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立昌:“特朗普版”韩美同盟遇挑战

据韩联社2月9日报道,美国新任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在国会听证会书面答辩书中就韩美防卫费分摊问题指出,韩方分担额已足够充分。分析认为,这与特朗普在大选期间表示若韩美就驻韩美军防卫费用的谈判破裂,美国可能会撤走驻韩美军形成对照。另据韩国《东亚日报》同日报道,由于文在寅在下届大选民调中排名遥遥领先,从而成为美国国会关注的对象,这被认为是十分罕见的。如果以文在寅为首的进步势力上台执政,特朗普政府企图改造同盟关系的政策构想将会遇到挑战。

民调大幅领先,文在寅当选几无悬念

潘基文弃选以后,韩国保守执政党避免了一场被边缘化的危机,在执政党有意推举代理总统黄教安参加大选以后,其民众支持率不断走高,迅速填补了保守势力出现的力量空白,尽管黄教安本人尚没有明确表态参加下届大选,但不论谁代表保守势力,韩国大选格局中进步-保守对垒的格局基本难以打破。在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发布的下届大选民调结果显示,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的支持率为33.2%,连续6周稳居第一。代理总统黄教安支持率为15.9%,较上一周上升3.5个百分点,在Realmeter民调中首次位列第二。政党支持率方面,共同民主党的支持率为45.4%,创Realmeter开始进行该项调查以来的最高纪录,而保守政党(包括自由韩国党和正党)的支持率尚不到20%,这种民意一边倒的局面表明,在即将进行的大选对抗中,除非出现重大的失误和意外,以文在寅为首的进步势力上台执政基本上没有太大的悬念。

高举进步大旗,韩美同盟的未来挑战

在安保统一和外交政策议题上,文在寅将高举进步旗帜,延续前金大中政府和卢武铉政府的对朝安保统一政策和外交政策。在2012年的大选中,文在寅在朝核问题,韩朝关系和外交政策议题上的纲领明显和保守政党不同。关于朝核问题,文在寅主张在六方会谈框架内根据“9.19”共同声明来解决,反对一味制裁;在韩朝关系上,强调推动朝鲜半岛和平进程,主张把停战协定转换为和平协定,愿意和朝鲜进行首脑会谈,以及加强在经济领域的合作;在外交政策领域,主张开展均衡外交,构筑东北亚多边安全机制。考虑到韩美同盟和韩朝关系两者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韩国要想改善韩朝关系,必须摆脱同盟困境,以民族共助来平衡韩美共助,这与特朗普政府咄咄逼人的对朝打压将形成鲜明对照。相比于朴槿惠政府,文在寅上台将更加重视对华外交。

寻求务实合作,双方仍有很大的空间

虽然韩美双方在双边安全和地区安全上存在不同的认知和利益诉求,然而,韩美同盟也不会出现很大的动荡,而是在务实合作中寻求新的出路。在可预见的未来,双方之间的共同利益依然大于彼此的分歧。

首先,朝核问题的深化和韩朝关系的尖锐对立让韩国无法短期内彻底抛弃同盟关系。在朝鲜明示核武装作为国家安全战略以后,朝鲜弃核实际上已经遥不可及,除非朝鲜局势大变。如果进步阵营拿不出有效的和平方案,维持和美国的军事同盟依然是不可缺少的重要手段。进步政府时期虽然主张对朝采取“包容政策”,但是,这并不是无原则的包容,而是确保韩国安全的前提下。金大中政府时期还为此制定了应对朝鲜局势变化的“5029”计划,文在寅也会继承和坚持历届政府遏制防范朝鲜挑衅的各种方案,维持和美国的安全合作。

其次,从美国方面看,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政策依然把中国作为防范的重点,美国需要其在东北亚的同盟体系。特朗普竞选期间,对同盟的视角主要是从经济利益和降成本出发,而大选以后,更多地是从地缘政治视角出发,进一步强化地区同盟伙伴关系。如果特朗普政府对韩国漫天要价,超出了韩国的承受能力,将会导致韩国同意驻韩美军分阶段撤离和重新约定收回作战指挥权。因此,美国方面开始提出要和地区盟国“进行建设性对话”,“应对渐增的区域及全球性挑战”。如果失去韩国这一战略支点,特朗普政府不仅无法有效打压朝鲜,也无法有效制衡中国。

如果文在寅上台,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同盟逻辑肯定行不通,确保同盟关系的稳定和实现美国的地区战略利益远远比单纯地提高防务分担费用重要得多。面对文在寅支持率持续高涨的局面,特朗普政府需要重新评估韩美同盟的未来和可能遇到的麻烦。

梁立昌 山东大学中韩关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