌、新商业业态等服务贸易,这是美国现阶段的明显优势;输出美式价值观,左右签约国政治走向,牵制这些国家的对华政策。美国被迫作出的让步是,向签约国尤其是向越南、马来西亚、墨西哥等欠发达签约国,无障碍开放初中级产品市场。特朗普认为,美国应当管好自己的事,把有限的资源用于重振美国经济,使“美国重新伟大”。他担心TPP带来的零关税,将进一步冲击美国的传统产业和传统服务业,使更多产业工人和服务业从业者失去饭碗,加剧美国贫富差距和族群分裂。

单从美国的角度看,特朗普退出TPP也许是对的,至少从短期看是务实之举。问题在于,美国是全球化的倡导者和引领者,美国经济影响无处不在,而全球化的最大特点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就决定了贸易保守主义已经行不通。美国一退出,等于判了TPP死刑。拿美国和西方的全球利益作考量,特朗普此举遭到了美国和整个西方建制派的强烈反对。美国参议员麦卡恩的态度很有代表性,他在美国国会直言:美国抛弃TPP,无异于把全球化领导权拱手让于中国。麦卡恩此言或许高看了中国,但大国之间重塑世界经济游戏规则和市场秩序之博弈,将由此翻开新的一页。

TPP被判了死刑,对中国主张的亚太自由贸易区谈判肯定是有利的。中国人真正关心的问题是,特朗普的下一个打击目标会否针对中国?在竞选和候任期间,特朗普一直要求中国向美作出“贸易让步”,他就此说了很多狠话,现在,他会不会把狠话变成具体的行动?

如果特朗普对中国产品征收高关税,中国肯定要采取相应的反制措施。但对此最着急上火的,一定是代表美国对华出口企业和投资方利益的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鉴于美国对华出口及投资企业皆为世界500强公司,该委员会在美国左右白宫决策的能力非同一般。就在数日前,该委员会向特朗普提交了一份美中贸易重要性警示报告,显示2015年美中贸易和投资为美国创造就业岗位260万个,为美国经济直接贡献216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当年国内GDP的1.2%),中国输美产品平均为每个美国家庭少支出生活开销860美元,一旦对中国开打贸易战,首先受损的是美国家庭,尤其是占大多数的中低收入家庭。

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一旦受阻,中方还可以向其他国家出口的方式多头消化,而美国出口中国的产品一旦受阻,要通过其他国家消化可没那么容易。特朗普接来下如果拿中国开刀,美中贸易战如果真开打,即便中国输了一分,美国也一定会输两分。这个局面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