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潮:特朗普面临三小挑战和三大挑战

特朗普作为当选美国总统实出于欧盟大国预料。德国总理默克尔作为欧盟政治和经济领袖,早已拟好了给希拉里的贺电,谁知天意不遂人意,特朗普却成了美国总统。法国总统奥朗德宣称“欧美关系的不确定期业已开始”。特朗普在就职前接受英国《泰晤士报》和德国《图片报》联合采访,就欧洲问题发表看法,一石激起千层浪,顿使欧洲陷入恐慌,认为欧美传统盟友关系面临空前挑战,西方战略根基可能全面动摇。欧盟除不看好欧美关系之外,也对特朗普政府的前景产生疑虑。

欧盟舆论认为,特朗普眼下面临三小挑战,一是朝鲜可能试射洲际导弹,美国实际上没有切实可行的应对之法;二是美面临新一轮恐怖威胁,在当前特朗普与情报、媒体、司法以及共和与民主两党传统力量关系全面趋僵的情况下,难度增加。三是委内瑞拉崩溃可能引发拉美大动荡,后院起火,美国恐难独善其身,况且是在当前自顾不暇的情况下。

如果说三小挑战已使特朗普穷于应付,那么同时面临的三大挑战就更使新科总统手忙脚乱了。

一是特朗普改善与俄罗斯关系将导致俄与北约对峙加剧甚至发生武装冲突。特朗普多次明确表示不喜欢北约却欣赏普京。特朗普改善与俄关系的主张在国内受到极大抵制,不只与美情报机构爆发严重冲突,也遭到两大政党中坚力量的集体抵制。奥巴马执政后期与俄关系全面恶化,利用乌克兰问题压欧盟对俄实施全面制裁,在中东欧地区进行冷战后最大规模的军事部署。美俄关系甚至较冷战时期更为严峻。一般认为,特朗普提供改善与俄关系机会之窗不会开得太久,以继承彼得大帝衣钵并发誓要改变世界格局的普京自然会在机会之窗关闭之前善加利用。美欧舆论界和有关方面对北约与俄罗斯前景深感担忧。

二是与中国爆发贸易战将会引发反效果且祸及自身。特朗普在竞选和当选后都宣称要对中国发动贸易战,要限制中国产品进入美国或征收高额关税。特朗普政府还放出话来,将会动用所有杠杆,包括经济与地缘战略武器甚至台湾问题压中国屈服。特朗普好像对美国的所有盟国都持不友好态度,美国在盟国的可信度骤降,普遍认为其贸易政策既不谨慎更不具建设性。在中国已成为亚洲各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之时,亚洲各国也对美国发动对华贸易战持反对立场。“中美贸易战不仅对中美是场灾难,对亚洲和世界也是一场灾难。将演化为由特朗普一手挑起的一场危机。”欧洲认为,美国发动对华贸易战反而可能为中国提供战略机遇,中国与亚洲各国的经贸关系将会取得更大发展,进而推动政治联系,美国更难在南海等问题上施加影响。

三是特朗普对欧盟的态度可能导致北大西洋联盟破裂。美国的亚洲盟友特别是日韩都在百般讨好特朗普,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其他欧洲国家领导人则保持沉默。跨大西洋联盟已出现裂痕。特朗普批评北约是陈旧过时的机构并可能放弃,引起欧盟极大不安。美国领导的北约是欧美战略同盟关系的基石,欧洲实难想象美会如此背信弃义,更担心遭美抛弃夹在俄美之间受气。西欧国家追随美国几十年,中东欧国家冷战后拚命西靠,难道要落个被美国抛弃的下场。特朗普决定放弃气候变化条约,受打击最大的是欧盟,因为欧盟为推动气变条约倾尽了全力。特朗普改变美对俄政策,放弃人权标准,赞成英国脱欧并预言还会有其他国家退出欧盟,高调接见英国脱欧领袖法拉奇,公开支持欧洲各国的极右和民粹主义政党,都使欧盟极感不适。法德荷意西等国都将在今年举行大选,传统政党必会在竞选中把特朗普的政策作为箭靶以便争取传统选民的支持。届时可能会有数十万欧洲人游行抗议反对特朗普。特朗普能对席卷欧洲的反美现象视而不见吗?还能继续与欧盟在相互利益攸关的问题上合作吗?行事不顾后果的特朗普说不定会在一怒之下做何反应?实在说不准。

欧洲舆论指出,特朗普所作所为是要摧毁由美主导建立的自由国际秩序,代之以19世纪的民族主义和重商主义模式,后果难料。欧洲对欧美关系前景深感忧虑。(作者为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前驻法国使馆公债衔参赞、前驻中非大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