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吉田阳介:日本转内向,狭隘民族主义抬头

对日本比较了解的一些朋友注意到,最近几年日本到海外留学的人数减少了,企业员工也不太愿意被派到海外常驻。笔者认为,这种现象与日本社会正在回归的“内向意识”不无关系。

作为岛国,日本的内向趋势本来就强,国内不易发生革命性改革。但通过引进外国文化或因遭受外来压力,日本也有过并不完全内向型的时期,明治时期和战后高速发展时期就是两个典型例子。

先说明治维新时的日本。明治以前日本闭关锁国200余年,国力羸弱。为推进工业化和近代化,当时的日本政府积极学习欧美先进技术和经验,推进国内改革。明治时代日本大的目标就是成为欧美那样发达的国家,民众也对自身生活改善充满期待,充满干劲。因此,直到现在还有“明治时期是有活力时期”的说法。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日本冷静分析世界形势,了解本国国际地位,努力避免了内向应对方式。但随着国力增强和国际地位提升,日本却渐渐陷入本国中心的扩张主义。一战后的世界逐渐形成“国际协调主义”潮流,日本没能看清这股潮流,未改变其帝国主义思路,走上了战争道路。某种程度上讲,内向应对是军国主义的日本走上战争之路的原因。当时日本的政治家首先考虑的是国内舆论的反应,没能冷静分析国际形势,筹划日本的发展战略,最终滑进战争漩涡。

再看战后日本的高速发展时期。二战战败使日本国力大幅下滑,经济建设几乎“从零开始”。在美国影响下,日本以强化经济为目标,到战败10年后的1955年,经济已恢复到战前水平,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迎来高速增长。尽管经济得到恢复,但当时的日本还处于发展中国家水平,算不上经济大国,日本制造的质量比先进国家差,国民生活水平也达不到先进国家标准。因此,高速发展时期的日本以经济达到欧美水平为目标,民众为了过上欧美那样的生活而努力工作。

在外交层面,战后日本从反省战前采取的本国中心扩张路线,向以日美同盟为基轴的国际协调转向。只是在经济政策方面,为了保护国内产业,日本采取了诸如限制外资进入日本市场等内向型政策。那些政策在发展中国家阶段发挥了一定作用,但也很快遭到其他国家批评,上世纪80年代日美贸易摩擦就是例子。

结束高速增长进入稳定发展期后,日本逐渐失去目标,其结果是内向倾向更明显了。泡沫破碎后的日本经济低迷,虽然围绕如何摆脱经济困境的议论增多,但受内向思维影响,仍未能在看清当前国际形势和世界经济潮流的基础上,确立日本今后的明确目标。

以上两个例子的共同点是,那些时期的日本都处在追赶阶段,有必要向外国学习本国没有的技术和经验,因此当然要打破内向型思维禁锢。而且,国内社会变革快速推进,日本民众也期待改革能给自身生活带来变化,因此更趋积极开放。但过了那些阶段,日本上下失去目标,就又回到了内向型。

经济不振同时又陷入内向思维,这种倾向危害极大,日本需要格外警惕。以战前为例,上世纪30年代的日本受到世界恐慌的影响陷入经济低迷,失业者众,当时的日本政府没能出台有效对策。在那期间,狭隘的民族主义逐渐抬头,要当亚洲乃至世界霸主的扩张主义声音成为主流,避免战争的理性声音消失不见。

而在最近二三十年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取得快速发展时,“失去20年”的日本经济却持续停滞。在此期间,强调日本是亚洲大国的民族主义抬头,出现了要当政治大国、变回“以前那样的日本”等声音,内向倾向不断加剧。

虽然日本是发达国家这个事实没有改变,它在亚洲乃至世界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但现在的日本确实不是一个很有活力的社会。如今亚洲和世界与以前情况已有不同,日本不应陷入内向思维,而是必须认清并立足于现在的位置,思考今后要成为什么样的国家。(作者是日本日中关系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