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委内瑞拉困境也是拉美问题的缩影

委内瑞拉7月30日举行制宪大会选举,执政的统一社会主义党获得胜利。美国将这次制宪大会选举称为“非法的”,并宣布对委总统马杜罗实施制裁。欧盟、加拿大以及巴西、墨西哥等拉美国家也表示不承认委内瑞拉制宪大会。不过玻利维亚、尼加拉瓜力挺制宪大会。

委总统马杜罗对华盛顿的指责和制裁威胁表达了蔑视。他表示:“我不会服从帝国的命令,我不会服从任何外国政府,我是一位自由的总统。”

自前总统查韦斯2013年去世以来,委内瑞拉的危机不断从经济向政治领域蔓延,经济拮据恶化了政治形势。反对派2015年控制议会后,与总统领导的行政当局处处对立,进一步增加了国家的困难。执政党试图通过选举制宪大会,并进而修改宪法将国家带出困境,但遭到反对派的强烈抵制。

查韦斯时期,高油价给委内瑞拉一度带来丰厚的财政,这促进了委的国家独立。当时拉美多个国家由左翼力量执政,也与左翼政府可以不在经济上向美国低头有关。油价暴跌打击了左翼执政力量,使有些国家高油价支撑的社会发展计划崩塌,加剧了社会的内部分裂,一些激进政策的副作用凸显。委内瑞拉就是其中的典型之一。

拉美的工业化并未充分发育,经济对资源的依赖仍然较高。另外很多国家贫富悬殊,社会不同阶层的分裂严重,它们从美欧学来的政治制度无力解决自身的这些问题,华盛顿的兴趣又非真正帮助它们,而只在意如何把拉美作为美国的后院牢牢掌握在手里。

委内瑞拉的情况是,广大农民和都市穷人支持马杜罗领导的统一社会主义党,富人和城市中产阶级欢迎反对党民主团结联盟上台的似乎更多一些。不难看出,委内瑞拉的国内政治对立有深刻的阶层分裂基础,与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政治格局有很大区别。

拉美左翼政府大多与华盛顿关系不佳,因此支持右翼上台成为美国对拉美政策的总体面貌。马杜罗视查韦斯为导师,民主团结联盟获议会多数席位时,华盛顿就长舒一口气,将马杜罗赶下台以及清除查韦斯的政治遗产很像是美方接下来的目标。

在这种情况下,马杜罗赢还是反对党赢,委内瑞拉的困境都难有突破。一方面这个国家的社会分裂解决不了,一方面美国的干预不会停止,它会不停搅动这个国家。委内瑞拉大概会被政治斗争继续纠缠很长一段时间。

对中国来说,委内瑞拉是一个友好国家,也是我们在拉美的重要伙伴。无论谁在台上,中委经贸合作都对促进委内瑞拉的民生是巨大利好,因此委与中国保持合作的意愿应是超越了党派利益的。委政治动荡意味着一定的投资风险,驾驭这一风险是中国作为大国必须做的功课。整个拉美的政治安全系数都不如发达社会,但中国不可能放弃在拉美的经济存在,那里不应是中国利益的边缘地带。

中拉经济的互补性很强,那里也是中国贸易增长较快的地区。中国去拉美不是搞地缘政治的,我们希望那里能结出中拉合作的丰硕果实,还希望这份善意不被误读。中国不会干预委内瑞拉或者拉美任何一国的政治进程,我们祝愿那些国家都能不被自己的问题绊住,并与中国共享合作带来的好处。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