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特朗普会抛弃巴勒斯坦么?

当内以色列总理塔尼亚胡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会面结束之后,特朗普在巴以问题未来方案的表态,令世界震惊。在传统上,无论美国领导人再亲以色列,都会在巴以问题中保持一个,或者假装保持一个中立的态度。而这种中立的态度,很大程度上,表现在美国领导人会公开支持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和独立的以色列国家的立场上。但是随着特朗普在公开场合“无所谓”的表态,使得世界不禁震惊:特朗普似乎是要改变巴以格局,全面倒向以色列!

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的会面,显示出其对于以色列许多亲近的迹象。比如这次会面特朗普与自己的太太一起出现在会谈中,这是特朗普就任总统之后第一次携夫人出席外宾迎接会议,显示出对于以色列领导人内塔尼亚胡的重视(当然了,内塔尼亚胡的夫人萨拉参加了会谈)。此外,内塔尼亚胡的此次与特朗普的会谈几乎直接面对媒体,显示出两人及其身后团队之前相互“知根知底”。因此在镜头前,内塔尼亚胡和特朗普欢声笑语不断,让人对特朗普任内,以色列和美国关系的未来充满了乐观预期。

特朗普在会谈中最惹人争议的,还是针对“一国方案”和“两国方案”的模糊表达。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说,只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愿意,他对于“一国方案”还是“两国方案”实现巴以和平都能够接受,“我在看两国方案和一国方案,我喜欢巴以双方喜欢的,我将乐见双方都喜欢的方案,对我来说,任何一个方案都可以。我考虑了一下,两国方案看起来可能是二者之间更容易的那个,但坦率地说,如果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高兴,我将乐见他们喜欢的选择。”

相较于过去历任美国总统在巴以问题上尤其是“两国方案”上的支持态度,特朗普的这一模棱两可的态度,被普遍视为是偏袒以色列的表现。尤其是如果考虑到特朗普核心团队中亲以色列的成员分量,比如特朗普的犹太女婿,比如特朗普任命的新任驻以色列大使,还有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以及在上任总统之前许诺的比如要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迁移到耶路撒冷,比如在去年年底联合国安理会通过谴责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修建犹太定居点时候,特朗普对于以色列的力挺,等等。这些都让人们感觉到,特朗普可能会在巴以问题上,对于巴勒斯坦人不利。

但是对于特朗普的话语,其实不必太过较真,对于特朗普时期巴以问题的前景,也不必太多悲观。特朗普的话语,看起来是偏离了美国在巴以问题上的传统态度,但是也可以视作是特朗普的一种模棱两可的态度。其实巴以问题的解决,就像特朗普所说的那样,需要巴以双方的“认同”。而如果我们考虑到特朗普的安全团队,尤其是不久前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刚刚辞职,特朗普在巴以问题上可能并不十分清楚话语的界限;而且如果我们考虑到特朗普本人之前在其他重大外交议题上的表态,比如与澳大利亚、墨西哥、加拿大和日本领导人之间的关系,那么可以理解,特朗普这样一个“敢说敢干”的总统,在巴以问题上表态,其实算是中规中矩。

但是特朗普的“个性”话语,放在总统这个位置上,就捅出了大娄子。特朗普发表言论后,以色列右翼当然欢欣鼓舞,认为特朗普的表态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但是美国犹太人,却有不少反对特朗普的话语。比如美国犹太裔民主党女议员妮塔·洛伊就认为,特朗普在巴以问题上的表态“短视”而“令人羞愧”。与此言论相类似的,还有不少其他的犹太裔议员,如艾力阿特·恩格尔、特德·多伊奇等等。这些犹太议员,代表了很多美国犹太人的观点,他们倾向于认为,特朗普的言论,会使得以色列右翼和极右翼更加得势,从而造成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关系紧张,最终不利于以色列的安全。

作为一个政治新手,特朗普在敏感的巴以问题上的模糊表态,很可能并不代表着其政治团队将会在未来全面倒向以色列,但是特朗普身为总统,模糊言行,确实造成了巨大的风波。不过特朗普及其团队在巴以问题上仍然受到来自国会和美国国内犹太社团的制约。而复杂的巴以问题,特朗普恐怕才是刚刚开始“亲身感受”。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博士生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