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洪建:要引领法国“前进”,马克龙需闯多关

在5月7日的法国总统大选终极对决中,来自“中间派”的马克龙以65%的得票率击败极右翼对手勒庞,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的第八任总统。尽管在5月3日充满“粗暴、刻薄”气氛的最后一场电视辩论结束后,已经具有“总统相”的马克龙领先优势进一步扩大,但对于如果投票率过低就可能让极右翼有机可乘的担忧、选前最后一刻爆出马克龙可能拥有“海外秘密账户”传闻等,都让这场牵动法国、欧洲乃至世界神经的政治角逐将悬念保持到了最后。

不过,法国总统大选落幕并未终结反而激发出更多悬念,理想主义者马克龙以“前进”为政治号召,但总统马克龙要想如愿引领法国“前进”却还需要克服诸多不确定性。

不确定性之一:在民意分裂中能否重塑共识?

法国社会对于未来发展路径的共识破裂已是不争的事实,大选结果将这种分裂暴露得更为充分。尽管有67%的法国民众把票投给了马克龙,但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民众是出于“拒绝勒庞”的考虑,而非支持马克龙和他的政策主张。

马克龙在胜选后的集会演说中强调自己是“法国民众的总统”,要求法国社会“重新团结”起来,表明他本人也意识到法国社会的分裂现状前所未有。勒庞和极右翼尽管败北,但33%的支持率已经几乎是15年前老勒庞在第二轮得票率的两倍,表明至少1/3的法国选民是支持其保守、排外主张的,而且立场要比马克龙的支持者更坚定。此外,接近25%的弃选率是1969年以来法国历次选举中的最高纪录,这些没有参与投票的选民用更为直接的方式,表达了对当前法国政治的失望和对未来前途的迷茫。

作为总统的马克龙应当尽快摆脱“竞选政治”,尽力抑制由于激烈竞争产生的党际、派系和族群矛盾,塑造“全民总统”的形象并着力寻求社会共识。但在总统大选中提前出局的传统政党和极右、极左势力不会轻易“成全”马克龙,各方将在6月举行的法国国民议会选举中继续全力角逐,各种矛盾和分歧将再次被放大。

不确定性之二:“中间改革派”能否站稳脚跟?

马克龙要走将左右翼主张“兼收并蓄”的中间道路并维护其“改革派”的形象,接下来的国民议会选举结果和新一届法国政府的组成情况,将是检验其是否切实可行的试金石。

在总统选举结束之前,议会选战就已经打响:因菲永丑闻缠身而出局的中右翼共和联盟对选举志在必得,已组建强大的竞选团队应战;声望不佳的左翼社会党则将希望寄托在“渗透”和“改造”与自己颇有渊源的马克龙之上;异军突起的激进左翼也大有继续蚕食左派阵营以提升议会座次的雄心;和马克龙鏖战至第二轮的勒庞也有了在议会选举中继续挺进的底气。马克龙要想赢得对议会的控制,就必须拿下总共577个席位中的半数,这对于他成立不久且尚未成形的“前进运动”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如果马克龙想要顺利施政并推行改革,就必须争取议会多数派及其所组成政府的支持,但最有希望获得议会多数的政党都不可能轻易就范。如果马克龙为获得议会和政府支持而做出妥协,其“中间派”立场可能因此丧失、政策主张也可能成为交易的牺牲品;如果马克龙执意推进而不愿妥协,其总统权能则可能受到诸般掣肘和限制,改革成效也将由此大打折扣。

只有马克龙既能站稳立场又能让法国政治机器有效运转,才能让有关“旧瓶装新酒”的疑虑消散,才能让勒庞所谓“选择马克龙就是选择因循守旧”的预言落空,否则任何“改革主张”都将因缺乏政治和体制基础而沦为笑谈。

不确定性之三:“改革”主张与“改变”诉求如何对接?

马克龙竞选成功的策略之一是将自己的改革主张与民众迫切的求变心理相适应,因此形成了既要“保福利”又要“促增长”的混合型政策框架。问题是,在经济增长仅维持在1%的水平、债务负担高达GDP 100%的背景下,法国如何支撑这种既要投资搞建设又要花钱增福利的“浪漫”政策?况且,马克龙的这些主张在他担任奥朗德政府经济部长时就已有雏形,但推行未果。

尽管马克龙可以将此归咎于时任总统奥朗德缺乏魄力和决断,但当他也成为总统后,面对法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福利传统、盘根错节的官僚体系,面对急于求变但并未对改革所付代价做好心理准备的法国民众时,或许就能更好地理解他的两位前任在“改革”与“改变”之间的纠结与彷徨了。

不确定性之四:在大国政治博弈的漩涡中如何安身立命?

此次法国大选从一开始就身处大国政治博弈的漩涡之中。从勒庞效仿特朗普、谒见普京总统,到俄罗斯为其提供政治资金的传闻,从马克龙亲赴柏林寻求默克尔支持、获得奥巴马的发声力挺,到其团队声称遭遇俄罗斯黑客攻击,美、俄、德和欧盟之间的隔空较量无处不在。支持全球化和青睐一体化的马克龙在和特朗普打交道时不会顺利,而和俄罗斯交恶也让法俄走近进而带动欧俄关系缓和成为幻象。对于在反恐、增长和稳定周边形势方面都急需大国合作的法国来说,现在手里拿的实在不是一把好牌。

马克龙支持全球化、自由贸易和开放市场的主张与中国高度契合,如果能转化为切实可行的政策,将为中法关系的稳固和提升带来机遇。他本人对中国的兴趣和好感也可以对密切两国关系有所助益。但这一切都取决于马克龙总统能否经受住国内政治考验、站稳中间改革派的立场并不忘初心,带领法国走上与时俱进、健康发展的道路。。(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