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妈妈的手】杨飞:用什么来报答你,我的妈妈

母亲今年62岁,两鬓已经满是白发。印象中的母亲也是个女强人,很多本该父亲出面的事情都是母亲在做。为了我们兄妹三个,母亲真是操碎了心。现在年龄大了,但母亲还没有服老,给我们做饭洗衣服打扫房间,尽可能地为我们减轻负担。

小时候的母亲印象,至今仍历历在目。最早的记忆里,是刚上小学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母亲为了撑起这个家庭,天天到县城土产公司砸核桃赚取微薄的生活费。还记得很清楚,已经很晚了,母亲还在灯光下剥核桃仁,一斤才赚几分钱。不舍得花钱吃饭,母亲往往一直要熬到凌晨才饿着肚子回家。

父亲比较老实,也不会说话,家里几乎什么事情都由母亲做主。小时候也的确是太穷了,每次交学费时候都能看得出来父亲脸上的为难之情。这个时候撑起这个家的,就是我的母亲。帮人锄地也好,帮人摘苹果也好,帮人嫁接果树也好,母亲用瘦弱的身躯艰难地撑起了我们这个家。

还曾记得,第一次上大学时母亲和父亲一起送我去洛阳。到了学校,心细的母亲帮我买足了生活用品,自己却不舍得买件衣服吃顿好饭。挂念着远方的儿子,母亲咬咬牙往家里装了部电话。每个星期母亲都会打来电话嘘寒问暖,问我生活费够不够。这个时候,即便在外我也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我们家在豫西农村,是有名的国家级贫困县。弟弟妹妹也都读了大学,里面饱含着父母的心血。为了供我们兄妹上大学,母亲常常省吃俭用。听邻居说,父亲母亲曾经几个月才吃了二两油。和弟弟妹妹每每想到这些,眼泪就忍不住哗哗地往下流。

步步走来,尽是沧桑,母亲的节俭也一直影响着我们。而今母亲仍然保持着节俭的习惯,家里吃的用的都是买最便宜的。每次她想买什么衣服,也只是嘴上说说,坚决不让我们几个为她花钱。在母亲的心中,儿女们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毕业后我留在了西安,弟弟工作签到了汉中,妹妹远嫁到了泰安。虽然暂时没有了负担,但母亲仍不时想出去打工。母亲觉得,我负担太重、弟弟还没结婚花销大、妹妹买房子贷款没还清还要装修,样样都需要钱,能给孩子们攒一点是一点,任凭我们三个怎么劝说都不行。

母爱是人类最纯洁、最无私、最珍贵的情感,母亲也给予了我们兄妹三个很多的幸福和快乐。我们三个都希望,母亲和父亲能够一直健健康康,一起牵手去更多他们没去过的地方。但母亲却常常是答应了却不行动,因为她心中还是牵挂着儿女,走不开。甚至于只要我出门办事,母亲就会牵肠挂肚问什么时间能够回家。

时光如水,芳华易逝。似水流年淡去了我们很多回忆,却始终冲不淡母亲对儿女的牵挂。对很多羁旅漂泊的游子来说,更是想起了母亲就会萌发起回家的心愿。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哭了。泪水汩汩地往下流,但我知道这是幸福的,是温馨的。借着这个春节,就让我们牵着母亲的手,把“生活的烦恼对妈妈说说,工作的事情对爸爸谈谈”,让心底的感恩无遮掩地倾诉而出,也让父亲母亲年过得更快乐更幸福。(作者是全国“百名网络正能量榜样”获奖者,陕西省青联委员,陕西省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