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妈妈的手】王彬:变幻的是岁月,不变的是爱的责任

我有多久没有牵妈妈的手?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不止一个答案。

如果从客观方面来说,大概有几个月了,因为我在外地读书,每年只有寒暑假能回家,也只有那时候有机会牵牵妈妈的手。而这几个月是别离,是远望,“牵不到手”也成了思念的表征。

主观来说,发自内心的一种感觉就是“随时随地都可以牵到妈妈的手”。因为“牵妈妈的手”的深层次意思是就是对妈妈的在意与爱。每一次打电话,每一次微信视频聊天,其实都是一种意化的“牵妈妈手”。我很享受每一次精神上的“牵妈妈手”,也越来越珍惜。

岁月那么一晃,我就要大学毕业了,工作也定了。这个时间节点对于我自己来说,是人生的新起点,我即将工作,也将有更加独立的生活空间;可对于我的父母来说,这个时间节点却成了我与他们相处的分割线,毕竟以后陪伴会更少,这也是岁月所必然带给我们的经历和体会。

今年寒假我在家呆24天,我特意把实习时间调了调,尽量让自己在家多呆几天,因为这可能是我在家的最后一个长假,所以我打心眼里重视这次对他们的“长期陪伴”。尤其是要再看看妈妈那双饱经岁月沧桑的手,好好摸一摸,以后再实打实的看到摸到的时间间隔,可能就要以年为单位来计算了。

回到家以后,变着花样的饭菜成了最基本的标配,牵手之余,相陪伴的还有母亲的“唠叨”。不过,这“唠叨”是温暖的,是以我的物质需求和心理需求所展开的。怎么讲呢?一会给我拿水果吃,刚刚吃完又给我拿零食吃,拿完这几样,还有另外几样,好像停不下来一样,甚至被我拒绝的时候,也不去改变自己的路径,还有点“贱贱”的感觉,但是传递出来的“围着子女转”的母爱天性,也是对子女那一份责任感的细微体现。

至于心理需求方面,在一起看电视或者包饺子的时候,我妈都会主动与我谈心、交心,听听我的经历,观察我的态度,再给予我她的现实判断和人生经验,既会为我大学取得的那些所谓成绩自豪骄傲,也会因此而更加警惕,比如挑挑我的毛病,聊聊我在哪些方面还需要注意等等。这些话我不一定全能接受,但其透出的“暖意”是任何东西无法比拟的,那一瞬间的岁月静好也很值得回味一番。 这些其实都是“牵妈妈手”最真实的扩散与延续,也涵盖着我们的爱与亲情。

再回到牵手的话题。其实,我和我妈属于关系特别亲昵的那种母子,是长大后一起出去都要经常手牵手的那种,也不怕别人笑话,因此,“牵妈妈的手”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熟悉且熟练的事情。不过要知道,这里面也是有学问的,随着年龄的增长,“牵妈妈手”的含义也处于一种变化的过程当中。

小时候“牵妈妈的手”更多的是寻求一种安全感,寻求妈妈的守护,当然,这其中也透露着妈妈对我的那份爱的责任;长大后,妈妈对我的守护与责任没变,多的是我对“牵妈妈的手”的一份主动,这也是妈妈那一份爱的责任传递的结果,让我自己从“牵妈妈的手”中感受到了自己的担当与责任。而那份“爱的责任”也在我们的相互兼顾中,更加浓烈,在岁月的磨砺中,坚守住了本色。

谈到这,我想起一个细节。自从我上大学以来,几乎每次返校前,我都会给对妈妈的告别,增加一些“仪式感”。比如牵牵她的手,给她一个拥抱。这里面也含着我内心对她的不舍,还有许诺。希望未来自己能多分担一点,让妈妈少分担一点,让她和爸爸能多一点笑容,让那份“爱的责任”真正延续。这也是我在外和妈妈打完电话后,内心都会涌现出来的想法。

妈妈的手我过去没少牵,以后还会一直牵下去。任岁月变幻,我心依旧。(作者是浙江传媒学院新闻学院大四学生)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