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湘民:印度拉达赖演双簧,损人不利己

2017年4月上旬,印度政府安排十四世达赖到我国西藏自治区山南市错那县达旺、德让宗等地区(现被印度占领)活动。由于天气原因,行程不得不加以改变。这是印度政府和十四世达赖合演的一出双簧。对印度而言,此举是抓紧利用达赖的剩余价值,旨在向国际社会宣示达旺等所侵占中国的地区是印度领土,表示达赖支持印度这一立场;对十四达赖而言,在推行“中间道路”屡屡碰壁,本人日渐老去之时,借厕身中印边界争端抬高身价,以吸引更多眼球、争取更多国际支持,进而向中国中央政府施压。

近代以来,中国和印度都是西方殖民主义列强侵略行径的受害者。1840年,英国通过鸦片战争打开中国大门,从此中国国家主权不断受到外国侵略者损害。和中国相比,印度命运更加悲惨。在英国东印度公司和之后的英国政府蚕食鲸吞下,到19世纪,包括今天印度领土在内的整个南亚次大陆都成为英国殖民地。英国殖民主义者完全把持了印度的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管理大权,成为印度的主人。祖祖辈辈居住在次大陆的各族人民彻底沦为英国统治下的二等公民。经过印度等地一代又一代人民的英勇抗争,1947年,日益衰落的英国不得不撤出南亚次大陆,印度终于获得独立,赢得国家主权。

英帝国主义在撤出次大陆之前,不仅留下至今依然对南亚和平产生严重负面影响的印巴问题,还在中印边界埋下破坏两国关系的“地雷”,臭名昭著的“麦克马洪线”就是其中之一。1914年,英国政客麦克马洪无视历史上存在已久的中印传统习惯线,在中印边界东段沿喜马拉雅山画了一条线,把约9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划入英国的殖民地印度境内,企图借1913-1914年西姆拉会议确认为既成事实。在全国人民强烈反对下,中华民国政府代表奉命拒绝签署《西姆拉条约》,并声明“凡英国和西藏本日或他日所签订的条约或类似的文件,中国政府一概不能承认”。会议以破产告终。中国政府从来就不承认英国殖民者所强加的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中印边界问题始作俑者是英国殖民主义者,与当时身处被压迫地位的印度人民无关,西姆拉会议结束30多年后获得独立的印度对此没有丝毫责任。

但在独立以后的历届印度政府中,一直有人一心想全盘继承殖民时代英国的罪恶遗产。他们把当年英国殖民主义者对次大陆人民犯下的罪行忘得干干净净,企图把当年印度人民承受过的苦难强加给邻国人民。他们置有利于亚洲地区和平稳定、造福中印两国人民的两国友好大局于不顾,不断借边界问题刺痛中国,挑战中国的国家利益底线。1954年,印度在侵占的“麦克马洪线”以南的中国领土上成立所谓“东北边境特区”,1972年将它改为“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1987年又将其升格为非法的“阿鲁纳恰尔邦”,近年来还不断向这些地方移民,企图永久占领。更有甚者,他们把1959年因叛乱从中国境内逃亡到印度的十四世达赖作为政治工具,借达赖之口否定这里是中国领土的事实,试图进一步巩固对中国领土的非法占领。

达旺地区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出生地,达旺寺17世纪由藏传佛教格鲁派所建,是拉萨三大寺之一哲蚌寺的子寺。这一地区和达旺寺一直由西藏管理,是我国西藏的一部分。十四世达赖过去对这一点从不否认。但2008年6月,时时处处以“比丘”自称的十四世达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竟公然违反“不妄语”的佛教戒律,一改以往所认为达旺是西藏一部分的立场。他说,根据西藏和英国代表签署的协议,“阿鲁纳恰尔邦”是印度的一部分。他把达旺说成是印度领土,完全是对西藏的背叛,是典型的数典忘祖。近年来,印度多次安排十四世达赖到达旺,他不仅不予拒绝,反而心甘情愿为印度反华势力效劳,甚至自称“印度之子”。其所作所为表明,他是一名背叛中国西藏人民,离间中印关系、破坏两国和平友好的不折不扣的“世界和平破坏者”。

事实上,印度政府和十四世达赖合演的这一出双簧,改变不了印度侵占中国领土的事实,只不过是一招损人不利己的“小动作”。印度的安排和达赖的活动,公开亮明了达赖支持印度侵占中国西藏领土的政治立场,成为他背叛祖国和人民的最新见证。这使得达赖的“中间道路”伪装被撕得干干净净,自己在与中央接谈和回归的路上,再次砌了一堵高墙。

印度有识之士早就指出,十四世达赖和达赖集团是损害中印关系的“麻烦制造者”,是借离间中印两国关系牟取一己私利的分裂主义政客。印度只有彻底放弃对中国打“西藏牌”的想法,制止十四世达赖和达赖集团在印度的政治活动,才有利于两国边界问题的解决,真正造福两国人民。以为借十四世达赖的窜访活动能逼中国吞下损害自己利益的苦果,完全是徒劳的。(作者是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当代研究所所所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