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丰:对待“颜宁”,还须淡定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女教授颜宁受聘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雪莉·蒂尔曼终身讲席教授,突然成为众人关注的“公共事件”。有人认为,这位取得突出科研成绩的女教授,是因为连续两年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没能得到资助而“负气出走”。

对于这一说法,颜宁本人已经“辟谣”,说这次选择是“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尽管如此,在社交媒体上还是有不少关于“负气出走”的讨论。那么颜宁的基金申请评审是否公正?

诚然,颜宁的科研取得了非常杰出的成绩。2009年以来,她作为通讯作者在《自然》《科学》《细胞》三大著名国际期刊上已发表科研论文17篇。但是,因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评审,是采取同行评议这种国际通行的做法,而且,重点基金的资助率很低。当有的同行评议人对申请项目有不同看法,或者打分不是最高,由此没有得到资助结果都是正常的。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评审程序的公正,在国内科技界是得到广泛承认的。其实,大名鼎鼎的科学家申请基金得不到资助,在欧美国家也并不鲜见。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教授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获奖第二年申请基金的时候,照样没有获得资助。另外,很多科研项目尽管的确意义非常重大,但却得不到同行认可,这种事情在科学史上也是屡见不鲜。

对于此事,我们更应看到可喜一面。颜宁在清华大学工作十年后,能够被国际上最好的大学之一聘为终身讲席教授,这确实如清华大学在声明中所说:“反映了我国高等教育发展进入了新阶段,世界一流大学对包括清华大学在内的国内高校的学术研究和人才培养水平有较高认可。”这些天,中国科技成果捷报不断:C919大飞机试飞成功,首艘国产航母下水。颜宁被普林斯顿大学聘为终身讲席教授,虽然不能与这些成果相提并论,但仍可视作中国杰出科学家队伍开始在世界舞台有越来越大活动空间的标志。

尽管如此,我国的科研环境,科技项目评审与管理等制度的合理性,仍存在较大改进和完善的空间。对于这一点应该不用讳言。《“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就提出要全面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破除束缚创新的制度障碍。

我们当然希望杰出的科学家在中国练就“武功”后,能够继续在中国发挥作用。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改进科研环境,搭好舞台,让更多的中国科学家健康而愉快地成长。同时,中国也应该有宽广的胸怀,对于中国科学家到国际科研机构任职,持开放和乐见其成的态度。(作者是北京交通大学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