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明:英国政治变局缘何而起

英国伦敦又发生一起货车冲撞人群的恐怖袭击事件,再次将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推上风口浪尖。

事实上,经过党内选举上台后,特雷莎·梅似乎坐上过山车,先是急速高攀,后是曲曲弯弯,波折向前,现在则高速下滑,且前方不知道会通向什么样的终点。出现这种局面,原因不外乎有以下三点。

一是操之过急,形势判断错误。如果说卡梅伦去年决定举行“脱欧”公投是一场政治豪赌,那么今年4月18日特雷莎·梅突然宣布于6月8日提前举行大选,则又是令人意外地开了场颇具悬念的赌局。当时,似乎是棋局未开,胜负已定。据当日英国广播公司公布的一项民意测试数据显示,支持率位居前二的是保守党(43%)和工党(25%),而其他党派则远远落在后面。这无疑对于作为执政党的保守党来讲是一个极大的鼓舞。

在这样的乐观形势下,特雷莎·梅便毅然决然放弃她不提前举行选举的诺言。但急促之中,她对来自保守党内部以及各在野党,包括苏格兰议会等的反对力量显然估计不足。特雷莎·梅想趁势利用民意扭转于己不利的权力格局,进而代表英国人民大刀阔斧地推进“脱欧”进程,可以理解。但俗话说“三思而后行”,当特雷莎·梅说“这是我的错,我承担全部责任”的时候,显然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决定草率了些。

二是盲目乐观,错失大好时机。在宣布提前大选之前,特雷莎·梅作为辞职首相的接替者,赢得一片叫好,这也为一二月份她过半的支持率所证实。然而当其他在野党频频改变策略,抓紧应对大选时,保守党则在民生问题上固执己见。比如,坚持紧缩政策、削减福利及之前曾提出的压缩养老补贴和取消学生免费午餐等。

由于盲目自信,特雷莎·梅拒绝参加电视辩论会,错失展示个人形象并为本党做宣传的绝佳机会。她没有想到,在退出欧盟已成既定事实、民意相对稳定犹如平静的水面般时,提前大选就像投进了一颗石子,不可能不搅动民意。对比选前选后的局势,颇有“大意失荆州”之感。

三是反应迟钝,危机应对不力。提前大选,本是想抓住有利时机,让反对党措手不及,进而组建议会多数政府,加强和巩固保守党的地位。但凡事都有两面,在给自己创造机会的时候,也给别人提供了机会,危机时刻更是如此。

越怕出事,越会出事,这种效应被称为“墨菲定律”。不幸的是,这一定律恰恰此时应验,英国连遭恐怖袭击。面对工党的指责,保守党疲于应对,回击乏力。“屋漏偏遇连阴雨”,当特雷莎·梅正在为大选的失利而不胜沮丧时,伦敦的一场大火又让其陷入异常被动的处境中。她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危机搞懵了,其应对危机的迟钝令人难以置信。虽然也去了现场,她却未与受灾民众见面。

接连恐怖袭击及火灾所暴露出的国内安全以及民生问题,加上避见灾民被指为冷漠无情,顿时引发了众怒。不能不说,特雷莎·梅一错再错,要挽回昔日的“威信”看来已绝非易事。(作者是南京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