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盛:坚持做发展中国家代言人

在中国主办的一些大型重要外事活动中,发展中国家一直是重要参与群体。中国外交一直与发展中国家有着深厚联系。王毅外长就曾强调:在中国外交的整体布局中,发展中国家是基础,非洲作为发展中国家最为集中的大陆,可以称为中国外交“基础中的基础”。

但在一些外部观察者的眼中,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似乎正在经历越来越大的变化。在一些发展中国家眼中,中国是大国俱乐部的一员,目前已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一些西方批评者则指责中国搞“新殖民主义”:掠夺资源、破坏环境、引起当地贫富差距等。虽然这些指责都是用心不良的不实、夸大之词,但中国与发展中国家间的关系基础正在发生变化,则是不争的事实。

新中国成立后的较长时间里,我们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共享从殖民地半殖民地成为独立国家的历史,还大致处于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中的同一位置:在全球政治事务中缺乏自己的声音,在国际经济与贸易分工体系中处于下游位置。出于同病相怜和对抗当时美苏霸权的需要,当时中国虽然自己举步维艰,仍对许多发展中国家提供了政治和经济上的支持。

现在,虽然中国的发展水平离发达国家的标准还有相当差距,但只要中国保持稳定增长,告别“发展中国家”身份是迟早的事。而且,中国已拥有世界第二经济体的体量,其影响也远非其他发展中国家可比。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看待自己的发展中国家身份、界定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当前中国需要思考的一项长远课题。

笔者的观点是,中国应坦然面对自己的身份变化,同时不放弃与发展中国家的天然、历史与现实联系,那就是:即使中国未来成为了发达国家,仍然可以也应该做发展中国家的“代言人”。这既是道义上的需要,也是中国自身利益的需求。

从道义上看,发展中国家仍是当前国际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其正当权利与诉求在国际治理结构中得不到应有体现。在发达国家投巨资发展高科技、升级军备的同时,许多发展中国家仍然深受贫穷、疾病甚至战争的困扰。根本而言,当前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仍是不公正、欠合理的,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应该继续为发展中国家鼓与呼。

从中国自身角度看,中国的发展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紧紧联系在一起。较之以前,中国与多数发展中国家在国际经济与贸易分工体系中的位置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现在也在对其他很多发展中国家进行投资和出口工业品等。但与以前的西方殖民者不同,中国十分重视推动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国人相信:要想富,先修路。通过目前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国正在致力于建立与沿带沿路国家的利益共同体,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发展中国家。

中国也有条件继续成为发展中国家的“代言人”。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底色以及通过中非论坛、中拉论坛等建立的机制化联系,使中国较西方更能了解发展中国家的诉求。而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IMF、世行、G20等国际组织的重要成员国以及亚投行的创建国,更能帮助发展中国家在各种国际治理机制中实现自身诉求。

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归根到底要靠每个发展中国家自己,但在既有国际治理结构之下,完全靠自我发展又近乎是奢望。所以,中国仍然不能放弃“发展中国家是外交的基础”这一定位。未来的中国可能需要适应这种身份的转变:自己不再是发展中国家,但需要继续保持甚至发扬发展中国家“代言人”的角色。这既是中国自己发展的需要,也是国际社会赋予中国的道义责任。(作者是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