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俊:“议会外交”促进中美关系稳定发展

3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新闻发布会,大会新闻发言人傅莹介绍会议有关情况并回答中外记者提问。傅莹在回答有关中美议会间交往问题时透露,全国人大与美国国会交往较多,在沟通的过程中,中方既坚持鲜明的立场和原则,同时又对美方关心的问题有针对性地介绍。“跟各个国家专业性的、平等的交流,对彼此都是非常有益的”。

傅莹的回答中提到了一个重要问题,即:全国人大对外交往工作在促进中美关系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通过这种“议会外交”的形式展开定期交流和沟通,不仅使两国交流形式更加多元,推动中美交往日益频密,也有力地维护了中国自身利益,促进中美关系稳定健康发展。

1954年,随着第一届全国人大的召开,全国人大的对外交往工作应运而生,对开拓新中国早期外交局面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新中国的“议会外交”在我国外交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为国家关系的发展增添了新的活力。

中美建交之后,双边交往日益频繁,客观上也需要更加多元的交往形式来推动两国关系稳定健康向前发展。这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全国人大与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定期交流机制。

1999年,中国全国人大与美国众议院建立了正式交流机制;2003年,美国参议院通过了关于“成立参议院与中国全国人大交流小组”的修正案;2004年1月,中国全国人大与美国参议院共同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同年8月,美参议院代表团对中国进行了正式访问,这标志着双方交流机制的正式启动。全国人大与美国国会定期交流机制建立后,中美双方不断充实和深化对话内容;不断吸收更多的议员尤其是年轻议员参加机制框架下的各种活动,以增强机制活力;同时以机制为平台,推动两国议会高层交往以及专门委员会和工作机构的交流。

需要看到,中美关系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议会交往是两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中美双方的“议会外交”也成为中美双方加强战略对话、深化务实合作的重要平台,确保了全国人大与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交往不因议会换届而中断,不因领导人更迭而改变,保证了议会交往的连续性,丰富了议会交往的内涵。

应当指出,通过“议会外交”加深中美双方的了解,既可以通过双方平等而专业的交流、深入且详尽的讨论来实现,也不乏坚持立场、维护国家利益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

前者,如傅莹发言人在4日会上所言,去年12月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张平率领全国人大代表团访美期间,正好美国大选刚刚结束,很多美方议员向代表团介绍了美国社会正在发生的变化,双方也探讨了美方关心的缩减中美贸易逆差问题,中方还有针对性地介绍要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这是两国关系稳定发展的很重要的基础等等。这些专业的交流让中美双方受益良多。

后者,如去年6月,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负责人就美国国会议员会见达赖发表谈话,指出美国有关国会议员会见十四世达赖违背美方关于承认西藏是中国一部分、不支持“西藏独立”的承诺,违背了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是对中国内政的严重干涉。中国全国人大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由于美国国会在制定对外政策包括对华政策上作用很大,因此这次谈话对美方的举动进行了针锋相对的回应,有利于美方认清中方的严正立场,有利于坚决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

随着特朗普政府的就职,中美关系的发展面临着很多新情况和新问题。同时,面对当前纷繁复杂的国际形势和层出不穷的各种挑战,中美加强合作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也进一步上升。搞好中美关系,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也是中美两个大国对世界的应有担当。这一背景下,人大对外交往作为国家整体外交的组成部分,服务于外交大局的空间将更加广阔。中美双方的“议会外交”,将对加深相互了解、增进政治互信、促进务实合作、推动中美关系发展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连俊 经济日报社国际部主任编辑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